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闺蜜害我出车祸
    鼻尖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身体的无力和胸腔内不顺畅的呼吸使叶子清的大脑隐隐有些钝痛。

     叶子清试图睁开眼睛想辨明自己身处的地方。可沉重的眼皮却不受她的控制,任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动弹半分。

     挣扎半天,耗尽了身上仅剩的那一点点力气,叶子清的意识也在一点一点的涣散,最终昏睡了过去。

     “清清,醒醒,起来把退烧药喝了再睡。”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叶子清耳边响起,似乎还有人正在拍打她的脸颊。

     叶子清慢慢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却让她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

     叶子清眯着眼哑着嗓子问道:“…你是谁?”

     “我是你妈啊!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女人被叶子清的话吓到了,说着便伸手摸上叶子清的额头。

     见叶子清一副呆呆地模样,那妇女又拉住她的胳膊不停念叨着:“完了完了、赶紧跟我去医院看看。”

     叶子清勉强适应了周围的亮度,抬起眼皮看向拽着自己手腕的人。

     果真是自己的亲妈。

     看着急吼吼地要拉自己起床的叶妈妈,叶子清突然觉得好笑,同时也对叶妈妈的突然出现产生了疑问:“妈?……你,你怎么在这?”

     按理说,老妈不是应该在a省老家吗?

     “清清啊,你不会烧傻了吧?…你看看,这是几?”叶妈妈伸出食指和中指在叶子清的面前晃了晃。

     “二。”叶子清回答着,眼睛盯着叶妈妈的手,怔了怔神。

     她妈妈的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纤细了?上个月放假回去的时候,她老人家还在悲天悯人的说着什么身材一去不复返,女入中年就增肥么,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瘦了?

     她揉了揉眼睛,移开视线,转头看向窗子边上的书桌,上面摆放的不是自己新买的笔记本电脑,而是一摞码的高高的高中教辅资料。

     叶子清:教辅资料???还是高一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的上高中的书不是早就在高中毕业那年被各种不认识的学弟学妹瓜分了么?

     最重要的是,她的电脑呢?!

     不对。这不是重点。

     “清清,清清,你发什么呆啊?你不会真把脑子烧坏了吧?”

     听见叶妈妈慌乱的声音,叶子清从凌乱中清醒了过来。她抬头看向忽然消了不少皱纹的叶妈妈,下意识的安慰道:“妈,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休息一会儿就能恢复了。”

     “你昨天晚上就是这样说的,结果到今早我和你爸才发现你发烧了,你让我怎么说你呢!”叶妈妈伸手戳戳叶子清的脸蛋数落着,语气里满是担忧和无奈。

     叶子清觉得自己脑袋像是一团浆糊,很乱很乱,只好随便搪塞说:“我以为自己没什么问题的。”

     “还没什么问题,体温都快到四十度了。你都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注意点…”

     眼见叶妈妈又要开始滔滔不绝的唠叨自己,叶子清太阳穴就开始突突的直跳。

     她现在很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思考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子清摇摇头,伸手横在面前打断了叶妈妈的话,说:“妈~,我现在头有点疼,我想休息一会儿。”

     叶妈妈见状也不再啰嗦了,皱着眉亲自督促着叶子清,看着她喝完退烧药盖好被子安安稳稳的躺好,才端着水杯起身准备离开。

     叶妈妈走到房门口似乎是放心不下,又转身折回到床前叮嘱道:“要是感觉到哪里不舒服一定不要闷着不说着,吱一声,我带你去你爸工作的那家医院看看。”

     “恩。”叶子清窝在被子里,乖乖的点了点头。

     看着房门关上,叶子清闭着眼想了一会儿,随即便掀了被子,下床开始在房间里寻找解开自己疑惑的线索。

     径直走到书桌前,拿起被书遮住的台式日历,仔细翻看。

     略过满是叉叉的前几页,叶子清的视线停顿在还未划去日期上。

     2010年8月31号。

     看着日历上面用大红圈圈起来的数字,以及旁边用黑体小字注明的“元立高中报道日”——9月1日,叶子清简直一脸蒙逼。

     叶子清: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昨天她还和大学同学一起吃毕业散伙饭来着,为什么她睡一觉就回到了八年前?

     关键是,她明天居然要去上高中了!!!

     叶子清颓然的跌坐到椅子上,推开面前书桌上的书本,头枕着胳膊趴在桌子上。边放空边想着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半晌,叶子清忽然坐直了身子。

     不对,这中间还有别事儿!

     昨天晚上,一开始她确实是和同学一起吃饭来着,当时路思瑶那个不靠谱的家伙说什么毕业失恋要借酒消愁还强硬的灌了自己半瓶白酒。

     叶子清觉得自己特别冤。失恋的又不是她,为什么酒要她喝?!而且,最关键的是:路思瑶她还只是暗恋。

     叶子清想,如果不是看在同宿舍四年情谊的面子上,那酒打死她也不会喝一滴。

     回想到那五十二度白酒的味道,叶子清下意识的揉了揉肚子,摇了摇头接着继续疏理着思绪。

     喝完酒吃完饭之后呢,她又去做了什么事了?

     有点喝断片的叶子清努力思索着。

     她记得,席间敬酒时教授跟她说可以推荐她进入学校附属医院实习。

     晓衍师姐好像还发了一条消息给她,说是拿小说影视改编的版权费,要请她吃毕业饭。

     再往后……

     ——“子清,我喜欢你。”

     一句告白突兀的出现在叶子清的脑海里。

     叶子清怔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单手遮盖在眼上,脸上浮出一抹苦笑。

     是了,自己是被别人的告白吓到,不小心闯了红灯出车祸了然后一醒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现在这一切是死后的幻觉还是她在做梦又或者说是像小说里写的那样——重生了

     叶子清直着脊背,表情有些僵硬,搭在脸上不断颤抖的手指却出卖了她的心情。

     要冷静。叶子清这么告诫自己。

     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收拢握成拳头,没有仔细打理得指甲尖锐的刺进手心,些微的疼痛提醒着她,眼前这一切不像是幻觉。

     自己是真的回到了八年前吗?

     叶子清想着,心里有些迷茫。

     她环顾四周,“旧”衣柜、“旧”书桌、台灯、玩偶,书包,衣服、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以前”的东西。

     熟悉又有些陌生。

     包括她的身体。

     如果真的只是一场幻觉,那眼前这些未免也太过真实了吧;可若这一切是真实的……

     叶子清觉得,她的世界观,可能要重塑了。

     唯物无神论?她现在内心满屏都是呵呵呵。

     不知道是不是喝水喝多了,已经在书桌前发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叶子清,有了生理反应。

     走到卫生间方便后,打开水笼头洗了洗手顺带着把脸,叶子清抬头别扭的打量起镜子里的少女。

     齐肩的短发现在虽然还没有经过各类发剂的护理,倒也黑的细致。脸蛋巴掌大,五官清秀精致,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清新感,只不过白皙的脸上没什么血色,看上去有些病态。

     叶子清拂了拂额前几缕被水润湿的碎发,目光幽幽的盯着镜子。

     果然是十五岁啊。

     而且满脸都是胶原蛋白。

     她如此评价着。

     弯下腰伸手又掬起一捧水敷在脸上,叶子清觉得脸上凉凉的,心里也有点凉凉的。

     ***

     叶子清有个闺蜜,名字叫苏藜。

     两个人是属于从小玩到大的那种好朋友。

     和性子冷冷地叶子清不同,苏藜这妮子特活泼好动,并且打小就惹祸不断。

     比如上幼儿园,叶子清在安安静静看故事书时,苏藜学会了扒小男孩裤子;

     又比如上小学,叶子清不断蝉联三好学生时,苏藜苦逼的在另一所小学和班主任大叔奋斗;

     后来上初中,叶子清和苏藜读了同一所学校,两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最后一个成了学霸,一个却成了学渣,。

     再后来上了高中,叶子清考上了重点高中,苏藜他爸花了钱让苏藜进了学校普通班;

     学霸仍是学霸,学渣却开始不想继续学渣下去。

     不知道吃了什么猛药的苏藜,成绩一直在蹭蹭的往上跳。就这样,高考后,她们考上了同一所医科大学。

     从这时起,两个人的友情才开始发生质变。

     青春期是寂寞空虚冷的代名词。因为中二,所以觉得在这世上只有自己才能理解自己。

     上大学的时候,叶子清和苏藜并没有住同一栋宿舍楼,但是苏藜每天都会在七点准时出现在叶子清宿舍,给叶子清带早餐或者拉着叶子清一起晨练,然后一起上课或者一起去图书馆。

     四年来风雨无阻的陪伴以及同熬过中二病的病患友情,苏藜同学成功的让叶子清把对她的标签从[儿时玩伴]置换成[可以交心的闺蜜]。

     这其中的艰辛只有苏藜自己才能体会。

     认识叶子清和在叶子清这儿碰过壁的人都知道——这丫就是个性冷淡。

     额,别误会,是[个性冷淡]。

     叶子清的性子天生薄凉。她从来都不缺关心,总有人上赶着往她身边凑。但是却很少有人真正入了她的眼和心。

     按苏藜的话说,叶子清就是那高岭上的一枝花,需要花十几年才温暖能她身上刺骨的寒霜。至于叶子清那颗比石头还硬的心……苏藜只想说呵呵……

     作为闺蜜,她们关系很好,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秘密,甚至好到心有灵犀:苏藜能通过叶子清的眼神判断出叶子清下一句话会说什么;叶子清看苏藜一个动作就知晓苏藜想要什么。

     所以,苏藜对于叶子清来说,是特殊的。

     叶子清还曾想过,如果有一天她嫁人生子,她就会让孩子认苏藜为干妈。

     可就是这个闺蜜,有一天对方居然跟你告白说喜欢你。

     叶子清顿时就接受无能了。

     在叶子清喝断片的记忆里,她记得苏藜强吻了她。她当时就给了对方一个耳光然后转身跑了。

     叶子清为什么要跑?答案是她被苏藜的行为给吓到了。

     好吧,这其实是个借口。

     关于苏藜喜欢她这件事,她是有猜到一点点。

     临近毕业那段时间,苏藜对叶子清的试探越来越频繁。

     面对苏藜暗示,叶子清自欺欺人的无视了。她心里想着,只要苏藜不说,那她们就还是好朋友。

     但是苏藜最后还是说出口了。

     很久以前(大概就几个月吧)就开始着手做着面对这一天的准备的叶子清,按照之前的解决方案里的设定,“落荒而逃”了。

     她不觉得女生和女生之间的感情能够长久,她甚至觉得这种感情很荒谬。但是私心里,她却并不想失去这个从儿时起就陪伴在她身边的好朋友。

     她虽薄凉,却也重情。

     叶子清想和苏藜做一辈子的闺蜜。

     所以她并没有跟苏藜撕破脸皮,划清界限。

     老一辈都说时间和距离可以治疗一切。叶子清认为,只要给苏藜一些时间和距离,她们的关系就会恢复成原样。

     但是叶子清不知道是,任何事情,只要沾染上了感情,就总会出纰漏。

     就算你做了一千种解决方案,到真正发生的时候,也会出现你没有预想到的第一千零一个意外。

     所以后来她就被路过的车子撞了。

     原因是,苏藜跟她告白的时候她俩刚好正在等红绿灯。

     兢兢业业执行着闺蜜特殊感情处理方案并且还是醉酒状态的叶子清就犯了人生中的第二个错误——闯红灯。

     如果要叶子清回答她人生中第一个错误是什么,她绝对会回答说是:认识苏藜。

     她诚心实意把苏藜当闺蜜,没想到苏藜最后居然要泡她。

     所谓遇人不淑,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