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古代文(十八)
    就在苏茜以为她们会掉到地上摔成半残的时候,女主突然一把揽住她的腰,然后两人就酷炫地飘了下来。

     惊魂未定地拍拍受到惊吓的心脏,本来想疯狂吐槽一下系统的苏茜环顾了四周后突然就惊呆了。

     秦寒一路快马加鞭连夜赶到了xx峰,其实xx峰离天下第一庄还是很近的,只是位置略微偏僻一点山路有些不好走而已。

     原本还想着这么大的地方找一个说不定还不会出现的人很困难,但秦寒进了山里没走一段路就发现前面有一个茅草屋,他突然感觉这里就是那个鬼手毒医住的地方,不要问为什么,这是作为男配的直觉。

     从外观上看这个茅草屋虽然很简陋,却也十分温馨,尤其是围了一圈篱笆里面还种了一些花花草草,很有乡村田园的风格。

     秦寒兴冲冲地走了进去,然后发现屋里面空无一人,但是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就无法控制的晕了过去。

     在他晕倒的一瞬间,一个身影飞身过来抱住了他。

     ***********************

     苏茜和轩辕静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个很大的地道,估计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样子,这里分布着炒鸡多高大上的柜子,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目测里面装的都是药物之类的东西,混合出来的味道有一股神奇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哇......看上去很酷炫的样子啊。”苏茜感叹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虽然这里被很多的药柜充斥着,但也能从大致的装潢看出来就连一个小小的烛台也是价值不菲,每一件物品都自豪地表示着“我为土豪带盐”。

     环顾了一下四周,苏茜疑惑道:“好像秦烈并不在这里,不过他收藏那么多药干嘛啊?”

     轩辕静没有回答,而是细细察看了各个药柜上的东西:“这些都是无比珍贵的□□,没想到这里居然都有......等等,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了。”

     苏茜:“什么?这难道不是秦烈为了救自己而找的各种药吗?”

     “呵呵,天真的人类。”轩辕静呵呵一笑,就又开始在各个柜子前摸索起来。

     苏茜:“......”为什么会有一种被嘲笑的错觉啊!喂你把话说清楚啊!到底知道什么了啊!!

     “找到了,果然如此。”轩辕静在搬开一个桌子上的花瓶后,墙壁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出现了一个暗门,随即拉着苏茜就走了进去。

     “居然还有密道!而且看上去还很长的样子啊,你说,这个是通往哪里的啊?”苏茜看着眼前黑魆魆窄窄的通道有点紧张,难道秦烈是个鬼畜变态杀人狂,他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属性就偷偷建了这个地方,然后那些尸体就隐藏在密道的尽头?∑(っ°Д°;)っ

     【玩家你心理好阴暗啊,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剧情啊。】

     “若我料想不错的话,应该是通往xx峰的。”轩辕静一边拉着苏茜的手,一边举着顺手从桌子上拿过来的烛台道。

     “咦?那不是你说的毒医最近在的地方吗?”苏茜突然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真相。

     “嗯。”轩辕静应了一声后就再也没说话,只顾低头往前走着。

     苏茜脑补了一堆堆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往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终于走到了密道的尽头。

     苏茜:“居然有一个梯子?!!”而且这个梯子还是无比的长......虽然很对于这个突然降低密道逼格的梯子很无语,不过从某些方面还是很方便的。

     正打算爬梯子的苏茜被轩辕静一把拉了过去,直接搂着她的腰用轻功飞了上去。

     “突然感觉轻功真的好方便啊,而且看上去很酷炫一点也不像爬梯子那样略显猥琐......静静你学轻功用了多长时间,改天我也去学学。”

     “半个月,你要是想学的话我传一些内力给你,很容易的。”轩辕静微笑道,揉了揉她的头发。

     “恩恩!”苏茜只觉得两人现在的画风分外和谐,要是一直酱紫就最好了~~

     密道出口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小院子,而且是位于深山老林中的茅草屋里面的小院子,苏茜和轩辕静走近房内,然后就发现坐在床边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和被绑在床上衣衫不整的秦寒,而且银色面具人看上去一脸你特么打搅我好事了的样子。

     苏茜:“......憋看我!我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轩辕静:“......”

     躺在床上的秦寒连忙哭喊着大声呼救:“巴斯!救我啊~这个毒医他是个变态!∑(っ°Д°;)っ”

     苏茜:“......原来不是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啊......”所以说秦寒时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喽?

     “你们是谁?”面具人的声音好像在用内力克制一样,总之就是跟变声器一个原理,看样子是不想暴露自己。

     “秦烈,不用装了。”轩辕静淡定地说出了真相,苏茜和秦寒的表情顿时无比震惊。

     虽然在路上也设想了这种可能性,不过真的得知真相的时候苏茜也是惊呆了,所以说秦烈根本就没有中毒,而且貌似还有另一个什么毒医的身份,然后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和自己的弟弟玩一些奇怪的play?!

     银色面具人一怔就果断的摘下了面具冷笑道:“没想到你居然识破了我的真实身份,夏尔姑娘果然厉害。”

     轩辕静:“......憋叫我夏尔!我其实叫...算了这些都不重要。”别以为她不知道夏尔是谁!那明明就是受!!真是够了啊!!

     “大哥?!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秦寒一看银色面具人真的是秦烈瞬间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他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完全沉浸在被自家大哥骗后又被调戏的痛苦中不能自拔。

     苏茜:“我仿佛已经脑补出了一段无比动人心魄的剧情了,哎,真是爱在心口难开啊!”

     “哼,既然你们都发现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其实我不是秦寒的亲生大哥。”说出这句凶残的话后,秦烈不顾秦寒惊呆的表情继续往下说着:“秦寒其实是我父母捡来的,但他们很喜爱他,所以就让我一直瞒着。我长大之后逐渐把父亲留下的小庄园发展成了天下第一庄,而秦寒也越长越大,每天都会从外面带回来不同的女人,不知为何......每次看见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我真的很生气,简直就想要杀了和他在一起的人,但也因为我的态度他渐渐开始讨厌我,直到最后都快两年没有回庄了。”秦烈一脸悲痛地说着,完全不顾一旁越来越不敢置信的秦寒。

     “为了能见到他,所以我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戏,就是想看看他现在到底还关不关心我,但毕竟他也是我名义上的弟弟,我们两个人的身份就注定了不能有更进一步的关系,我在江湖上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鬼手毒医,原本想着以秦烈这个名义中毒死去后再以这个身份接近他,可今天无意听到你们的对话得知他会来找我,所以就......”秦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开始的王霸之气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费尽心思要跟弟弟搞基的可怜哥哥。

     苏茜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感叹道:“真是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啊,我支持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里的男人们都莫名其妙的要搞基,不过这也是喜闻乐见的剧情啊!

     轩辕静:“......”

     【完成主线任务:找出凶手并扒出庄主秦烈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烈转头愧疚地对秦寒说:“抱歉弟弟,大哥一直瞒着你的身世,不过这些也都是我迫不得已的啊。”

     苏茜忍不住吐槽道:“明明是你自己吧啦吧啦把真相都说出来了的,其实我们原本只是猜想你是想要玩个恶作剧而已的啊!

     ”

     轩辕静也点了点头,其实她一开始也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是发现秦烈装病并且还有毒医的那个身份而已。

     秦烈惊呆了,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没能忍住。

     “喂!你们有没有想过我啊!!我受到了欺骗啊!!”秦寒累觉不爱地发出了和南宫夜一般的咆哮,原本他还是想跳下床抓住秦烈的衣领摇啊摇的,可惜现在还被无比羞耻地绑着。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那我也没有伪装的必要了,而且知道了我的秘密的人都必须死!”秦烈突然画风一变,瞬间无比酷炫狂霸,一副我要杀人灭口的凶残模样,把目光投向了苏茜两人。

     苏茜:“!!!!憋看我!明明是你自己说粗来的!!我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啊喂!!”简直不能理解这家伙的脑回路,而且画风转变如此生硬真的好吗∑(っ°Д°;)っ

     “你难道就不怕你弟弟恨你吗?”轩辕静抱臂笑道,依旧是一副无比淡定的模样。

     “哼,这些都无所谓了!大不了我就一直囚禁着他,直到他接受我的那天。”秦烈一秒变身病娇,看样子是一个很热衷于玩囚禁play的家伙。

     “......等等,大哥!”秦寒突然叫住了他。

     “憋叫我大哥!”秦烈痛苦地回答道。

     “那......烈,其实我一直都想告诉你......”秦寒脸红了一下,有点别扭地说道:“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我每次从外面带回来妹子都是想要气你一下,可你虽然很生气但对我也越来越冷淡,我以为......你讨厌我了,所以就忍住没去见你......”

     “你说的是真的?!!”秦烈激动的问道。

     “嗯。”

     秦寒看着他傲娇着扭过去的脸,一把上前抱住了他,直接亲了上去。

     苏茜已经被这神转折惊呆了,原本以为只是哥哥暗恋弟弟,没想到居然会转变成这样子。

     轩辕静就像早已料到一般,拉着还想凑上去围观的苏茜出了小屋,任凭里面发出一系列不和谐的声音。

     苏茜:“我要围观我要围观啊啊啊!!(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