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末日驻地
    夜灵是由毁灭之神创造的种族,对于其他三大种族来说,夜灵显得尤为神秘。就乔的印象,在战场上,夜灵们总喜欢把自己隐藏在黑色长袍之下——事实上,乔根本没见过不穿黑袍的夜灵是什么样子。在雪之大陆上,夜灵军队的数量是很少的,主要是人类和兽人在对峙,而有限的几次与夜灵的遭遇战,让乔记忆犹新。神出鬼没的身影,闪电一般的速度,强大的魔法……每一次夜灵出现,总会带来巨大的伤亡,甚至是改变战争走向。

     所以,当乔看到这几个夜灵的时候,他知道今天已经没有逃生的可能了。那么,事情就简单了。

     “保护少爷。”他吼了一声,右脚在地上重重一踏,身体腾空而起,向着三个夜灵冲去。

     “勇敢的尝试,可是毫无意义……那么我就陪你玩玩吧。”为首的黑袍人淡淡说道。他右手微张,一把赤色长剑迅速成型,一声厉喝,他挥动双翼迎了上去。

     作为曾经的战场指挥官,乔自然有着强大的实力。此刻的他,浑身笼罩在土黄色的屏障内,长剑上闪烁着光芒,宛如一只大鸟向着黑袍人扑击而去。

     金属交击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乔倒飞了出去,但还不至于受伤。半空中,他长剑挥洒,数道土黄色的月牙形剑气向着黑袍人冲去。而他的战靴在半空中一踏,点出一团黄色的光晕,身体借力一个翻转稳稳地落在地上。

     黑袍人没有退,很显然,刚才的交手他占据了上风。他左手虚空一握,那些剑气便全部崩碎。

     乔深吸一口气,便准备再度冲上。

     “住手吧。”一只手按在了乔的肩膀上,“我们投降。”卡洛恩说道。

     “少爷!不能放弃,我们拼尽全力一定能给你制造逃走的机会,等一会只要你全力逃走,找机会使用传送卷轴……”乔焦急地低声说道。

     “那你们呢?”卡洛恩平静地说道,“所有人放下武器,我们投降!”

     “明智的选择,”黑袍人看着卡洛恩,“可是我不认为你们有什么活下去的价值。”

     “如果你认为兰德里家族下一任族长没有价值的话,那请吧。”卡洛恩平静地说道。

     ”下一任族长?就你?你当我傻子吗?“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应该认识这个吧?“卡洛恩说着从胸口拉出了一个圆环状的物事。那件物事通体呈现浅绿色,看质地似乎是某种玉石,圆环周边刻画着苦竹的叶子,中间有一对微微展开的翅膀,翅膀末端连接在一头雪狼肋下。

     黑袍人是认得这个的。事实上,雪之大陆上没有人不认得。这是兰德里家族信物,只有家族核心人物才能拿到,而且仿造难度非常大,至少黑袍人自问就造不出来。在这个信物上,每一处细节都有其特别的含义。

     首先是苦竹叶。洛桑帝国前身是圣痕联盟远征军,当时远征军到达雪之大陆,建立远征基地,与兽人军团隔着黎明山脉对峙。联盟命令远征军固守前线基地,远征军就在这里守卫了46年,后来在隐月议会的帮助下,这里才出现了圣痕联盟的第一个帝国,洛桑。当时,由于联盟海上力量薄弱,加上末日联盟不断的阻拦,远征军很快面临着粮食短缺的困境,困境很快变成了绝境——在驻守的第四年,远征军储备粮食全部消耗殆尽,而联盟运输船却在海上遭到袭击而沉没,远征军濒临灭亡。当时,兰德里家族族长奉命寻找可以作为粮食的植物。由于缺乏准备,部队中没有专业的植物学者或者自然魔法师,兰德里家族只能一种一种试验,在付出了上百人的生命之后,他们找到了苦竹。这种植物的叶子味道辛涩,且含有一定毒性,但熬煮之后,可以作为蔬菜食用,它的枝干磨碎之后做成的面粉口感极差,却能够提供充足的能量。苦竹拯救了远征军,在洛桑帝国,苦竹具有特殊的意义。如今,帝国大部分都有大片的苦竹林,它几乎是一种帝国象征。在圆环周边刻画了46片苦竹叶,代表着建国之前远征军固守基地的46年,而在叶子上还刻画着当时为了寻找可食用的植物而牺牲的那些人的名字——这一点很少有人知道,但黑袍人却是清楚的。

     其次是雪狼。这是帝国骑士的主要坐骑,同时也是兰德里家族族徽图腾。狼身上在精细的鬃毛之间隐藏着兰德里家族的祖训:战争永远近在眼前。这信物是兰德里家族委托隐月议会的高级工匠打造的,根本无法伪造。而且,这个信物实际上还有着一个更加无法伪造的标识——

     黑袍人手指微微划动,卡洛恩手上顿时出现一个伤口,那伤口中的血顺着黑袍人的引导浸入了信物。似乎有一种隐隐的波动在空气中传播开来。那件信物通体开始散发晶莹的红色光辉。血液在叶片间流过,那些隐藏的名字一个一个亮了起来,它们从苦竹叶片上缓缓升起,在空中交融,最后形成了一个名字——亚瑟·兰德里——这是兰德里家族主族下一任族长的名字,目前在帝国第三军团担任军团长。

     “大名鼎鼎的兰德里家族少族长,威名赫赫的第三军团长,居然是这样的?呵呵,有意思。不管怎么说,你们可以活下去……暂时。”黑衣人挥了挥手,林子里走出一队兽人士兵,利落地给卡洛恩一行戴上了禁摩镣铐。

     卡洛恩一行被押解着,在雪松林间七绕八绕,很快就失去的方向感,连乔也弄不明白他们这是在哪了。

     ”少爷,你怎么有亚瑟大人的信物?“乔跟在卡洛恩身后,压低声音问道。

     ”……假的。”

     “可是少爷,要是他们真把你押到风暴要塞门前怎么办?”

     “还用说吗,死定了啊。要塞的人可不认识我……”对于自己的地位,卡洛恩一向认识的很清楚。他属于那种少一个不少,多一个也不多的家族少爷,身份地位是有的,但和重要两个字不沾边,属于那种死上一个加强连都无法引发什么严重后果的人……要塞的守军绝对不可能去管自己的死活的。

     “少爷,真到那个时候,我一定拼死保护您!”

     ”……不用了,我觉得你八成会死在我的前面。“

     ”……“

     队伍在一处山壁前停了下来,兽人队长拿出一块兽骨,念了一段晦涩的咒语,一阵荧光从兽骨上升起,没入众人身上。他挥了挥手,示意众人继续前进,当先朝前走去。在卡洛恩惊愕的目光中,他的身体进入了石壁。众人随后都走进了山体。对于卡洛恩来说,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在山体里穿行,就像是在很粘稠的水里行走。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众人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个人工修筑的基地。

     卡洛恩等人被两两分开,分别带到一处洞穴关押。卡洛恩和乔就在一个洞穴。洞**部铺着兽皮和干草,还有两张用魔法塑造的床,床上铺着熊皮。看上去,这种洞穴应该是给士兵们居住的。相对于外面的冰天雪地,这里的条件算是相当不错了。

     兽人士兵送来了烤肉和水,但两人都没有进食的欲望。他们都在想着一样的事——

     这样的基地,还有多少个?

     末日联盟什么时候开始在黎明山脉建立这些基地的?又是为了什么?

     要知道,帝国边境附近的山脉中,到处都有风暴要塞布置的暗哨,而这些人就这么在要塞的监视下建造了这样的基地……两人都有一种预感——兰德里的平静也许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