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竹木郎马心如一
    秦酒置办的宅子是典型的江南小园林,时不时从雕花的窗棂处有阴冷的寒风吹进来,落在冰凉的竹席上,修远狠狠打了个寒颤把身上的裘袍裹得更严实了些。吕布忙不迭把他搂进自己怀里,小心捏着他手心渡了不少真气过去。修远心里一暖索性整个人都歪倒在吕布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后,修远斜眼看马超一脸尴尬,手脚僵硬,便主动开口打破了屋内的沉寂,“不知孟起对断袖龙阳之好有何见解,”

     马超原本就未经人事,生平第一次直面风月就是断袖之好,修远这一问把他弄得是面红耳赤,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起来,“孟起年少,尚不识情爱之事,军师这话问得唐突了。”

     “男子汉大丈夫,为人处事自当豪放磊落,一如侯爷和我,喜欢便是喜欢,纵然天下人皆不赞同又如何?我问你不过是就是论事,你觉得断袖好或不好,直说便是,憋在心里的事太多,迟早因执念成魔障,报仇之事亦是如此。天下人皆知侯爷勇武,我擅窥天机,你归顺西凉三年,为何从不开口恳求一二?莫不是到现在还信不过我们?以君心度我心,你以为我和侯爷能一直信你?侯爷武功不用多言,不可能被人跟踪还察觉不了。是不是你暗自通敌给人留了什么记号?”

     修远自然知道马超对江东毫无了解,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别的举动。之所以把这番诛心的荒谬说法拿出来,不过是想借着探子追过来的机会趁机敲打一下马超,以退为进而已。马超在扶风族内成名已久,即便这几年因为马腾的死沉默隐忍了许多,骨子里残存的傲气也会成为他日后武学上的阻碍,毕竟吕布和赵云比武的时候,他眼底的渴望是瞒不过修远的。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马超比任何人都想变强,却又比任何人都防备小心。这种自我矛盾的心态不难揣度。随着修远的语气转冷,马超放在身侧的手掌紧紧攥成拳头数次,又无奈的松开。终于一咬牙,跪到地上:“孟起糊涂,愿领责罚。”

     修远见状大笑:“马将军此番可明白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就是侯爷现下杀了你,恐怕放眼天下也没有多少人会为你鸣冤叫屈,就连你留在茂陵的那两个兄弟,时间长了也会对此事心存疑虑。有道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孟起觉得声名与性命之间孰重孰轻?”

     修远说完也不等马超回答,就拉着吕布一起走到宅邸外的园子里大声喊话:“小五,虫子们可清理干净了?”

     吕布这次带的人很少,却都是西凉阵营有数的高手,对付几个无名死士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是扶桑暗探的身法武功太过古怪,拖得时间才稍微长了些。小五听到修远的声音一脸喜气的从园子里的假山后面现出身形来回话:“总共有四人入侵进来,都是扶桑人的武功路数,已经全数被击毙,秦酒正在处理尸体。”

     修远点点头又把他们尽数带到屋里去,鬼面营的三个死士有些犹豫:“军师,要不要留几个人在园子里守着?”

     “江南湿气重,你们都在西凉住惯了,就是有内力护身也不习惯,天气冷的很,实在没必要在外面遭罪。小五你和秦酒去把地龙燃起来,若是还有人敢来尽数杀了就是。”

     死士们低声应了就跟着小五一道去准备地龙用的白炭,吕布偏着头把脑袋压在修远肩上在他耳边说话:“没想到就连清河这么善良的人,也要一天到晚杀人,这乱世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吕布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只不过是一句简单至极的感概,却让修远心里某根弦砰的一声断了,当即把自己冰冷的唇舌死死压到吕布温热的大脸上:“奉先,此间事了了,不管这天下如何,我们都去隐居好不好?”

     吕布黑白分明的眸子晶亮晶亮的,顺势把修远的头捞到自己怀里放好,低头用力加深了这个意外的吻。吕布口唇的温度很高,甫一碰到修远的舌头就带着磅礴的热气冲杀进去,院子里的冷风都被隔绝在吕布高大的身躯之外,只有满口的暖意争先恐后的涌进修远腹中,修远的身子一下就酥了,只好抬手揉了揉吕布的耳垂:“奉先听话,等到晚上再做这些。”

     吕布闻言倒也不恼,只是好脾气的笑了笑就抱着浑身软趴趴的修远上了楼,屋里果然已经燃起了地龙暖和多了,马超竟还是一脸悲戚的跪在地上,见修远进来,沉声道:“多谢军师指点,马超愚钝,今后必对军师唯命是从,不敢再有半点私心。”

     修远原本只是稍稍激将一下,倒没想过马超能这么快拉下一身傲气,在两三个暗卫面前放□段来。修远一面在心里暗叹贾诩的可怕,一面不动声色的走到他身边虚托了一下,还顺手把一块明黄的缎面塞进马超手里:“世上除了武功之外,玄门法术亦可轻松取人性命。之所以有扶桑暗探能找到这里,就是有人利用了我方才布下的风吹草动闻铃阵。曹操身边能人异士颇多,孟起若不嫌弃便把这块布随身带着吧。”

     马超自然是满脸感激的收下,修远和吕布重新回到竹席的正中,这次修远面上的神色倒是严肃了许多:“周瑜和孙策之所以出现在白云楼,恐怕也是想将计就计试探一下各方的反应。那白云楼的老板在江夏做了这么多年生意想来也还有些门道,秦酒明日就去给他传个消息,把马将军留在这里,我和奉先想先去和孙策见个面。也不知道周瑜是怎么个打算,如果真的要对荆州动手,也好通知贾先生来个趁火打劫,多少能占点便宜。”

     修远又细细布置了一些应变的方案下去,才一脸疲倦的拉着吕布到内间休息。吕布只是轻手轻脚的把修远搂在怀里午睡,没什么多余的动作。地龙和熏笼的热气缓缓在房间里散开,一路舟车劳顿,再加上修远身上底子虚,很快就迷迷糊糊起来,吕布歪着头把视线落在修远俊秀的侧脸上,眼底的温柔宠溺一如往昔。

     修远眯着眼细看吕布眉眼,忽然低低笑出声来,伸手盖住吕布的眼睛:“奉先,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什么都没变。”

     “正是因为我一直没变,才不知道怎样才能对你更好些,从早到晚都在谋划着怎么杀人,对你这样十世轮回的活佛而言很痛苦吧。”吕布微微皱眉,语气里溢出些许痛惜。

     “若是为了奉先,纵是要杀尽天下苍生,我亦不会痛苦。求仙问道虚无缥缈,若是有心便可得道,我又为何会遭遇九天雷劫险些魂飞魄散,是你多虑了,我之所以督促你练武不过是想在这混沌乱世多些自保的能力而已,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一己之私。”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是稍微自私些又有什么错,你看郭嘉,还不是为了和曹彰一生相守不惜把整个江东都拖进战火里,和他相比,你已经仁慈许多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郭嘉这么做也不过是想让这群雄割据的乱世少个几十年罢了,对黎民百姓而言才是真正以退为进的大智慧。如果一直这样僵持下去,天下三分,岂不是要自相屠戮数十年,白白让蛮夷外族得了休养生息的机会,郭嘉就是什么事都看得太通透,才会比我们过的都辛苦,好在曹彰是个单纯的性-子,不问也不会多想。”

     吕布笑着把厚实的手掌盖在修远脸上:“清河说什么都是对的,现在还是赶紧睡一会儿吧,别忘了你方才答应我,晚上要做什么。”

     修远耳根一红,兜头就呼了吕布一巴掌:“成天想这些没出息的事,真是蠢毙了。”吕布顺势捏住修远柔软的掌心放在嘴边吹气:“手打疼了么?我给你吹吹,还是肚子柔软,清河要打还是这儿更舒服些。”吕布说着就一脸促狭撩起衣襟下摆把修远的手按在自己肌理分明的小腹上。

     修远邪气的笑了笑,索性拧了拧吕布柔韧的腹肉,憋着嗓子说道:“凤仙儿,给爷笑个!”

     作者有话要说:说实话,这篇一直写的十分吃力,感觉就快坚持不下去了,没什么人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