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心无力的爱
        他的身子僵住了,许久都没有回过头来,直到我走过去从他手里抱过被子的时候才发现:他早已泪流满面……,他对我说:能娶到我跟他同床共枕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

         我相信他的说法!我想把自己交给他,交给这个相貌丑陋心地善良的男人,让他好好的疼我今生今世!

         也许是过于激动子文显得很紧张,他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手忙脚乱的不知从何开始;我一直都在安慰他鼓励他;可是,无论怎样的尝试,他都无法对我尽夫妻之事,最后,他绝望的放弃了!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的尴尬,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

         起初的几天,我都只当他是过于紧张或是过度疲劳,根本没放在心上,可是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用尽了种种办法依旧无法得到我的身体;他很懊恼的对我连连道歉,我强颜欢笑的安慰着他;我单纯的认为这一切的不快都会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我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跟着我去了医院。医院的检查报告让我如五雷轰顶:终身不孕!他忽然间记起了小时候从牛背上摔落下来受伤的事实,苦笑着连连叹气!

         回家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我们步行走了很长一段路。

         子文慎重的对我说:“若漓,我们离婚吧?我是个废人,不能耽误你一辈子?”

         我知道他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勇气:一个男人被迫放弃他用心守护多年的女人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我坚决地摇摇头:“离?我哪儿也不去,你休想赶我走……”

         那一夜,痛苦伤心的泪水淹没了我所有的快乐和梦想!

         我不能在他面前难过,不敢在婆婆跟前伤心;我只能悲情的苦笑着继续面对每天的柴米油盐和他那张日渐生疏的面孔。躺在床上我们几乎都不会主动开口说话,渐渐地他又重新睡回了地上,而我,也坦然接受了他这种逃避的选择。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子文给我留下了一封薄薄的书信后悄无声息的去了深圳。

         他带走了铺在地上睡觉的被子,他说,那上面有我的针脚,他想留个纪念;他还说,他不想拖累我,三年后,我就可以到法院办理离婚手续,在这几年里,他只希望我能照顾好他妈,他会按时给我们寄生活费回家。

         看着那简短的几句话,我的眼睛有点模糊,生平第一次,我为这个男人留下了真心的泪水!

         以后的每个月,子文都按时的往家里寄回来几百块生活费;虽然几百块对于这个家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我知道,他那副身板在外面打工根本挣不了几个钱,这些钱都是他省了又省积攒下来的。

         我不知道他究竟躲在深圳的哪一个角落里,默默承受着思念家乡和亲人的锥心折磨!

         这种漫长的日子熬过了三年,子文寄回的生活费越来越少,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已经在无形的给我施加压力,他是铁了心的要让我离开这个家!但我不会屈服,不会走,我要等他回来:我是他命中注定的媳妇儿!虽然我们没有夫妻之实,但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仿佛都有他的影子。

         我决定去深圳找他,我要说服他回家!

         当我满怀信心的赶到深圳打听到他们的地址时,他已经带着病体随亲戚的工程队去了西藏。我的心象沉入了海底:西藏是寒冷的高原,他久病的身体不是自寻死路吗?我立即动身前往西藏,无奈路途遥远;等我千辛万苦赶到的时候他已经病倒被送进了医院……

         严重的高原反应让我呼吸困难几近晕厥,然而,我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喘息:那种潜在的危机已经在向我靠近!

         我头昏脑涨流着鼻血爬上了工地的皮卡,让他们送我到医院:我只想早点见到那个让我日益思念的男人!

         可是,苍天却不近人意,我们赶到医院时子文已经被空转回了CD几番波折后我终于回到CD在华西医院里见到了这个让我牵肠挂肚的男人;他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眼神暗淡而迷茫。

         “子文!我来接你回家!”,握着他骨瘦如柴的手,我的泪水从眼眶喷涌而出……

         “若漓!你来了……”,子文张开嘴发出微弱的声音,他笑了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光亮!

         “嗯!我来接你,我们回家吧!”我强忍住了泪水。

         “回家!回家!”,子文喃喃地念叨着,他的眼神又黯淡下来,他松开了我的手:“我想回家,可已经回不去了,你走吧,别在管我……,在这里还能见到你……我死也值了!”

         他抖索着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本子对我说:“若漓!我已经没几天了,这个留给你……,你重新找个人好好过日子吧……,拖累了你这么久,你可千万不要怨我?我心里其实好舍不得你……好想在你身边呆一辈子……,我走后,请你照顾好我妈,她也是个苦命人……”

         “咳咳……”子文剧烈的咳嗽起来,呼吸不畅让他的五官都变得有点扭曲……

         “不要再说了,子文,太累了快歇歇,你一定会没事的……”,泪水再一次从我眼眶涌出,我的心都在流血。

         “不,我要说……现在不说……我怕来不及,若漓……,我走之前去找过眉山的姚瞎子……他说,你跟我八字不合,命理只能嫁给一个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人……,现在好了,我死后,你就是自由身……要是碰到这个命理的男人,你……你一定嫁给他……咳咳……,若漓,我求你答应我?你要是不答应……我死也不会瞑目……”;子文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他走了,撇下我对他的期待,离开了这个充满眷恋的尘世,带着孤独和寂寞去了!

         泪水无声的冲刷着若漓那张苍白消瘦的脸庞,她的身子在微微发抖……

         飞飞怜爱的把她搂进怀里,替她擦掉了脸上的泪珠;此刻,他只想多给这个可怜的女人一点温情。

         若漓没有拒绝,她望着飞飞的眼睛问道:“你相信命吗?”

         飞飞疑惑地摇摇头:“不太信!”

         “我信!”若漓悲切的说道:“以前我也不信,但现在我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