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叶子清觉得苏藜对张晓衍的态度有点怪怪的。然后很快的,她便发觉这不是她的错觉。

     按照来之前说好的,这次旅行不光是要爬山,她们还要趁着第一天的空闲时间,去把周围的两个古镇游览一遍。

     原本孟菲是计划着,第一晚要带莫依依她们去她前两次过来爬山时居住的酒店的。和张晓衍碰面之后,孟菲知道张晓衍住的地方房间环境不比她选择的地方差而且价格还低了不少之后,立马就默默地在心里划掉了原来的选择。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去张晓衍住宿的宾馆。

     反正她们明天是要一起爬山的,住在一起倒省了出发时再集合的麻烦。

     叶子清见大家都决定好了,就准备去车站外面找辆能载她们五个人的面包车。

     她刚往远处走了没几步,苏藜就跑过来跟了上来。

     “子清你是要去找车吗?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啊。”

     叶子清愣了愣,有些疑惑:“我刚刚打过招呼了啊,大家商量在哪里住的时候我不是还特意向张学姐问了,去宾馆要坐那个方向的车么。”

     苏藜向后方莫依依三人的方向瞥了一眼:“那我陪你一起去。”

     叶子清觉得找车子这件事她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便顿住脚步停了下来对苏藜说:“你留在这里和莫依依她们一起等我吧,只是去叫辆车过来而已,用不着那么多人的。”

     苏藜挽住叶子清的胳膊,仍旧坚持:“我要跟你一起。”

     叶子清看着苏藜。

     “两个人也不算多啊。”

     叶子清一时被这话堵的语塞。她想了想,和苏藜一起去也没什么,于是点头:“好吧,那我们去跟孟菲她们再说一声吧,有可能她们也跟你一样没注意到我之前说要去找车过来的事。”

     这么说完,她便转过身朝孟菲三人走了过去。

     苏藜留在原地看着叶子清的背影,心里郁闷无比。

     这也就是说一两句话的事情,张晓衍听完犹疑地说道:“那个,我觉得把车子叫过来太麻烦司机了……”

     大约是出于重视和礼貌,张晓衍开口说话时候叶子清和孟菲莫依依都认真地把目光放到她的脸上,但又因为此时张晓衍还很腼腆,她说着说着语气便弱了下来,脸颊上更是一片绯红。

     叶子清察言观色,知道她这是害羞了,于是主动接过张晓衍的话,提议道:“那要不大家就一起去吧,反正走路过去也没有多远。”

     叶子清这话刚好说出了张晓衍心中所想,她甚为明显点了几下头。莫依依和孟菲大概一想也确实是挺麻烦的,便双双附和了下来。

     路上。

     苏藜在身旁跟着的几人身上来回看了看,忍不住拉过叶子清拖慢了几拍步伐,稍微离莫依依三人远了一点点才出声小声问道:“你刚才不是跟我说用不着很多人吗,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叶子清回答的很坦诚:“张学姐觉得把车子叫过来太麻烦了,所以我就提议说大家一起去打车。”

     苏藜望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张晓衍,挽着叶子清胳膊的手加深了一些力气:“你这么喜欢她啊。”

     叶子清认真的走着路,现在刚好又有几班车到站了人流有点多,因此她不得不分心去注意前面几人,以免跟丢了。

     她没太深究苏藜这句问话里的意思,很自然的回答道:“张学姐这样类型的人大概很少有人会讨厌吧。”

     她这么说着忽然又想到了一开始刚见到张晓衍时那种出乎意料的反差,不禁笑了起来,说:“你不觉得张学姐很可爱吗?——明明都害羞到不行了,她却还要若无其事地保持着很稳重的样子,你说张学姐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害羞的时候会脸红的很明显啊。”

     苏藜抿着嘴鼓了鼓脸,她看着叶子清弯起的眉眼,心里挣扎了一下,最后只说道:“…是挺可爱的。”

     叶子清见苏藜神色有异,便疑惑起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她偏了下偏头,微眯起眼睛将目光聚集到前方某一点,一边回想着苏藜一路上的举动一边分析道:“从市里搭车的时候感觉就你有点奇怪,难道又是因为睡觉没睡好感冒了?”

     自己状态不好被叶子清注意到了,苏藜第一反应还是很开心的,最起码说明叶子清一直在关注她关心她。不过她没想到叶子清会以为她是生病了。

     她想直接回答说不是,但是她却没办法说出影响她的真正原因。

     苏藜心虚的低着头,蹙眉想了一会儿,支吾道:“应该…不是感冒吧,也有可能是…因为晕车的原因。”

     叶子清停了下来,她虽然不太擅长观察别人的情绪,但这时候却也发现了苏藜的不对劲。

     或者说,是从在听到张晓衍要跟她们一起同行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

     虽然她一直都不了解苏藜的内心想法,不过怎么说她们也是相处了十多年的伙伴了,对方的一些习惯性小动作她还是知道的。

     就像苏藜知道她撒谎时会下意识摸一下鼻尖一样,她也知道,苏藜不说实话时会闪避开视线。

     叶子清是不相信苏藜给的解释的,她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苏藜会这样奇怪的原因——

     莫非是因为张晓衍的缘故?

     叶子清转头看了看走在前面离她们越来越远,并且看起来交谈甚欢的莫依依几人,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不是,介意张学姐跟我们一起玩啊?”

     苏藜惊讶的看着叶子清,说:“你怎么……为什么会这么想?”

     她确实是介意的,但是她却不能够宣之于口,因为她介意的源头来自于嫉妒——她排斥叶子清喜欢张晓衍这件事。

     虽然叶子清所说的喜欢只是普通含义。

     叶子清不知道苏藜心里想的那些想法。当然她一时间也不可能联想到这方面,在她眼里十几岁的苏藜现在还只是个小孩子。更何况按照历史,以后的苏藜和张晓衍相处的可是非常融洽的,甚至有时候苏藜会跑到她这里来问张晓衍的行踪。

     叶子清记得苏藜有好几次想要约张晓衍一起去影院看电影,但不走运的是,几乎每次都因为张晓衍有别的安排没时间而不得不拉着她去。

     于是她理所当然的按照她的理解,替苏藜找了理由:“也不是那种介意……唔,我说,你该不会是认生了吧。”

     这么一想,之前苏藜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举动就都合理了起来。尽管苏藜平时看起来很会和别人打交道,但是苏藜其实是不大喜欢接触不认识的人的。

     苏藜撇过脸暗暗翻白眼,嘴上反驳道:“才不是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叶子清很知趣的没有和苏藜抬杠,她走到苏藜身后推着苏藜肩膀往前走:“是是,你不是小孩子了。既然苏藜同学不是怕生,那就试着多和张学姐交流一下吧,你会发现她是个很好的人。”

     苏藜努努嘴,面上表露出不以为意神情:“哼,说的好像你有多了解她一样。”

     叶子清对苏藜的话不置可否,她无声笑了笑,手上又加了些力气,说:“快走吧,不然我们就跟不上莫依依她们了。”

     ***

     然而很多事情的发展人都是难以预料的。比方说现在这种情况,叶子清等人就没预想到。

     听到前台接待说只剩下一间标准双人房之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几个人,只好面面相觑的互看着。

     而张晓衍不知怎地脸颊又红了起来,没一会儿连耳朵根都红透了。

     她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垂在身侧的双手这时绞在了一起:“对不起,昨天我来的时候还有不少空房呢,但是没想到今天就只剩下一间了……”

     叶子清是反应最快的,不等张晓衍把自责的话说完,她便开口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房间满不满员又不是你能控制的,再说学姐你也是出于好意,为了帮我们省钱才带我们来的。”

     张晓衍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莫依依便笑嘻嘻的凑到她旁边挽住了她的胳膊:“哎呀,都说了没事了,不就是个双人间嘛,我跟孟菲挤一张床,苏藜和子清睡另一张,反正大家在学校都一起睡过了,对吧?”

     莫依依说着,一边伸腿碰了碰孟菲的鞋后跟。孟菲心领神会,立即便跑到前台接待那里去交钱拿房卡。

     这样一来事情就成了定局了,张晓衍看了看孟菲手中的房卡又看了看几人脸上的神色,最后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事也是因为我事先没弄清楚情况导致的,这样,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吧。你们别拒绝,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

     张晓衍这话说的十分坚决,莫依依跟孟菲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都是软性子,自然没办法开口婉拒,但是就这么让张晓衍破费请客,她们又觉得很是不好意思,只好把目光投向叶子清跟苏藜,希望她们能拿个主意。

     叶子清看着张晓衍,心里暗自感叹:果然人骨子里的性格是没办法改变的。

     哪怕现在张晓衍已经脸红到不行了,她也还是习惯于逞强去承担一些本不属于她的责任。

     不想让大家继续在房间的问题上纠结,叶子清干脆领头应承了下来:“那就麻烦张学姐了。”

     张晓衍舒了一口气,她冲叶子清笑了笑,转头对剩下还在犹豫的三人说:“好了,就这样说定了,中午我请客。”

     许是想早点揭过这件事,张晓衍说着,又伸手指了指莫依依背后背着的旅行包问道:“对了,你们要不要先去房间整理行李?”

     莫依依早就想扔开背包躺下来放松一会儿了,见张晓衍提起这茬,立马嚷了起来:“孟菲爱菲,快带我们去房间,你包里装的东西也太多了。”

     孟菲被莫依依拉着,没来得及再跟张晓衍说些什么,就被拖走了。

     可能是过来的路上已经见识过了莫依依的热情,现在看到莫依依欢脱的样子,张晓衍并没有多吃惊,她尴尬的状态倒因为这两人的逗乐而放下来许多。

     叶子清冲张晓衍耸了耸肩:“估计接下来两天你会看到更多这样的情况,你到时候就会发现,你的读者其实一点也不像网上那样,是个安静可爱的小天使。”

     张晓衍微笑回道:“但是你挺安静成熟的啊。”

     叶子清差点忘记了自己也是读者这个设定,顿时脸上一热,眼神飘忽了起来:“啊,这个……学姐我们还是先去找房间吧。”

     她说完下意识地偏头往旁边看了苏藜一眼。

     苏藜刚才一直没吭声,盯着前台柜台上摆着的一尊貔貅望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是感觉到叶子清在看她,便收回目光,说了一句:“子清,下午你要当我的摄影师专门给我拍照。”

     叶子清看向原先苏藜瞧着的那只貔貅,笑了:“你不会是想跟这个东西比漂亮吧?”

     苏藜白了叶子清一眼,没好气道:“怎么可能!”

     她转身走到张晓衍身边,很自然拉住张晓衍的手腕:“学姐我们走,不要理这个家伙了。她平时……”

     叶子清跟在后面,瞧着开始与张晓衍热情攀谈的苏藜,有点摸不着头脑。

     ——之前不是还闷闷不乐地介意了半天,怎么现在突然就主动勾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