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困黄沙宝玉指路
    吕布只带了五个暗卫就连夜赶往扶风茂陵,茂陵与西凉本就相距不远,吕布一路全力施展轻功,不出一个时辰就到了。

     张辽自来了茂陵便被马腾安置在城内的驿馆里休息,却连着四五日都没再见到马腾的人影。夜深人静,扶风怪异的风沙天气吵得张辽实在睡不着,就干脆到驿馆的小院里喝闷酒,他刚在院内大槐树下的石桌旁坐下,就隐隐觉得有什么人在窥视自己,张辽颇觉意外,毕竟来了扶风这么久,马腾虽然一直找乱七八糟的借口把他晾在一边,却还是好酒好饭招待着,没什么特别的举动。若说是想要对自己下手的话,这里本就是马腾地界,他又没带多少兵甲过来,别说是刺杀,就是光明正大的围杀也多的是机会。

     张辽心里暗自警惕,脸上却半点多余的表情也没有,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从腰间取出酒囊。

     “文远,你还带着这个酒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赶到的吕布,话音未落,就姿态潇洒的从院外一颗高高的榆树上跃到石桌旁。

     “侯爷,城里出了什么事,竟让你连夜赶来?”张辽初见吕布的欣喜很快被理智压下。吕布苦着脸干笑一声:“文远,你还是这么敏锐,什么事都瞒不了了。修远和贾先生决定今晚动手,除掉城内的叛军,陈宫极有可能是内鬼,所以需要你这队人从城外给他们一个出其不意。本来还想和你喝几杯再走的,可是把修远一个人留在城内,我实在是担心,细皮嫩肉的随便被兵刃刀剑刮个一两下都不得了,”

     “我来茂陵快有十天了,马腾一直避不见我,不过也没有别的什么行动,要脱身应该不是难事。”张辽没再多说,对着吕布点了点头,就径自到院内唤醒熟睡的部将去了。、

     驿馆虽然设在内城,却地势偏僻,就算他们整兵编队的动静不小,也没引起什么人注意,不出半个时辰就顺利的出了城。吕布只贴身穿了一件短褂,平日上战场的甲胄还丢在西凉城的房间里,就随意在军中找了匹马和张辽并行。

     虽说是在急行军的途中,自出了茂陵城,张辽紧绷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下来,少见的和吕布说起一同在丁奉麾下效力时候的事来:“奉先,当日郭汜来带着金珠来找你的时候,若不是你坚持让我们和高顺做你的部将,说不定当时就被董太师找个机会随意杀了。没想到世事无常,转眼间高顺和我就已经待在侯爷身边五年了。”

     见张辽突然反常的说起这些旧事,吕布明白他在茂陵这几日定然过得极不顺心,当即开口劝慰:“文远这是说哪里话,昔日在九原郡的时候,我和修远若不是你和高顺多方照拂,早就死在匈奴铁骑的乱军丛中了,父亲眼里只有母亲一人,一向都觉得我难成大器,不是你和高顺拥兵自立,西凉城早就落入旁人之手了。只可惜当时我们和修远意外失散,没有他在身边出谋划策,我们兄弟几个只好寄人篱下。

     在那种情况下,董贼派人来招降,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他又素来多疑,我只好用丁原的首级来取信于他。其实,丁原虽胸无大志,待我们兄弟几个还是极好的,至今想起这件事来,还心有戚戚,如今董卓已死,汉室衰微,你我有兔死狐悲的感慨也实属无奈,我只盼着能早点结束这乱世,也算了了修远一桩心愿,到时候我们再一同归隐山林,耕作游猎真正做一对神仙眷侣。”

     张辽不动声色的看着吕布脸上自然流露出的温柔,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把嘴边的话又苦涩的咽了回去。突然,一阵怪风掠过,黄沙平地起,张辽正要整军点将,已有部将跑到前阵来报信:“侯爷,前面方圆十里都是漫天黄沙,不辨方位,士兵们都被困在黄沙阵里,动弹不得了。”吕布足尖在马背上一点,施展轻功往前飞掠,张辽则留在原地清点兵士人数,彼此之间什么话也没多说,却默契十足。

     张辽极力远望,入眼的俱是滚滚黄沙,怪异至极。他们来扶风的路上并未遇上这般离奇的沙暴,他只得命令士兵们相互扯着衣角,停在原地休整。不多时吕布就带着几个暗卫回来了:“我刚才到前面去打探一番,发现困住我们的并不是什么沙暴,这些黄沙只有数丈高,而且无风自动,我本想强行突破出去,刚一靠近风沙边缘就意外听到外面有不小的马蹄声,只好赶紧回来和你商量。”

     张辽翻身下马,把腰间水囊里的水倒在地上,清水缓缓朝下坡处流动,并未被这遮天蔽日的黄沙卷走,而那些沙子也没有一颗落到地上的清水里,张辽自信看了一会儿,心里很快就有了计较:“我想这应该是某种法术或是神通,于吉仙师不就经常用么,难保在扶风部族就没有这样的高人在,只是目前还不明白,施展法术的人,是因为什么原因,特地针对我们。毕竟我们在茂陵城待了这么多天,如果马腾真想动手的话,只需要派人围住驿馆就好了,压根就没必要绕这么大个弯子,再我们回城的路上布下疑阵。”

     “文远的意思是,困住我们的另有其人?”

     张辽点了点头:“在西凉地界,一般的流匪不可能对我们动手,既然不是扶风人所为的话,就只可能是曹魏阵营的人动了手脚。我出城的时候,高顺还特地嘱咐要小心曹魏的人,说是连陷阵营也完全没办法接近,这次来的必是曹操心腹,保护的如此周密,恐怕在整个曹操的谋士阵营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厉害人物。”

     “你在九原的时候不也曾跟着修远的父亲学过几天易理阵法么,能看出点什么来?一直被困在这里,就算我们能出去,士兵们也没这么好的轻功能从上面脱身。”

     “这怪异的黄沙,好像是凭空出现的,把月光都遮得死死的,我内力不如你,完全看不清楚阵内的情况,只能勉强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至于马蹄声,更是半点也没听到,”张辽摇了摇头,焦躁的在原地来回踏步。

     正当吕布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修远挂在吕布腰间的凝魂玉突然散出微弱的绿光来,绿光虽然微弱,却恰好穿透了黄沙,隐隐指出一个方位来,张辽很快就发现了这道绿光,忙不迭开口发问:“奉先,你腰上挂的这是什么玉?为何在异阵中也能发光?”

     经张辽这么一提醒,吕布也注意点腰间的萤光,小心的把凝魂玉取下来细细辨认了好一会儿:“这应该是修远随身带的那块玉佩,就连睡觉的时候,他也把这个系在手腕上,说不定是什么法宝?”

     张辽顺着凝魂玉发出的绿光往前走了一段,风沙真的减弱了不少,顿时反应过来:“奉先,既然你刚才还听到不远处有马蹄声,为什么这个诡异的黄沙阵不会伤到曹魏的兵丁呢?应该是因为某种步法,奉先你眼力好,快带着玉佩在前面带路,我和士兵们跟在你后面随时戒备,我想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摆脱这个怪阵。”

     吕布觉察到掌心的玉佩隐隐传来的暖意,心情变得十分复杂起来。他一会儿因为修远能未卜先知而欣喜,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只是出来传个话,这么点小事还要修远操心十分沮丧,而种种诸般情绪,最终都化为浓烈的思念,哪怕和修远分开才只有几个时辰,吕布想要见到他的心情却比任何时候还要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