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欧晨被狠狠一推,脚下趔趄,靠到墙边才算站稳了。半垂着的眼眸,在走廊灯光的映射下有些阴影,肩膀突然开始不停耸动,看不出是在哭还是在笑。

         原本正准备发火的舒心看到欧晨这个模样,刚才的气恼也先压了下去,有些紧张又关切地低声询问:“欧晨,你怎么了?没事吧?”见欧晨依旧维持原样,肩膀耸动的频率却在加快,也不知是不是刚才推她太用力了,弄伤了。

         “欧晨?”舒心又试探性地叫了一句,低下头凑过去想看个究竟,没想到刚跨上前两步,就被欧晨紧紧搂在怀里。

         “你疯了?!”舒心被抱得无法动弹,脸正好靠在欧晨的肩膀上,声音变得有些瓮声瓮气的,细软无力的质问传到欧晨耳朵里,又勾起几分情潮澎湃。

         “我是疯了,舒心,我真的疯了,我快要被你逼疯了。”欧晨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有些涩然,语气也是出人意料的低沉。

         舒心自然是从中听出了欧晨的情绪已经跌落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心里有那么一瞬的刺痛,总觉得欧晨这个样子,让她看着都觉得难受。想要反驳训斥的话默默地咽了下去,原本推搡在两人之间的手,环绕过欧晨的肩膀,直接就搭在她的后颈上。这样一来,两人之间原来的距离又缩小了下。

         相互拥着过了一会儿,谁也没再说话,安安静静的,直到舒心觉得欧晨的情绪开始缓和下来,才稍微用力,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开了些。欧晨眼里满是眷恋,还带着深深的温柔,夹杂着些许的害羞还有一点让人看不明白的情绪,舒心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幸好在夜里,不算太过明显。

         脸颊上和耳朵处开始微微发烫,为了避免让欧晨看到,舒心连忙退开几步,侧过身子,站在门边,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将垂落的头发顺势勾到耳后,语气刻意平静地说:“进去再说吧。”

         欧晨很难得见到舒心这么小女人的娇羞样子,看得呆呆的,听了舒心的话,双脚毫不犹豫地迈开,直到关上门,舒心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怎么就这么让她进来了!

         眼下也不好意思开口让欧晨马上离开,舒心只好招呼她坐下,自己跑到厨房去给她倒水,顺便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原本是洗杯子的水池,舒心也不顾那么多了,捧了一把水就往脸色喷,可是脸上得火热依旧未能完全消退。

         “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个样子。”舒心摸着自己的脸,惊呼不可思议。虽然被欧晨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发懵,可是不至于过了这么久,还是无法恢复正常吧。

         “舒心,你没事吧?”见舒心说去倒水,却在厨房逗留很久,刚才还听到了水声,现在水声也停止很久了,但舒心依旧没有出来。欧晨趴在沙发靠背上伸长了脖子往厨房里望,只看到舒心的一个背影,见她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这才开口叫了她。

         “喝吧。”舒心稳定了下心神,强装镇定回到客厅,面无表情地放下一杯水,坐到离欧晨最远的一个单人沙发上。

         “这么晚来找我有事吗?”欧晨见舒心的动作后,眼里浮上一片黯然,也不知开口能说什么,两人只剩下沉默。最后还是舒心无法忍受这诡异的气氛,假装轻松地先开口。

         “今天我在你楼下遇到了一个人。”欧晨抬眼看了舒心许久,像是下定了决心,可当她刚开了个头,舒心的脸色便陡然变了。

         “她的名字叫ye。”欧晨缓缓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舒心的嘴唇已被她自己咬得死死的,已经开始泛白,若是再不松开,恐怕很快就要见血了。

         “你跟我提这件事做什么?”舒心很不自然地去捋额前的发,这是她安抚自己情绪时的习惯性小动作。可是刚才洗脸时,头发已经很服帖地整理过了,此刻她的这一举动,摸到的不过是自己光洁的额头。

         欧晨一直盯着舒心,仔细看着她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眼里的情绪越来越复杂。刚才舒心下意识地这句话,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抗拒、恼怒,还有一丝的抗拒?又或者是心慌?欧晨很想让自己也变得麻木一些,这样,她就可以不必去深究舒心的反应到底意味着什么。

         可是这一切都太过明显,平时一直是优雅冷静的舒老师,即便被自己拥吻突袭后,仍能保持仪态地甩自己一巴掌,之后又泰然自若地请自己离开。就算是下了逐客令,那气度,也依旧是处变不惊的,反倒是弄得自己有些狼狈尴尬,匆匆忙忙地离开,也不敢再做太多纠缠。

         可是现在呢?仅仅是提起了一个名字,就是一个名字而已!舒心就像是丢了魂魄一般,举手投足之间甚至显出了几分笨拙与不协调,如果此时她站着,不知道会不会突然间跌坐下来。欧晨内心的嫉妒蹭的一下冒了出来,加上今天ye有意无意地挑衅之语,更是再这把火上狠狠地浇了一桶油。

         “舒心,ye跟我说了很多话,说了很多,你们以前的事。”欧晨的语调变得很慢,一字一顿说得十分清晰,她双眼一直看着舒心,可是舒心用手撑着额头,始终不曾抬起眼来看过她。

         “说我们的事?”果然,舒心的身子一顿,完全僵住,眉头皱了起来,却被手挡住,欧晨看不见,缺不代表她想象不出。舒心那紧绷住的嘴角,沉郁下去的脸色,无一不在证实,ye的话,是真的。

         是真的!ye的确就是舒心放不下的那个人,ye就是那个轻易让舒心方寸大乱的人,ye也是那个可以轻松将舒心揽在怀里的人。欧晨的头突然痛了起来,大脑有一个地方瞬间开始麻木,像是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联想,她不愿意去回忆ye说的那些话,包括她和舒心甜蜜的过往。

         那些片段,细节,过往,在ye的嘴里说出,变得真实细腻无比,仿佛旧片电影,一幕一幕不曾被遗漏。欧晨不愿意去回忆当时自己的心情,虽然任何的人都会有过往,包括她自己,她自己也曾拥有过一个深爱的人,有过一段以为会走到生命尽头的爱情。但是,道理都懂,到了眼前,却无法奏效。她就是嫉妒了,不乐意了,她要让ye彻底从舒心的生活里消失,要让她再也无法扰乱舒心的内心。

         “欧晨,你没事吧?你怎么了?”一直陷在回忆里的舒心,许久不见欧晨接下去的动作,有些疑惑地抬头,谁知道就看见欧晨像是极度痛苦地在隐忍着什么。

         这下她也顾不得刚才的伤心和尴尬了,连忙坐到欧晨身边,轻轻扶住她的肩膀,生怕吓到欧晨。平时只要她一靠近,欧晨就会情意绵绵地望着她,甚至有些小小的紧张和局促,现在是一点都没有。欧晨像是完全没有感知到身边坐了个人,更没有听到舒心刚才的话,只顾着一个人在挣扎。脸色的表情变幻十分快,可是舒心知道她一定是很难受的,因为她的眼泪,渐渐累积到了无法再控制的地步。

         “欧晨,你?!”泪流满面,也不过是一分多钟的事,忍了好久,终究没有战胜心里的那份脆弱,欧晨抬起眼时,一片朦胧遮住了原本的深情。

         “舒心,忘记她,忘记过去。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欧晨像个孩子,一片赤诚地望着舒心,就算此刻很是狼狈,就算刚才自己才被嫉妒很很折磨。可是今晚,她到这里来,最想说的就是这句话。

         ye的话,每一句都刺激着她的大脑,可是嫉妒不是唯一反应。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舒心的痛苦。她眉宇间不经意地落寞和寂寥,还有她对感情永远保持着一份戒备和疏离,竟然是因为她曾经那样为爱痴狂过。

         不可以再让ye去伤害舒心了,皓皓姐曾经对她说过,舒心不是在留恋过去,她只是没有勇气完全接受未来。如今ye蠢蠢欲动,她欧晨也不能再坐以待毙,守在离她三步开外的地方,眼睁睁看舒心难过受苦。

         那些ye曾给她的伤害,就让她去替她遗忘,那些曾经的甜蜜,她相信,今后的她们一定会拥有更多。所以,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舒心完全没预料到欧晨竟然在崩溃流泪后说出这么一句不找边际的话,看来这孩子还是没放弃对自己的执念。心里多少有些感动,眼底也有了温柔,可是她的回答却始终没有从她微微翕动的唇里发出,欧晨一直在等,满怀希冀地等着她说出那个字。

         最简单的一个好字,欧晨等不到,终于破涕为笑,也只不过是明白了舒心所谓的答案。或许真的是逼得太急了,ye的出现让她心里有些着急,生怕自己再不行动,讨一个明确的答案,会被ye抢了去。

         “我知道了。其实,是我太心急了,我不该逼你的。对不起,舒心。”欧晨惶然地站了起来,手反复摩擦着裤边,眼神也有些闪躲,并不像刚才那样深情凝望舒心。

         “时间很晚了,我,我先回去了。”欧晨也不管舒心什么反应,径直就要往门口走,刚要迈步,发现手腕被人握住。

         低下头,不解地看着扣在自己手腕处的青葱玉指,因为用力而开始泛白,却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舒心,我要走了。”欧晨轻轻说了一句,见舒心依旧不松手,只好用另一只小心翼翼地去挣脱。

         “欧晨,很抱歉我没办法立刻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们先试着date,好吗?”舒心的声音很低,细微得在这样安静地夜里,仍要仔细听才能挺清楚。可是欧晨确信自己听见了,而且一字不差地听到了。

         双眼睁大,几乎快要晕厥,欧晨有些不知所措,这句话来得太突然,信息量有点大,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