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偶遇
        清晨,幽静的卧龙小镇被一层薄雾笼罩!

         卧龙镇属丘陵地区,山清水秀土地肥沃,因盛产柑橘而获得了《脐橙之乡》的美名,与繁华的眉山市区只相隔二十多公里。

         时值深秋,寒气袭人;落叶树凋零的叶片已所剩无几!

         若漓急匆匆的一路小跑,想赶着搭头班车进城。她家门外是一条3米宽的机耕道,机耕道尽头连着一条通往卧龙镇的水泥路,沿着水泥路直走200米就是卧龙镇西街口。

         若漓刚跑到机耕道尽头,一辆中巴车就“呼”的一声从她面前疾驰而过。

         “师傅,等一下……”,她挥舞着手臂大叫着往前追了十几步,累的呼呼直喘粗气!“怎么回事?”远远的看着中巴车快速的驶入小镇消失的无影无踪,若漓气恼地跺了跺脚。她心中愤愤不平:售票员明明亲自告诉过她早班车的准确发车时间,可是现在却提前了好几分钟。

         大件路紧贴着卧龙镇后街,穿过小镇后街就是大件路东段;中巴车一上大件路是如鱼得水,凭这两条腿是无论如何也甭想追上这头班车了。

         “哎!真倒霉!”若漓气呼呼的快步往前走,一直来到了西街口的招呼站:大件路所有的客运车辆都要经过这里。她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就我一个想进城?还没赶上?邪门……”,若漓心头无名火起,一脚踹飞了不知从哪里滚过来的矿泉水瓶,咬牙切齿的朝着车屁股消失的方向小声吼道:“哼!你个臭开车的有啥了不起的?这么大个人都看不见,瞎了还是怎的?跑个屁啊跑,谁稀罕坐你的破车,改天请我坐我还不坐呢……”

         “嘿嘿!你骂谁呢?谁臭开车的啦?”

         还没骂完,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戏谑的声音。

         “啊!”若漓吓了一跳,她气急败坏的回头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在离她十米开外雾霭朦胧处,停着一辆枣红色的东风标致,一个身穿桔红色西装的男人正趴在车窗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朦胧的雾气衬着那种鲜艳的颜色和那抹邪魅的笑容,给人的感觉有点妖异。

         “是你啊?”若漓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眼神里充满了不屑!

         这个男人她认识,是临队一个比较有钱的种植大户,承包了好几百亩土地,专门种植一些时令蔬菜水果;仗着自己口袋充实,经常邀一些亲朋好友在家吃喝,到处游山玩水。他的真名叫肖建飞,地方上的人都叫他飞飞。

         飞飞朝着若漓抛了个媚眼,调笑道:“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吧?没赶上就是没赶上,骂车有啥用?这不还有大哥我吗?”他冲若漓打了个响指伸手指了指副驾室,“想去哪里?上车,大哥我送你!”

         “不!”若漓敏感的摇头捏紧了有些破旧的蓝色手提包拒绝道:“我可出不起那包车钱。”

         “嘿!谁要你包车哪?大哥去城里办事,顺路!”

         “哦,这……这样啊!”若漓口气软和了许多;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误会了人家感觉还是有点尴尬。她还想说推口话,飞飞已经把车开到了她旁边打开了车门;盛情难却,她有些不自在的爬进了副驾室。

         “来,系上安全带!”飞飞的手刚圈过若漓的腰去扯安全带,若漓就着急的推开他的手臂嚷道:“不用,我自己来。”她慌里慌张的摸索着理好安全带,却不知道该往哪儿扣;要知道,她还从未坐过这种豪华轿车。

         “丢人现眼!”若漓低着头涨红了脸,却极力装出泰然自若的样子说:“还是不拴了吧,我不习惯!”

         “我来帮你吧!”飞飞看着她的囧样儿,不容分说从她手里抢过了安全带,他的手触碰到了若漓冰凉的小手;顿了顿,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正色道:“属蛇的啊?这么冷?你老公日子肯定不好过吧?”

         “你……”,若漓满脸绯红,她扭了扭身子喊道:“放开,我要下去……”

         “哟!人小脾气大?上都上来了咋下去?”

         “给我打开,我不坐你车……”若漓抓着安全带使劲地顿了几下。

         “啧!生啥子气嘛?小心眼儿,开个玩笑都受不了……,坐好,走了。”飞飞嘀咕着一本正经的发动了车子;若漓别过头盯着窗外也不再说话。

         “你去哪里?等会儿我先送你过去?”过了好一阵子,飞飞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哦!我想去……,我……我……”,若漓本想说:我是想去超市排队买打折商品,可那句话在喉咙嘟囔了半天愣没好意思说出口;她偷偷瞟了一眼飞飞;还好,那家伙两眼直视前方,没有在意她的回答。

         其实,飞飞人长得并不赖,高大魁梧,棱角分明,加上穿戴不俗,看起来很有男人味;只是他平日里吃喝玩乐,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让人对他避而远之。

         “哦!我知道你要去哪里?”飞飞又突然冒出一句。

         “你咋知道的?”若漓颇为惊讶?她别扭的搓了搓手说道:“我每个月都要抽时间去一两趟带点东西回来,这样省钱。”

         “嗯!理解!老公不在家,日子还得过,生活必须嘛!”

         “就是就是!我……”,若漓话还没说完,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张国荣那深情的歌声《月亮代表我的心》回荡在车内……

         飞飞侧头看了一眼心神不宁的若漓问道:“催你了?”,他的眼神里有一丝嘲讽。

         “是闹钟,今早上恐怕要迟到。”若漓表情尴尬的勉强笑了笑说。

         “十分钟就到,你不用这么急,让他多等会儿?”,飞飞漫不经心的安慰。

         “谁等你啊?那么多人都想要的东西,一个月就这一两天;机不可失,错过了就要等下个月,我可不愿失去这种机会。”

         若漓脱口而出,因为激动,她的脸颊有点微红。

         “啧!你就不怕被老公知道?”飞飞边开车边取乐若漓。

         若漓稍稍愣了一下回道:“他都知道!”

         “他没意见?”

         “有啥意见?我这样做是为了省钱,都是为了这个家。”

         “他能容忍?这个我无法理解?给我,你愿意吗?”

         “啥?”,若漓有些莫名其妙。

         “没什么,开个玩笑!”飞飞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我送你过去?”

         “还是不要吧?我怕耽误你时间?”

         “没事,顺路!”

         飞飞的目的只有一个,他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若漓是光明村众多留守女人之一。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她勤劳善良,朴实大方;只是她老公长年在外打工,每个月她都要进城去一两趟,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包的带回来很多东西。有些人在背后悄悄议论,说她肯定是耐不住寂寞找上了相好的,要不然也不会经常往城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