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肃杀夜妙计无形
    “清河,快起来。”因为之前折腾的实在是太厉害,再加上又和吕布在一起,修远夜里睡的很沉,吕布贴在他耳边叫了好几声,修远才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顺手就狠狠的扯着吕布的耳朵吼:“吕奉先你这个混蛋,都多大了还要撒泼耍赖不睡觉。”

     吕布耳朵被扯的生疼又因为发现屋外有不少刺客围了过来不好用力挣扎,只好偏着脑袋在修远脸上胡乱吻了几口,压低声音说:“清河别闹了,有人来杀我们了。”

     修远被吕布吹在耳边的热气弄得一阵颤栗,彻底清醒过来,忙不迭尴尬的放开了拉扯着吕布耳朵的手,借着月色修远看到了楼下好几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十分惊讶:“奉先,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这儿来了?难道在我们的亲卫队中有奸细?”

     吕布闻言眉头皱的紧紧的,犹豫了好一会儿,拉着修远从床上下来:“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出去看看情况吧,记得千万别离开我身边。”

     一直和吕布搂在一起,修远还没什么感觉,毕竟吕布身上跟个小火炉似的,十分暖和。现下一下床,修远就明显的察觉到整个身子都粘乎乎的十分难受,于是他扬起手,给自己和吕布施了个洁净的法术,微弱的亮光刚一闪过,吕布就有些不乐意了:“怎么又随便动用这些神通?有侯爷在,区区几个黑衣人算得了什么。”

     “奉先,你放心好了,有你在我是绝对不会勉强自己的,这只是个洁净衣物的佛法,连刚入门的弟子都会用。好了,别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耽误时间了,我们还是赶紧出去看看情况的好。”

     吕布在月光的掩映下细看修远眉目,确实没察觉丝毫异常,才紧紧拉着他的手窜到了门外。刚一出门,就见曹性和一众亲卫都围在门口,吕布一出门,唐五便低声汇报:“侯爷,茶棚老板遭人暗算已经死了,唐六儿带着几个兄弟到下面去保护赤兔马了,外面的黑衣人总共来了十二个,从他们还未靠近就被我们发现这点来推断,武功应该不足为惧。”

     唐五话还没说完,修远就开口打断了他:“既然这些黑衣人还没靠近茶棚就已经被你们发现,那他们又是什么时候进到屋内把老板杀了?你们中间有谁亲眼见过尸体?”

     修远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明白过来,也不再多说,唐五一马当先顺着昏暗的过道往前走,吕布护着修远落后三两步走在中间,曹性和另外几个亲卫队的成员断后,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把修远围在队伍的中心。

     茶棚并不算大,不出半刻钟,唐五就在过道的尽头停了下来。修远凑到茶棚老板已经显得有些臃肿的尸体前面,凝神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什么异常,干脆从怀里掏出一块翠色的玉牌来,在尸体周围绕了几圈,那本应该已经死了的“尸体”又幽幽醒了过来。

     唐五大惊失色,吕布也暗暗在掌心凝聚功力戒备着,修远见吕布一脸严峻,便笑着伸手将他紧攥的拳头掰开:“你们不用这么小心,这家伙刚刚已经被我杀了。这凝魂玉本是天外天的上仙交给我的一件道家宝物,躺在地上的这家伙假死之所以没有被你们识破,是因为他用的并不是武功,而是一种极为少见的法术,让自己的魂魄暂时离体藏匿起来,这些魂魄刚才已经被凝魂玉吸收了。”

     “不过正因为这样,我突然有个一个计划,既然这些人武功平平,又有十二个之多,那我们就杀掉其中几个,再假扮成他们的样子,带着赤兔马跟着余下的刺客一起回去,既然匈奴人都十分看中好马,那么他们必然要把赤兔带到主子那里去,只要知道了幕后主使是谁,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

     唐五听了修远的计划自然是毫无异议,他很快就追问道:“那按军师的意思,我们留下哪几个人比较好?”

     修远靠在吕布肩上,微微思索了一会儿:“既然我们要以赤兔为饵,那么就把所有见过赤兔的人,全数杀了,等到剩下的人赶过去,我们就装成刺客的样子跟他们一道回去,到时候随便找几个人假扮一下尸体就好了,既然他们武功平平,那么定然发现不了。唐五速去传达我的命令,等我们一离开,剩下的人就放火把这茶棚烧个干净,免得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被人茶出破绽来。”

     唐五朝着修远微一躬身就展开身法从窗口飞掠了出去。吕布和修远一起在二楼又等了一会儿,才去和他们汇合,很快,负责搜索二楼的刺客回来了,唐五装成刺客的一员立刻上前搭话:“下面的人我们已经处理干净了,我看这马不错,要不要给主子带回去?”

     那刺客闻言并不答话,毫无预兆的突然转过身来朝唐五攻了一招,唐五早小心戒备着,顺手就一掌将那刺客打死了,远远的又有几个黑衣人朝唐五搭话,显然原本穿着这身衣服的人很熟:“纳木,怎么样你没事吧。”

     唐五垂着头,压低声音答道:“我没事,只是……”

     朝唐五搭话的那黑衣男子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用脚尖踢了踢曹性刚刚补上去的一只羽箭,神色了然的开口:“看来青木已经遭人暗算,不过总算是完成任务把马儿抢到了,这鬼天气,真该死的冷,我们还是赶紧带着马向主子复命去吧,省的晚了又要被主子训斥。”

     唐五没想到如此顺利,忙不跌把一直夹在指尖的暗器朝吕布抛了过去。吕布伸手接了,带着修远和其他三个假扮成刺客的亲卫一起跟在唐五身后,随着领头的黑衣人一道往沙瓦的方向走了去。

     那领头的黑衣人见吕布他们落后了一大段距离,也毫不在意,径自拉着唐五的手往前走,很显然,这是这群刺客一贯的行动模式。唐五察觉到那黑衣人把自己手攥的死紧,紧到甚至有些疼痛的地步,虽然觉得奇怪,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小心忍耐着并没有开口说话,反倒是那黑衣人已经按捺不住,凑到唐五耳边说道:“纳木,这群人武功不错,又擅长使用暗器,你从小到大练功的时候就喜欢偷懒,你不知道我多担心呢,还好你没事。”说着竟一副安心的样子,把整个脑袋都搁在唐五肩上,唐五唯恐被他看出破绽来,只好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那黑衣人显然比之前被曹性他们解决的武功高出不少,很快就察觉到唐五身上的僵硬,他又讨好似的贴在唐五耳边呢喃道:“纳木别怕,等回去了,我让你用鞭子好好抽我一顿压压惊,以后千万记住了,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要随便离开我身边,我实在是不放心。”

     唐五闻言愣了好一会儿,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压着嗓子含糊的嗯了一声,那黑衣人明显松了口气,一个旋身就把唐五整个人拦腰抱起来,施展轻功开始赶路,速度之快让唐五完全来不及反应,他正惊骇的想要射出衣袖里暗器的时候,那男子却轻言细语的说了句:“出来这么久,你一定累了,趁着回去的路上小睡一会儿吧。”

     唐五衣袖中的手又缩了回去,把自己的头抵在黑衣人腰间的穴位上,闭上眼开始装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