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6天 起床困难户
        早上,凛宁像往常一样的起床刷牙洗脸,只不过凛宁因为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就可以休息了,所以今天精力特别的充沛起早了一点,凛宁吃过早餐后,跟爸妈说了声就出门去了,凛宁就往火苗家走去了。

         到了火苗家,正好见到牵着小花准备出门的宋阿姨,火苗的妈妈全名叫宋雪,人如其名的火苗的妈妈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性格十分温婉,跟凛宁的妈妈就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她从搬过来这里之后就一直在管理农园的公司里工作,为人可是整个公司里的人都好的,此时正准备出门的宋雪也看到了进来的凛宁了,她温柔的对凛宁笑着问道。

         “小宁,早啊。”

         “早啊,宋阿姨,准备送小花去上学了吗?”凛宁被宋雪的笑容感染了也跟着笑着回答。

         见她牵着小花,肯定是要送她上学去了,凛宁低头看安安静静的火花,只见她粉嘟嘟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小小的手牵着她妈妈的手,见到凛宁也不打招呼,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性格内向不爱说话的小奶娃,当然这仅限于她哥哥火苗不在的情况下,她之所以不爱说话是因为她懒得理你,你看她现在这个宁愿观察地上的蚂蚁也吝啬多给你一点视线的样子就知道了,很多次跟火苗到幼儿园那里接她的时候,凛宁都看到很多小朋友围着她转,就是想要跟她做朋友说说话,毕竟这么漂亮的像瓷娃娃的小女孩是谁都喜欢,但是她就是懒得理你,她只会在火苗面前才会变得十分的乖巧。

         “是啊,我现在就要出去了,但是火苗还在睡觉哦,你上去叫他起来吧,免得迟到了。”宋雪说道,想到自家那个爱赖床的儿子她脸上的笑容就忍不住笑得更灿烂了。

         宋雪说完这句话,她身边的那位小花小姐马上不高兴了,听到妈妈说要让凛宁去叫醒她哥哥,她马上就抬头趁着妈妈没注意的时候漂亮的大眼睛一窄给了凛宁一个冷冽的眼神,瞬间的,正在跟宋雪说着话的凛宁感觉到了一道冰凉的视线在她脸上一下一下的戳着。

         凛宁低头看向小花,只见小花的小圆脸蛋正一脸寒霜的死死盯着她看,那个冰冷的小眼神里很明显的写着一句话.......

         ‘敢碰我哥哥你就死定了。’

         凛宁一挑眉,脸上笑得像菊花一样,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她对宋雪说:“好的,宋阿姨,有我在火苗一定不会迟到的哟~”

         凛宁这欠揍的模样,她的话一出,小花脸上的寒霜更重了,那小脸都能刮出一层冰渣来了,如果眼神能有实际的杀伤力,她现在已经用眼神将凛宁撕碎了。

         “呵呵,那就好,那阿姨我先送小花上学了。”

         “好的,你慢走。”

         说完,宋雪牵着小花就往外面走去了,小花鉴于她妈妈在场,没能把凛宁‘就地正法’,经过凛宁身边的时候,用凛宁才可以听得到的声调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冷冽着眼神就跟着妈妈上学去了。

         啧啧,这小眼神,比她这个霜雪之神附体的人的神力还要冻上几分呢。

         宋雪两母女走后,凛宁直接往火苗的房间走去了,凛宁走到火苗的房间是,发现火苗的房门是关着的,凛宁伸出手敲了敲门。

         ‘叩叩叩’

         “火苗,你醒了吗?”

         房里面的人没有回应,凛宁打开了房门进去了,进门凛宁走近床边,一张毫无防备的睡脸就映入了凛宁的眼帘中,火苗好看的眼睛此时正闭着,疏而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了淡淡的阴影,不知是梦到了什么,薄唇往上勾起了一点点弧度,可能是翻身的原因,火苗那一头偏黄的头发此时正乱糟糟的,就连刘海都掀了上去露出了光洁的额头,这令火苗恬静的睡脸增添了一份孩子气,呵呵,这是个‘睡美人’呐。

         这个时候,火苗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凛宁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这是火苗设的闹钟,火苗睡觉不喜欢被人打断,但是他又有赖床的习惯,所以他必须调闹钟,别人调闹钟都用特别吵的音乐作为铃声的,火苗调闹钟却偏偏都找一些很温和的纯音乐,有一次凛宁听到了火苗的闹钟声笑着跟他说他赖床是不是就是因为闹钟声太催眠了,结果火苗打死都不承认自己有赖床的习惯。

         闹钟一响起凛宁马上拿起手机关掉了,虽然凛宁手快把已经闹钟关掉了,但是火苗仍然是被吵到了,他不满的皱起了眉头,鼻子深深的呼了一下气,似乎是知道自己还要上课,但是他又不想起床,眼睛都还没睁开就伸手到床边的书桌上摸索,他想看看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在眯一会。

         “现在正好七点。”凛宁好笑的看着闭着眼睛在桌子上胡乱的摸索的火苗,手机正在她手上呢,知道他想看时间她便告诉他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有人说现在才七点,距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呢,走路需要半个小时,那他现在还可以在眯半个小时........火苗把外面的手缩回了被子里,在被窝里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呵呵。”见到火苗这个贪睡的模样凛宁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她觉得有趣的趴在了床上下巴枕着双手观察起床上的‘睡美人’来。

         正在熟睡的‘睡美人’感觉到了附近有不属于自己的呼吸,淡淡的薄荷般清凉的香气钻进了他的鼻腔,这个熟悉的香气使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睛睁到一半就停了下来,眼前一双大而清澈的眼睛正盯着他看,小巧的鼻子下,那张朱红的小嘴正挂着一个小小的弧度,她清澈的大眼睛也因为这个微微的弧度而变得弯弯的,样子十分的可爱,这个笑容像是一把锤子直直击中了脑海还一团浆糊的火苗的心脏上,猛地一下子心脏被击的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凛.......凛宁.......?

         似乎明白火苗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凛宁笑着点点头,意思是:嗯嗯,我是凛宁。

         凛宁点头证明是自己,但是火苗还处于大脑还没有开始工作的状态,他缓缓又把眼睛闭上继续睡觉去了,凛宁见火苗又把眼睛闭上了,站起来摇了摇头。

         这情形,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了。

         “你慢慢睡。”她就不再吵他睡觉了,到楼下客厅那里等就行。

         凛宁说完转身准备下楼去了,她刚转身才迈出了一只脚,另一只脚还没来得及抬起来,被窝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准确无误的揪住了凛宁身上那件纯白的衬衫,那只手虽然揪住了凛宁的衣摆,但是没有用力把自己的手臂撑起来,那只手全然是挂在了凛宁的衣摆上,感觉到了自己的衣摆被揪住了的凛宁回过头,对上了床上已经睁开了的星眸。

         “一起去.....”床上的人说话带着重重的鼻音,他刚醒来所以声音十分的低沉,却比起平时更磁性了。

         凛宁看着刚醒来的火苗,很明显的还没适应早晨光线的眼睛现在还不能完全睁开,但又生怕她扔下他自己一个人上课去了似的强迫着自己把眼睛睁开。

         她又没说要自己一个人去上课,只是想到下面等而已,没想到火苗误会了她的意思,睡得迷糊中听到了凛宁那一句‘你慢慢睡’,大脑休眠状态的他下意识的就伸出了手拉住了要离开的凛宁,凛宁看着被揪得起皱褶的衣摆,她现在只想说能不能先放过她的衣摆?

         “一起去.......”见凛宁没反应,怕凛宁听不到似的,火苗又重复了一遍。

         “..........”这位小哥你倒是起床啊。

         凛宁无语地看着还躺在床上的火苗,无奈的说道:“好好,一起去,来,你先起床。”

         凛宁半拉半哄的把床上的火苗挖了起来,见他的头发东翘一撮西翘一撮的,拿出了自己的梳子帮他把头发整理好,整理的过程还不忘摸了火苗柔软的头发一把。

         刚起床的火苗任由凛宁随意摆弄,他顺从的坐在床边双手撑在膝盖上稍稍低下头方便凛宁整理头发,凛宁帮他梳着梳着头发,他感觉到头上传来的阵阵舒适的感觉困意渐渐又袭来了,他开始打盹了,脑袋一点一点的。

         “你......”凛宁见昏昏欲睡的火苗,这是有多困?

         “......我没睡着.....”

         火苗的头点着点着忽然猛地往前点了一下,这下点头点的太狠的原因,他稍稍清醒过来了,马上就否认自己刚刚睡着了的事实。

         被火苗这一下狠狠的点头戳中了笑点的凛宁努力压下要勾起来的嘴角,如果她现在笑出声来,清醒了之后火苗会跟她急的,还是忍着好了,凛宁附和道:“好,没睡着,那你先去刷牙好吗?”

         凛宁看了一下时间,这一折腾都花了十分钟了,她连忙把火苗推进了卫生间,拿了校服放到他手上,替他关上卫生间的门后凛宁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火家的厨房,火苗的妈妈其实每天都有做早餐给火苗的,但是火苗这个有赖床习惯的人,要不是草草的吃一点就是一点都没吃,本来可以骑自行车去上学可以节省一些时间的,先不说他能节省多上时间就都拿来赖床,先说他睡得迷迷糊糊的,骑车东倒西歪,谁敢让他早上骑自行车?凛宁拿起了火苗妈妈做好的早餐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热好后,凛宁坐在客厅里等洗漱的火苗。

         被凛宁推着进卫生间的火苗,全然依靠平日的习惯在进行洗漱,他站在镜子前拿起挤了牙膏的牙刷塞进了嘴里刷着,刷着刷着他看到了跟平时刷牙时不一样的自己,平时刷牙时头发可没有这么整齐过,他最恨的那几撮老是翘起来的头发今天却乖乖地垂在耳侧,镜子中的人的眼睛里神智开始渐渐汇聚,刷牙之前的事情犹如走马灯似的从他的大脑溜过。

         清醒了的火苗的脸由白变紫,由紫变绿,由绿变黑,由黑变红,自从上次在凛宁面前丢了一次脸之后他每天都很努力的不再让凛宁见到他这个懒散的模样,没想到今天又再次‘失足’了.....想到这里,火苗恨不得给贪睡的自己狠狠一巴掌,这么想着火苗就真的赏了自己好看的脸一巴掌。

         “啪”的十分清脆的一声就连客厅的凛宁都听到了,凛宁担心问道:“火苗,怎么了?”

         “没什么,牙刷掉了而已。”火苗看着脸上的红印撒谎说道。

         “啊?那你别用了。”凛宁说道

         “要你管。”火苗不满地回答道。

         啊、他清醒过来了啊........凛宁心里想。

         待红印消下去之后火苗便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工作,一身整整齐齐的校服和脸清醒的眼神又让他的恢复了平时的帅气,凛宁把热好的早餐递给了火苗,火苗接过后没说什么就吃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凛宁忽然想起了她把他梳头时打盹的情形,一时没忍住笑了出声,听到了凛宁笑声的火苗抬头皱着眉看了凛宁一眼,凛宁马上就收住了嘴角的笑容,但是还是管理不住自己的嘴角,这想笑又不能笑忍的她好辛苦。

         火苗吃完早餐把碗洗了之后,跟凛宁一起上学去了,这次早上出门,火苗是难得的清醒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