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分别
        “子文死后,我把他的骨灰悄悄地带回了老家,连同医院出示的死亡证明一同藏在了我房间的衣柜里:那个房间,有一个能上锁的大抽屉。我不能让婆婆知道子文已经不在人世,老来丧子的打击她根本承受不起!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心中的寂寞就会随着思念燃烧,我会打开抽屉一遍一遍的看,一遍一遍的抚摸那个装着他身体和灵魂的盒子,直到天明。

         这种痛苦和煎熬让我度日如年,精神上的极度折磨和繁重的体力劳动摧残着我,疲惫不堪的我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田里……

         昏睡了不知多久我才慢慢的有了意识,感觉浑身骨头散架似的酸痛无力,真想一直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当我伸着懒腰准备起床时才发现屋子里多了几个熟人。

         我有点惊讶,也有点莫名其妙,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我莫名其妙的打量着他(她)们……

         “哎!若漓!苦命的女娃,你咋这么倔呢?子文的事你为啥憋着不说呀?”,邻家的婶子满眼泪花怜惜的看着我问。

         这句话象一壶极寒的冰水浇在我头上,把我从梦幻的瞬间拉回到残酷的现实,我一直担心的事发生了,因为我看见衣柜的门敞开着:他(她)们打开了衣柜里的那个抽屉!

         我焦急地问:“我妈呢?”

         “她……她老人家身子不大舒服,在床上躺着呢……”,一个年老的伯伯对我说。

         “妈!”我预感不妙,忍不住悲伤的哭了起来;我踉跄着冲到婆婆的房间,跪倒在她的床前……

         婆婆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一眼,她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任凭眼泪在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爬行;我无助的望向跟过来搀扶我的婶子,希望她能回答我这是为什么?

         “你妈她……她看见骨灰盒摔了一跤,瘫了……”,婶子抹着泪伤心的告诉我。

         “瘫了?”,这个词语在我脑海里久久萦绕,挥之不去:我无法接受子文已经死去的事实,却又要面对婆婆瘫痪的现实;上天,就这样无情的惩罚着我!

         每一天的时间都很漫长,田地里的活让我倍感艰辛;回到家中得不到片刻的休息,躺在床上的婆婆还在眼巴巴等着我给她喂食,擦洗,按摩;她身子不能动,心里却很明白,从她期盼的眼神我能看出她内心对我的那份感激。

         家里没有男人,怕被人欺负,几个知情的伯伯婶子对子文的事都守口如瓶,只说婆婆吃斋念佛不愿出门。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为了给婆婆治病,我花光了子文留下来那一万块钱;可是婆婆的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连大小便都无法控制;为了能让婆婆好过一点,我咬牙去超市买回了婴儿用的纸尿裤,希望她老人家能撑下去在世上多留几年。

         纸尿裤价格不菲,我们根本承受不起,只得想法子东拼西凑,挑特殊的日子前去购买。”

         “哎!”飞飞,打断了若漓叹气道:“难怪你老往城里跑?”

         “嗯!超市每隔半个月就有一次优惠活动,有很多商品都要打折;我不想错过每一次省钱的机会!因为我想好好的活下去,为了子文,为了婆婆,我必须活下去!”,若漓泛着泪光的眼神里流露出了对子文的无线深情!

         屋子里陷入了无声的沉默!

         良久,飞飞轻轻地托起若漓的脸:“我不敢奢求你能原谅我?只能竭尽所能去弥补自己犯下的过失,请让我为你做一件事好吗?”

         “好!”若漓迷茫的点点头,她此刻还完全沉浸在回忆的伤痛中,根本不知道飞飞心里的想法。

         “水若漓,我要娶你,你愿意嫁给我吗?”飞飞突然滑下床单膝跪地优雅的象若漓伸出了双手。

         若漓有些惊讶:她根本不曾想过飞飞会立即向她求婚;她往后挪了挪身子拒绝道:“肖建飞,我不能答应你,你知道我是子文的媳妇儿?我怎么可能嫁给你?”

         “可是他已经不在人世?”

         “不,他还在,一直都在我心里!”

         “不要撒谎好吗?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得出你喜欢我,你心里有我!”

         “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水若漓!你干嘛要拿这种违心的话来欺骗自己?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给我?”

         “我只是在完成子文的心愿!当初子文在临终时求我一定要答应他嫁给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人;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命理的人,所以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可是现在,你已经做了我的女人,占有了我的心,我不允许你再去守候一个虚无的男人,也不愿看到青春在你身上默默流逝,我要你做我这辈子的爱人!我会把你跟婆婆都接回家来。”

         “这怎么可能?她可是子文的母亲,跟你毫无关系?”

         “你不是也跟他毫无关系吗?可你却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了他母亲这么多年;现在,老天爷把你送到我身边,就让我来替你分担吧?”飞飞跪在地上真诚的望着若漓。

         “肖建飞!我不会嫁给你。你忘了我吧!忘了我们有过的今天!”

         “忘了?怎么能轻易忘掉?你已经夺走了我的心,驾驭了我的灵魂,为什么不让我继续做你的奴隶呢?”

         “你真的那么在乎我吗?”

         “是!这种感觉越来越浓!”

         “我不能……”,若漓凄然的摇头道:“我也曾憧憬过美好的未来,渴望邂逅浪漫的爱情,可命运偏偏捉弄,让我无法随心所欲的去接受一个男人的爱;但我终究还是背叛了子文,到此为止吧!”

         “若漓!我打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上了你,你必须为我负责,上天注定你这辈子就是我肖建飞的女人,除了我,谁也不准娶你?”

         “呵呵!”若漓悲情的苦笑着:“我已经嫁给了子文,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上天待我不薄,让我们有过今天,爱这一次,够了!”

         “你发誓,这是你的真心话?”飞飞有些失望,但他并不死心。他期望能将若漓拥入怀中。

         “我发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来找你!”,若漓痛苦的闭上眼睛说出了那句碎心的话;她的心在流泪:原谅我!我不能抛弃子文,我只能爱你一次!

         飞飞彻底的失望了,它起身走出了屋子!

         直到天亮,飞飞都没再回来;若漓换好服务员送来的衣服就心急如焚的出了房间。

         “姐姐,你的东西!”一个模样清秀的女孩跑过来塞给了她一个信封。

         若漓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折叠的信纸。

         “让时间去见证一切,我会一直等你!”,若漓怔怔地看着信纸上简短的内容,禁不住泪流满面!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