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栽赃
    “我不放!”

     “放不放?”

     “不放!”

     “你到底想干嘛?放开?”

     “我想要你!”飞飞急得口不择言:“我要送你回去。”

     “不要你送,我自己回去。”

     “不行,我得亲自送你!”

     “呵!肖建飞!没想到你还真是个执着的无赖,神经病啊你?有你这样强迫人家坐车的吗?你再不放手我可要喊了?”若漓气冲冲地黑着脸奚落道。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哼!担心?你是我什么人哪?用得着你替我担心吗?我不要你来管?”

     “嘿!你个不知好歹的小妮子?你以为你是谁呀?西施?杨贵妃?我无赖?我无赖好歹还得挑个中看点的是不?瞧把你美得?以为自己是仙女下凡哪?”,飞飞心头火起,嘴一张难听的话就蹦了出来。

     若漓气得两眼冒烟儿,她眼珠子一转就肆意地大声呼喊:“快来人哪!有人抢钱包哪,抓抢劫犯哪……”,她这一喊,周围的行人听到呼声就迅速的围拢过来;连酒店的保安都提着电棍赶来了,飞飞跟若漓被大家围在了中间。

     “你们看,就是那家伙,看着人模人样的吧?没想到是个抢劫犯?”

     “姑娘,你没事吧?伤到没有?快打电话报警吧?”

     “哎!终于抓住这个抢劫犯了!已经报了110……”,人群中有人应道。

     “你们得瞅好,可别让他给溜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若漓有点不知所措,她心烦意乱的绞着手指,知道自己玩得有点过火,但现在这种尴尬局面她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好好好!有点创意,带劲儿!”飞飞心里冷笑了两声,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他故作轻松的笑道:“不好意思了各位!你们听我说,我不是抢劫犯,她才是抢劫犯!”,飞飞手指着若漓继续说道:“刚才她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偷走了我的银行卡和身份证,还有200块现金;只不过她的作案手法不太高明被我发现了,所以才会出现刚才那一幕……”

     “啊?”人群顿时哗然:“原来是贼喊捉贼啊?怪事!”

     “哎哟!这女人也忒不要脸,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偷偷摸摸真是丢人……”

     “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看起来挺单纯,没想到是个小偷?”

     “这事难说,我看象好人家的孩子,说不定是有啥苦衷呢?”

     “啧啧!人不可貌相嘛?”

     “够了!”若漓急得大吼了一声,现场顿时安静下来;她苦笑道:“你们宁可相信这个无赖,也不肯相信我?真是老天不公!肖建飞,我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了你?我是小偷,我偷了你什么?你有证据吗?”

     “就是呀?有啥证据呀?可不能信口开河冤枉好人?”

     “不对,她能叫出他的名字,这事肯定有蹊跷?”,人群又骚动起来。

     “证据?你们看看她的手提包不就清楚了吗?”飞飞得意的指着若漓的手提包。

     “姑娘,快打开看看哪?”人群中一个年老的阿姨着急的喊:“阿姨相信你是清白的!”

     “好!我给你们看!”若漓愤怒地拉开了手提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抖了出来……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地上:钥匙、硬币、手纸,几张名片和一些零散的钞票。

     “还有,包里还有东西!”,有人叫了起来;若漓哆嗦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捏紧了手提包。

     “拿出来呀?怎么不拿出来?都不敢拿出来见人,看样子真是小偷?”,围观的人群又炸开了锅。

     “快让开,110开了!”人群中有人高声嚷嚷。

     若漓并没有在意警察的到来,她只是恨恨的看了飞飞一眼,然后蹲下身去捡地上的东西;她心里清楚:包里的身份证和钱都是飞飞故意放进去的。

     “你们看,这小偷还真镇定?应该是惯偷吧?”

     “嘘!别闹!看她咋收场?”

     “怎么回事?谁是小偷?”,110的警车还未停稳,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民警就跳下车来询问,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手机捏着铮亮的手铐,眼神凛冽地扫视着人群。

     “兄弟!不好意思!误会误会!”飞飞满脸堆笑的从一边跑过来拦在若漓面前:“这是我媳妇儿,刚才我们是为家务事吵架!”

     “什么?媳妇儿?怎么回事啊?”众人都很惊讶!

     “有这么开玩笑的吗?简直是胡闹?”壮汉民警生气道。

     “哎!我进城办事,媳妇儿她非要跟着来。她去商场看中了一款首饰,吵着要买,可我身上的钱不够;她以为我不乐意,跟我急眼,拿走了我的银行卡和仅有的200块钱,我一时气不过跟她吵了起来,就想吓吓她,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你叫啥名字?”

     “肖建飞!不信你看?”飞飞说着一把夺过若漓的包,伸手从包里掏出了一张身份证和银行卡。

     壮汉民警接过一看不禁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小两口闹矛盾,怎么能拿这种事来玩笑?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素质!”

     “不对呀?刚才听那女的叫那么大声,也不象是夫妻吵架?会不会被人要挟?”人群中还有人在猜测,巴不得警察能发现点什么。

     “不知道啊?这事谁能说得清,只有他们自个儿心里明白?”

     “各位!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飞飞为了消除众人的疑虑,一把将若漓揽在怀里;他故作亲昵的将头附在她耳边,轻声威胁道:“如果你不想惹麻烦最好老实点?”

     若漓没有吭声也没有挣扎,她只是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若漓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飞飞抱到了车上。

     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若漓冷冷的问道:“肖建飞,我跟你有仇吗?”

     “有!上辈子你欠我的,所以这辈子要你来还!”

     “你要我怎么还?”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我有丈夫!”

     “可他不在你身边?他已经不要你了!”

     “不可能!”

     “可能!”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不会死心,今天在场的人都能作证,你就是我肖建飞的女人!”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煽在了飞飞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无赖!做梦去吧?就是死我也不可能做你的女人!”

     “我会等,等到你心甘情愿投进我的怀里!”

     飞飞放开了怀里这朵带刺的玫瑰,心情却无比轻松。车里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顺手拧过一包打开来看,里面装的是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他又拧过来一包,里面是一些洗漱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