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虐心的爱
        “是很难忘!”若漓的目光落在那个华丽的蛋糕上,渐渐地变得呆滞起来;她漠然地说道:“谢谢你们的盛情!谢谢!”

         众人见此尴尬情景,都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留下硕大的蛋糕和流泪的彩烛。

         “同年同月同日生?呵呵!”,若漓悲戚的苦笑起来:“这难道是真的吗?这是命吗?”;她想起了丈夫候子文临终前的话:我那年去找过眉山的姚瞎子(有名的算命先生),他说过,你的八字跟我不合,命理只能嫁给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人,除他之外,你谁都不能嫁。若漓,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为了我和妈吃够了苦头;现在好了,我死后,你就是自由身,要是碰到这个命理的男人……,你一定要嫁给他?若漓,我求你答应我……,你要是不嫁,我死也不会瞑目……

         蜡烛已不知何时燃尽,若漓还呆呆地坐在床上,她的泪水已经凝结成雾弥漫在眼眶。

         她听到了轻微的开门声!一个模糊高大的身影慢慢地走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若漓冷冷地问。

         “看你!”,也是冷冷两个字。

         “用不着!”

         “用得着!”

         “你想干嘛?”

         “要你!”

         “你不是已经得手了吗?”

         “嗯!可我还想再要一次!”

         “呵!呵呵!”,若漓嘲弄的笑起来;“肖建飞,你终究还是承认了?你他妈就是个畜生?”

         “所以,我现在就要了你,让你体会一下做我的女人是什么滋味儿?你一定不会忘记我的!”飞飞话音未落就扑上前来,狠狠地压在若漓瘦弱的身子上……

         “肖建飞,我求你……放过我……,不要……我不要……”,若漓伤心的扭着身子大哭起来……

         “怎么?害怕啦?刚才你不是嘚瑟着让我娶你吗?现在哭有个屁用?我这是在拿我该得的东西;你毁了我的车,毁了我的名节,难道就不该补偿补偿我?”,飞飞边骂,那双贼手边不老实的在若漓身上游走……

         “你活该!你个王八蛋!要不是你硬把我带这里来……,我会掉河里去吗?你这个花花公子……大色狼……”,若漓死命的掐着飞飞的手和他身上能掐到的地方,拼命的想要挣脱。

         “花花公子?大色狼?好好好,都用上了,够味儿!”;飞飞平常最恨别人骂他花花公子,若漓一骂,更激起了他的怒火,他“呼啦”一声撕碎了若漓身上的睡衣,伸手拧亮了床头的彩灯。

         “啪”,房间的灯亮了,桔红色的柔和灯光洒在床上,若漓如维纳斯般的身体暴露在飞飞面前……

         飞飞呆呆地看着若漓那完美的胴体,目光都好象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若漓抽泣着手忙脚乱地扒过被子裹住身子,眼神狠辣地瞪着眼前这个可恶花心的男人。她这才发现:飞飞的白白衬衣上到处都有斑斑血迹?她看见飞飞手里捏着撕碎的睡衣,上面也有血迹?忽然间,她想起了什么:那是飞飞受伤流出的血!

         若漓渐渐的止住了哭,她看着呆立跟前茫然不知所措得飞飞,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也不知笑了多少声,飞飞才回过神来,他扔掉手里的碎布一头倒在了床上;“妖精,前世我肯定欠你的!我认栽!别碰我,我要睡觉,要杀要剐由你吧?”,飞飞说完疲倦地闭上了双眼。

         迷迷糊糊的不知做了多少梦,也不知过了多久,飞飞感觉胸口憋闷得喘不过气,身子也动弹不得,有一股微风般的热气拂到了脸上;他猛地睁开眼睛:若漓呲牙咧嘴的狰狞面孔正对着他的脸……

         “啊……”,他那声惨叫还没出口就胎死腹中:因为若漓狠狠地捂住了他的嘴!一把锋利的小刀在他眼前晃动,飞飞认得:那是床头柜上果盘里的小刀,若漓曾经拿来刺杀过他。

         飞飞惊恐的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若漓,心狂跳不已,害怕那把小刀随时会招呼到身上。

         “肖建飞,我现在问你,你得老老实实回答我?如果答错,我这把刀可认不得人哦?”,若漓挑衅的小刀贴着飞飞的脸颊轻松地来回比划着……

         飞飞寒毛倒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喜欢我吗?”

         “嗯!”,飞飞被捂住嘴,只能用声音表示。

         “你想娶我吗?”

         “嗯!”

         “你有胆娶我吗?”

         “嗯!”飞飞嗯了一声又连忙摇头。

         “懦夫!没用的东西,敢做不敢当?信不信我立刻把你阉掉,让你这辈子都没法儿碰女人?”

         刀子慢慢地划向飞飞的裆部,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突然他一发力挣脱开来,一把抓住若漓的手将刀夺了下来:“我他妈对你做过什么?老子啥也没做?你想做,我现在就成全你?”

         若漓被重重的掀翻在床上,飞飞高大的身躯完全覆盖了她的瘦弱。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心甘情愿的闭上了眼睛,尽情的享受着这个男人虐心的报复!

         他揉捏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抚摸着他那一片纯净无瑕的净土……

         若漓浑身炙热,她喘息着低吟着,情不自禁的伸手搂住了飞飞,任由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在她身上肆意的掠夺……

         她在幸福来临那一刻晕了过去,在甜蜜温馨的梦境中苏醒了过来:身体隐私部位的痛让她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他占有了她,得到了她;她也拥有了他,拥有了一个女人应该拥有的第一次爱!

         “若漓!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冲动,我不该这样对你?我他妈不是人?”,若漓刚一醒来,飞飞便诚恳的向她忏悔;因为他在疯狂的占有若漓之后,看见了她身下的血迹;他是又惊又喜,又怕又忧。

         若漓平静地望着飞飞,觉得他的样子有点滑稽: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的怂?

         “咋啦?”,若漓装着糊涂。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是……还是……,我之前曾经怀疑过,可我不敢相信,你都已经结婚这么多年?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处子之身?”

         “肖建飞!你现在后悔要了我是不是?”

         “是!我后悔不该强迫你,应该明媒正娶你嫁到我家!你说胡话的时候我听得一清二楚:猴子他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你都知道了?”,若漓伤感的叹了口气,她裹了裹身上的被子,眼神中流露出了无限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