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黑白的世界
    冷静,冷静,我需要冷静。

     陈晓凯背靠着转椅缓缓坐下,双手慢慢地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随着手上或轻或重的动作,眼皮缓缓落下,慢慢地调节刚刚发泄时咆哮而引起的急促的喘息。

     吸……深深地吸进一团略显压抑的空气,呼……轻轻地吐出心底急躁不安的情绪。

     感觉心里平缓了许多,焦虑的情绪也稍微安抚了些许,陈晓凯原本还在按捏太阳穴的双手才自然放下,轻轻放在转椅的两个扶手上,右手修长的食指微微曲起,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木扶手,发出闷闷的“咚~咚~”声。

     现在,先总结一下我已经得知的情况。

     房间只剩黑白色了……时间停止在12点52分……世界一片安静就像是只剩我一个人。

     陈晓凯从深思中醒来,轻轻睁开双眼,原本自然放在木扶手上的双手也微微攒成拳。

     那么,暂时可以知道的是:要么我是在做梦,要么我是已经被卷入了什么奇幻的事件了!所以现在要验证的是——

     “啪!”

     “好疼啊!混蛋!”

     陈晓凯捂着脸,不由自主的痛呼着。毕竟这抡圆了,力道十足的一巴掌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对自己做到的。

     那么我做梦的这个可能性可以选择排除了。

     放下捂脸的手,陈晓凯通红着脸,伸手摩挲着下巴细细想到。

     那么现在我遭遇的就是奇幻的事件了,这就要放开脑洞去思考了。要么是人为的某种法术或魔术让时间暂停;要么就是这根本就是一次超自然事件。这就不好确定究竟是人为或自然啦。

     所以,我还需要更多的情报信息。陈晓凯从转椅上站起,慢步走到窗台前。这时候,万万是不能着急的…..

     但是,怎么可能啊!我只是个平凡人啊!我又不是楚大校!站在窗台前的陈晓凯,默默地低下头,握拳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放轻松,这幅模样要是被姐姐看到,会被她嘲笑一整年的,不,应该是每年都能拿出来嘲笑一番吧。

     似乎是想到了姐姐,陈晓凯原本紧皱的眉头开始舒张,嘴角也挂上了轻笑。抬起头,陈晓凯坚定地伸出右手,将半掩的窗帘缓缓来开,窗外的世界也一点一点展现在陈晓凯面前。

     黑雾遮天蔽日,一层层的紧紧围困住离陈家十米之地,十米之内黑白分明,十米之外黑雾叠加环绕不可视。麻蛋,雾霾也不过如此嘛!

     没遭受过雾霾的南方人,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景面,陈晓凯原本带笑的嘴角不由一撇,眨了眨眼,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离开,但是那放在身侧的双拳却又默默攥紧了几分,暴露了心底的不平静。

     站在房门口,伸着右手握着房门把,看着微微开了小缝的房门,陈晓凯松了口气。

     幸好没把房门关了,否则我收集到的情报就又少了许多,嗯,没错情报会少呢,怎么可能是担心姐姐他们呢?

     唉,这种自言自语还是算了吧,毕竟我可不符合傲娇的设定。也不知道姐姐,爸爸妈妈怎么样了。嗯!等等。

     陈晓凯低下头,左手轻轻摸着下巴。

     我在理理思路,总结一下吧。

     世界黑白……时间被凝固……黑雾隔绝了外界……

     是的,这时间暂停并不是以前我想象的时间静止,物体什么的虽然静止但在一个推力下还是可以做出有时间下的运动。

     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时间静止,物体什么的在失去了时间后,也失去了运动可能性,这应该被说是时间……凝、固!

     陈晓凯低垂着脑袋,一边伸手摩挲着下巴,一边伸手推开自己的房门。

     现在,我要知道这个黑白世界中,是否只有我一个人存在。若是只有我一个人,那么这就有可能是针对我一人的阴谋。若是还有其他人,那么就可能真是我经历的一场超现实事件。

     所以,现在我还是需要更多的信息。

     他抬起头,目光幽幽地打量着也同样被被变成了黑白的走道。

     ……

     “嗒嗒……”,空寂的黑白走道中不断回响着陈晓凯的脚步声。

     这是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熟悉的温馨家园竟然也会如此孤寂和恐怖。

     停下脚步,他瞄了一眼自己面前半掩的房门,缓缓伸手。

     一路走来,主要都是在时间凝固下闭锁的房门。即使偶有未阖上的房门,推开门所收集到的情报对于他而言也没什么重大帮助。

     而这间房间是老爸老妈的吧,这时候应该是在午睡吧,所以如果他们在的话……

     推开门,陈晓凯迟疑了一下,才走了进去……

     “诶?!老爸老妈!哈哈,老爸老妈,你们忙,我去找找老姐,哈哈…..“

     真是的,为什么两老不关门睡觉啊!陈晓凯摸着鼻子,尴尬地走出了父母的房间,顺手把门带上。嗯,看情况,老爸老妈也被时间凝固了,那么老姐也是啦。

     真是的,让我白担心了一场。看来这只是一场超自然事件了?

     不过真的是这样吗?

     现在是凝固的时间12点52分,那么,姐姐就是在厨房,可是洗个碗要这么久吗?

     陈晓凯平复了一下心情,深深地缓了一口气,往楼下走去。

     ……

     陈晓凯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感觉原来的焦虑,不安等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都消失不见了。

     随着缓缓走进,姐姐那黑白分明的轮廓渐渐清晰,高昂的臻首,如瀑的黑色长发,高耸的雪白,还有那修长白腻、闭紧站立的双腿。黑得吸引人,白得耀眼的姐姐就像一尊白玉做成的女神像,遗世而独立。

     陈晓凯迈动的步伐开始加快,加快的还有心跳,让他不由自主的伸出右手按住跳动的心口。

     走近了,陈晓凯就这样不知所措的站在自己姐姐的身前,定定地看着姐姐那绝美的面容,不由愣住了。

     直到左手上那如丝绸般的触感才让陈晓凯回过神,他复杂地看着正轻抚着姐姐脸颊的左手,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似乎想要把这突来的黑白世界带来的所有负面情绪排出。

     可不能让这些污浊的情绪玷污了姐姐啊。

     陈晓凯在心底默默嘲笑了一下自己,继而又坚定了自己那从内心深处不断涌出的念头。姐姐,在让不成熟的我最后一次依靠你吧。

     陈晓凯颤抖地伸出原本按在胸口的右手,紧紧地环住姐姐纤细的柳腰,左手也顺着那丝绸般柔顺的肌肤一路滑过姐姐的脸颊,天鹅般的脖颈,最后盖在姐姐那稍显单薄的后背,双手同时轻轻用力,将姐姐整个高挑的娇躯拥抱进怀中。

     感受着怀中凹凸有致的娇躯,陈晓凯只感觉有说不出的舒畅和安心,似乎又回到了那童言无忌,无忧无虑的小时候。

     似乎是感受到了怀中佳人那悠悠的目光,陈晓凯轻轻低下头,迷恋地直视着那双深邃如海的棕瞳。他似乎从她那美丽的双瞳中看到了她对他的七分担忧,两分包容,一分笑意和一丝其发自内心的宠溺。

     他沉醉了,迷离在这对深情的双瞳中,缓缓地,一点一点地低下头,鼻翼的喘息轻轻带动了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最后深深得,沉沉地在她光洁的额上盖上只独属于他的印章。

     “姐,以后让我来做你的依靠吧。”

     年轻的他是这样做出了他发自心底,一直酝酿已久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