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痛苦回忆
        许久,她才缓缓的说道:“我是被亲生父母遗弃在溪边的孤儿,从小跟着养父母长大;憨厚老实的养父母是在碧绿的溪水边捡到了我,所以给我取名水若漓,我的老家在仁寿;仁寿县是丘陵地区,当时的经济比较落后,交通也很不方便,我们生活得很平淡。

         九岁那年,也就是96年冬天,养父母搭货车进城去置办家用,车子翻进了山沟,他们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又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

         家里住的原本是破旧的茅草屋,父母不在了,村委会集资给我盖了两间砖瓦房,村子里的人轮流照顾我送吃送穿,直到我能够独立生活;学校免去了我的全部学杂费,在漫漫长夜中我孤独的熬过了一年又一年。

         高中毕业那年我19岁,成绩落后的我无缘步入大学校门;书不能念,可日子还得过下去,为了生活,我不得不在家种田;田地里的庄稼需要管理和投资,这对于一贫如洗的我来说是一种挑战。

         我找到村支书,到银行贷了2000块钱,小心翼翼的播种施肥,辛辛苦苦的照顾着田地里的庄稼:只盼着能有好的收获。

         然而事与愿违,那年秋收气候反常,阴雨绵绵的持续了将近一个月;水稻都烂在了田里,苞谷黄豆在地里都长满了芽……

         看着自己的辛勤付出都付诸东流,我的心都跟着疼痛呼吸。为了吃饭我到处借粮欠债,笔记本上的数字一天比一天多。

         当时的工作很难找,想要拿到稳定的薪水必须要有一定的人际关系,几番碰壁让我无可奈何;我找到了一直都很关心我的村长,希望他能开个证明让我到乡里的机砖厂上班。

         村长的儿子有羊癫疯,时常发作;他不怀好意的对我动手动脚,希望我能成为他家的“儿媳妇”,我毅然的拒绝了他;村长恼羞成怒,说砖厂不在他的管辖范围。

         身无分文的我正准备外出打工的时候,邻村的媒婆找上了门。

         “闺女啊!只要你嫁了人有了依靠,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当时的我脑海里回想起隔壁老奶奶善意的忠告,想着村长那邪恶的面孔,想着笔记本上那排长长的数字,连男方长什么样儿都没问我就一口答应下来。

         我跟子文(猴子)从未见过面,只知道他比我大9岁,只知道他替我还清了所有欠债。

         直到迎亲队伍来到我家,新郎走到我跟前,我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子文不仅骨瘦如柴,尖嘴猴腮,还长了一口大黄牙。他咧着嘴笑着跟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恶心得直接吐了出来……

         新婚之夜,我远远地躲着他,生怕他靠近我。

         子文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抱了床被子铺到地上笑着对我说:“放心吧,我不会碰你;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只想你能陪着我说说话。在我老娘面前,你是我媳妇儿;在外人面前,我们是夫妻;在房间里,我们是兄妹!”

         他的这些话让我有一些感动,有一丝愧疚!我觉得自己很残酷,可我实在无法克制自己的心里障碍:我不能跟一个这样的男人睡在一起!

         我们就这样“恩爱”的生活了两年,两年的700多个日日夜夜,子文从来都没有对我有过非分之想;他很疼我,我却一直跟他保持着距离,直到有一天,婆婆刻意捅破了我们维持已久的秘密。

         那天清早,子文象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收拾。他刚蹲身去裹地上的被子,就听见母亲屋里传来“嘭”的一声响,随后是他老娘急促的呼喊:“子文,你快点来啊……”

         子文听见老娘的呼喊,慌忙把被子一丢就往外跑;我当时也吓了一跳,披散着头发就跟着追了出去。

         可是到了他老娘的房间,我跟子文是大眼瞪小眼:房间里根本没有他老娘的踪影!

         我们到处找了一圈也不见人,子文是急得团团转,我安慰了他几句就跑回房间穿衣服;一进房门就看见婆婆坐在我的床沿上阴沉着脸;我当时心里挺慌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婆婆指着地上的被子责问我:“你自己说,这是咋回事?别人说着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你真的是嫌弃我们家子文?难怪这么久你的肚子都没有动静,你们究竟有没有圆房?”

         “妈!是我不好……,对不起……”,当时的我很羞愧,觉得特对不起她老人家,恨不得躲到地缝里。

         子文听见婆婆的声音跑了进来,他故作惊讶的问道:“哎呀我的老娘,你咋迷路跑这屋来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你,刚出了啥事儿啊?”

         “别叫我老娘!”婆婆指着地上的被子严厉的问道:“你自己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妈!”子文神色庄重的回答:“我们刚起床在叠被子,就听见你大呼小叫,吓得我们把被子一扔就赶紧跑?瞧你,大清早的玩失踪吓死个人……”

         “真那样?”

         “嗯!”

         婆婆将信将疑的被子文拽出了房间。

         可是当天晚上,婆婆竟然搬来了一张躺椅睡到了我们的卧室;她的床跟我们的床中间只隔了一层帘子:她是要看着我跟子文开花结果!

         我生硬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连大气都不敢出,子文跟我也保持着距离;我们的被窝中间留着一道缝,那是我跟他无法跨越的心灵鸿沟,熄灯很久我们都无法入睡。

         半夜的时候,子文摸索着床板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我刚想开口,他立即捂住了我的嘴轻轻地嘘了一声;我明白了他的苦心:他是要让婆婆听到,我和他就是真正的夫妻。好让婆婆早点搬出这个屋子。

         一连好几天,子文都是用这个方法瞒过了婆婆,他的这种做法,让我内心更加的愧疚!

         半个月后,婆婆终于搬出了我们的卧室,如释重负般舒畅的心情让我忍不住想大声呐喊!

         那晚,子文栓死了门笑着对我说:“这么多天都没有休息好,今晚上你就安安心心的睡一觉吧!”,他要。弯腰从床上抱被子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眼神里那种缱绻不舍的心情。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卑鄙:我算什么?我嫁给了这个男人,却不让他碰我?我霸占了他的床,却让他睡在地上?他是个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委屈的活着?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我会比现在过得好吗?

         “算了!还是睡床上吧!”,我鼓起勇气拉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