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守株待兔
        “一个女人!”

         “请问先生您要找的人是什么时候入住酒店的?她是您的朋友吗?您是不是提前预约过?请您把她的房间号告诉我们,我们好为您查找,这样也方便我们带您过去?”酒店的服务员问出一连串问题。

         “不知道,没问过……”飞飞有些不耐烦;他也不是没住过酒店,烦的就是这一套。

         “不好意思先生,如果您拒绝配合?我们将不能给您提供任何服务?”

         “谁让你们为我服务?我自己找不成吗?”

         “不成!”酒店服务员严肃地说,“你可以坐在大厅里等,但是绝对不能私自前去打扰楼上入住的客人!”

         “行行行!我等!”飞飞无奈的回头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心里一边烦这酒店的臭规矩一边乱糟糟地想:这女人也忒能装,真人不露相!我就不信今天逮不着你?哼!看看你在众人眼里那清纯的形象还怎么保留?

         飞飞心神不定的玩弄着手机。

         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没有看见若漓出来;他皱了皱眉头:是他妈哪个王八蛋?时间这么久?他左顾右盼,慢慢的感觉如坐针毡;实在等不下去了,飞飞“腾”地站起身大步的走出了酒店。

         “咦!飞飞……肖建飞,你咋在这里?”若漓喘息的声音从他左侧的身后传来。

         飞飞猛地回头,他看见若漓拧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一瘸一拐的向他走来;看她身处的方向,却是酒店相邻的另一栋大楼。

         “真巧!在这里还能碰上你,快来帮我一把?”若漓有些吃力的喊。

         “哦!”飞飞有点反应不过,他不敢相信若漓会在另一个方向出现?

         “赶紧的帮我拿一下,好累哦!”若漓气喘吁吁的嚷道。

         “好!”飞飞回过神来。他跑过去接下若漓手里的东西,径直拧到了车上。若漓也呼着粗气坐进了车里。

         “你到底怎么回事?从这边进去咋会从另一边钻出来?”,飞飞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咦!你咋知道我从这边进?你看见啦?”

         “嗯!”

         “哎!其实这也无所谓,没啥丢人的,我不是赶时间吗?要不是抢早几分钟,这些东西就都进了别人的家门儿!”

         “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很重要?”

         “嗯!”若漓点点头说道:“除了路费我可以节约差不多五十块钱!”

         “就为了这五十块钱,你每次就那么着急的赶早班车进城?”

         “是啊?得早点来排队的嘛!你都不知道那些女人起得有多早?我赶到的时候都已经排了好长的队伍?”

         “天!还排队?”飞飞恼怒地瞪了她一眼:“你以后缺钱就直接上我家,也不用那么辛苦地排队。”

         “啊?”若漓有些惊讶有些懵:“上你家干嘛?”

         “你就装吧?非要我说出来吗?以后谁也不许碰你。”

         “肖建飞,你今天是不是受啥刺激啦?我刚看你从酒店出来,是不是跟朋友吵架了?”若离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问。她感觉飞飞的神色不大自然,不免有些担忧。

         “嗤!”飞飞冷笑了一声:“装得还真象!不愧是沙场老将,情场高手;我自叹不如哪!”

         “谁是情场高手?”若漓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她骗了你?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啥吵架,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平心静气跟她解释?我相信她会懂。”若漓真诚的安慰着飞飞。

         “她不懂,她的眼里只有钱;为了钱,她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丰厚的物质回报,我不明白她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飞飞一口气说出了心里话,他心跳的厉害,想看看这个女人有什么样的反应。

         “不会吧?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条件那么好,想要啥有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吃得饱穿得暖,她又怎么会干出那种事呢?”

         “你没听说过人心不足蛇吞象吗?欲望是永无休止的,不知足的人内心永远都不会充实!”

         “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得多和她沟通!”若漓点头附和着。

         “所以说,从现在起,你不要再到这里来排队,有事直接到我家,别人能给你的,我也能给!而且,我会比那王八蛋给的更多!”飞飞冷傲地盯着若漓,顺手从兜里摸出两张百元大钞递到她面前:“拿去!你不是喜欢这些钱吗?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肖建飞的女人!”

         若漓愣住了,怔怔地看着钞票;半晌,她抬起头看了飞飞一眼,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她一扭身下了车,然后重重的掩上了车门。

         直到看着若漓瘦弱的背影消失在酒店旁,飞飞才颤抖着缩回了手;他拍了拍脑袋天跳下车朝着若漓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酒店大楼旁边有一个巷子,顺着巷子往前直走50米是一条横向的街道,街道对面是各种各样的店铺,而巷子右侧的大楼正是偌大的沃尔玛超市正门。

         此刻,飞飞才终于明白若漓为啥会从这栋楼钻出来:因为走这条小巷去超市至少可以节约五分钟时间。但是若漓明明是从酒店进去的,又怎么会从那边跑出来?难道还有路?

         飞飞疑惑地跟着超市绕起了圈子。他没有看见若漓,却在楼上发现了另外一条捷径:酒店二楼的阳台跟超市的一个侧门相连,中间是一条走廊。

         “这个鬼灵精!”飞飞心里忍不住嗔道,他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不禁有些后悔。转遍了整个超市也没有若漓的影子,飞飞悻悻的走出超市大门,远远地他看见酒店外自己车子旁边站着一个蓝色外套的身影,忍不住心里狂喜,大叫了一声:“若漓!”就奔了过去。

         “嚎啥嚎?捡到金子啦?讨厌!”若漓回过头来翻着白眼。

         “咳……”飞飞被口水呛得连连咳嗽,他开心的笑了起来。

         “神经病,有啥好笑的?开门……”若漓拿眼珠子瞪着飞飞。

         “哦!一高兴就忘事!”飞飞赶紧的拿出钥匙;他钻进车内招呼若漓:“快上来,我带你到火车站那边去吃藤椒鱼。”

         “谁要你带?我没吃过鱼哪?你爱吃自己吃去吧,关我啥事?”,若漓说着就从车里往外搬东西。

         “你干嘛?”飞飞慌忙下车去拦,他一把捏住了若漓纤细的手腕,也许是情急之下用力太猛,若漓痛得嘶出声来;飞飞吓得赶紧松开手,他死死的抓着若漓的手提包不放。

         “你想干嘛?放手!”若漓拧着包使劲的拖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