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打赌的游戏
        飞飞是公认的花花公子,在他怀里打滚的女人数也数不清;女人接近他是图他的钱财,他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

         但他今天早上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若漓身边?这个说起来就绝非偶然。

         飞飞最初的家境也很贫寒,为了生活,妻子抛下他和年幼的女儿独自外出打工,他一个人在老家种田带孩子,辛辛苦苦的种植蔬菜水果,省吃俭用的积攒钱财,盼着妻子早日回家团聚。

         然而,几年后他等来的却是一张离婚协议书!飞飞伤透了心,他没有再娶,只是发奋的干活。村里的年轻人都在外打工,很多田地都荒废在那里无人问津;飞飞找到了乡政府,贷款承包了村里的三百多亩田地,种植了葡萄跟草莓,还有一些时令的大棚蔬菜。

         几年的时间卓见成效,他不仅还清了贷款,还成了村里最有钱的暴发户。

         但他始终无法忘记妻子,因为他爱她;他买的车子是妻子喜欢的颜色,穿的衣服、袜子,甚至内裤,都是妻子喜欢的颜色,他希望妻子有朝一日能够回到身边。

         一天,飞飞约了他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余睿跟林涛在家吃饭,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饭桌上东拉西扯就谈到事业跟家庭;两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劝他还是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

         飞飞直摇头,他觉得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胜过他原来的妻子。

         “飞飞!不是我说你,嫂子跟你离了这么多年,早都嫁人了,你还傻等着干嘛?”林涛端着酒杯抿了一小口说道。

         “胡……说,她要回来……,她说过要回来……”,飞飞吞了一口酒有点言语不清。

         “你娃儿咋那么犟呢?嫂子已经是别人的媳妇儿,连娃都生了还等啥等?你就想开点嘛?人家都有本事来挖你的墙角,你就不能去挖一个回来?”余睿也帮着来劝。

         “挖一个?挖……挖谁?”,飞飞眯着两只兔子一样的眼睛趴在桌上念叨。

         “哎!你这个笨蛋哪,要我教你吗?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余睿直叹气。

         “你说……你说,挖哪个?我听你的……”,飞飞夹了一箸菜吧嗒着嘴点头。

         “好!”林涛看了一眼余睿放下酒杯问道:“十队的猴子听说过没有?就骨瘦如柴的那个大黄牙?都认识吧?猴子自小死了爹,家里就一个老娘把他养大,穷得叮当响;几年前,他老娘贷款给他娶了个媳妇儿,可自打媳妇儿进门,他家就没过一天安生日子;不知道是啥原因,家里总是多灾多难鸡犬不宁。为了避灾还债,猴子不得不去外地给一个有钱的亲戚守工地,一去就是几年,留下他媳妇儿跟老娘在家种地;以前,猴子每个月都会按时往家寄生活费,可最近这一两年的时间……”,说话的林涛忽然打住话头,然后放低声音道:“生活费突然断了?”

         “咋啦?”飞飞睁大眼睛问。

         “不知道?”余睿接过话头:“有可能是猴子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也有可能是他在工地出了啥事?哎!可怜这女人哪。嫁去他家这么多年,说不定连男人都没沾过?真是可惜了!”

         “你说啥?”飞飞瞪大了眼睛!

         “这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听说那猴子小时候从牛背上摔下来被树桩戳伤过,这辈子都不能生养……”

         “真的?”

         “不知道?小时候听我妈那辈的人讲过,所以说,他娶媳妇儿也可能是白娶!”

         “真有这事?”飞飞若有所思。

         “只不过,最近这两年,那女人每个月都要去城里,带回来大包小包的东西,也不知道究竟是些啥玩意儿?”

         “噢!那女的叫啥名字?”飞飞好象来了兴趣。

         “若漓!人长得不丑,心灵手巧,是个持家的好帮手!”林涛打着嗝凑了一句。

         “飞飞,你不是很有女人缘吗?这个女人可是很多男人做梦都想要的,你要能把她搞到手?我给你封个两万块的大红包!”

         “说话算话?”飞飞两眼放光!

         “嗯!余睿可以做证!”,林涛眼睛死死的盯着飞飞正色道。

         “好!你就等着发红包吧!我过段时间就把人给你带回来!”飞飞自信的夸下了海口。

         一连几天,飞飞都在暗暗打听若漓的消息和行踪,他要征服这个女人,他要在众人面前证实自己的能力。今早上的头班车他早就包了下来:车子经过小镇只不过是一个过程;无论若漓怎样跳着脚追赶车子都不会停。招呼站几个赶早车的客人都被林涛他们的“顺风车”接走了。

         他在给自己制造机会,一个接近若漓的机会!

         “前面就是中心站,走哪边?”飞飞试探地问。

         “直走前面左转弯,我想去市区。”

         “嗯!路很熟!经常来?”

         “嗯!顶多半个月来一次。”

         “啊!”飞飞轻叹一声,眼里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就这里,就这里,就在这里停……”,转过了几条宽阔的街道,若漓兴奋地指着路边的临时车位嚷嚷着。

         “这里方便不?离你去那地儿远吗?”飞飞小心翼翼地问。

         “不远,就在对面,过了斑马线就是;谢谢你了飞飞,我走了,你自己慢点哦!”若漓说完就径直朝着斑马线跑去。

         飞飞抬眼望去,马路对面是一栋豪华的酒店,偌大的金字招牌很惹眼。他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儿:难道她是去酒店?

         绿灯闪烁着变成黄色,红灯即将亮起,两边的车辆蠢蠢欲动;若漓此刻才刚刚跑到大路中间,飞飞慌忙用手捂着嘴朝着若漓大喊了一声:“注意安全!”

         “吼啥子嘛?吓死个人,讨厌!”

         这个女人不但没有说谢,回过头来报以他一个白眼。

         “活该!”飞飞自嘲的鄙视自己:她是你什么人哪?关你屁事?

         眼看着若漓穿着不太合脚的高跟鞋急急忙忙的跑进酒店,飞飞的心终于抽了一下!他啐了一口道:“女人全他妈是骗子,越是清纯越是会骗!”

         他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子朝前走,满脑袋都是若漓那倔强的影子;回想着跟若漓的对话,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真见鬼,咋又回来了?”飞飞郁闷地骂了一句,鬼神差使的他竟然又回到了刚才若漓下车的地方。“哎!干脆去看看!”飞飞暗想,于是他把车开到了酒店的停车场。

         “欢迎光临!先生您好!请问您是住店吗?”前台的迎宾小姐热情的问。

         “我不住店,我找人。”

         “哦!那请问先去您是要找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