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第二天一早,叶子清是被苏藜叫醒的。

     看到苏藜眼底分明可见的青色,叶子清不禁担忧起来:“你昨晚没睡好么?是不是觉得床铺太挤了?”

     苏藜目光闪躲:“没有啊,我睡的挺好的。”

     她这话自然是在撒谎。

     按照小说里描写的,一般像这种同眠共枕的情况,是一定会发生偷亲的剧情。所以昨晚她在纠结着,想着要不要偷偷亲一下叶子清。

     一直到到凌晨两点多钟,她心里那个冲动着想要做出犯规行为的小人还是被理智和怯懦给打压下去了。

     偷亲这种事情……万一要是被叶子清发现了,那她就完蛋了。

     叶子清盯着突然就低头脸红起来的苏藜,不知所以地看了一会儿。

     苏藜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已经明显到不能再明显了,她对她说不是没睡好,可能是怕自己会认为是占了太多床铺挤到她了才导致没睡好从而自责担心吧。

     反应过来后,叶子清就默默地把她已经拿出来正准备递给苏藜照的小镜子塞到了枕头下面。

     小孩子脸皮薄,对方又这么为她着想,所以她还是不要揭穿这个谎话了。

     叶子清撑了个懒腰叉开话题道:“我们快起床吧,一会儿好早点去教室,多挤点时间复习几个容易记错的英语语法吧,上午就要考英语了。”

     说着便翻身下床,拿出昨晚收叠好的校服放到床边,扯着衣领开始解睡衣的扣子。

     叶子清脱掉上衣后,坐在床上苏藜还是低着头没有动作,她开口提醒道:“你等下还要回寝室洗漱吧,再不起床时间就来不及了。”

     “啊?好的,我这就起……床。”苏藜从昨晚失眠事件的后悔和纠结中回过神来,但她抬起头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她愣愣的看着叶子清光洁无暇的后背,顺着纤细的腰肢往上便是突立而出的肩胛骨。不知为何,她莫名觉得那两片肩胛骨像呼之欲出的翅膀,让人不禁想要牢牢抓住,不让它飞走。

     叶子清把套头的校服衬衫穿好后,看见苏藜正呆愣着直直地盯着她看,一副睡蒙了还没清醒过来的样子,便忍不住伸手轻拍了下她的额头:“喂喂,回神了!在发什么呆呢?”

     额头上轻微的痛感令苏藜的意识回归到现实中来。她想到刚刚看到的场面,脸颊须臾之间就浮起一片绯红,连耳朵根都变得灼热了。

     她捂住额头磕磕绊绊道:“我、我这就回寝室去。”

     叶子清看着苏藜红着脸急急忙忙的下了床,连拖鞋穿反了都没意识到就跑出了门。

     她低头抬起手看了看,又试着用刚刚打苏藜的力度拍了自己一下。

     这个……不是很痛啊。

     那为什么苏藜的反应会这么大?

     叶子清这么想着,脑子里同时在思索着等会儿要不要去跟苏藜道一下歉。毕竟苏藜刚才那样子看起来怎么都像是被打的很疼一样,脸色都变了。

     一起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莫依依突然凑到苏藜身边问道:“苏藜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啊?”

     叶子清看了看走在她身侧的苏藜,对方脸上确实还带着从起床起就未退消下去的潮红。

     她伸出手用手背探了探苏藜额头的温度,然后开口道:“是着凉发热了么?难怪早上你总是在走神,无精打采的。恩,等下吃完饭你跟我医务室一趟,去量一下/体温。”

     苏藜偏过头想躲开叶子清的触碰,远离之后心里却又后悔起来。于是她握住了叶子清的手腕,一边装作很是坦然地牵着,一边为了掩饰这个举动,又勾住莫依依的胳膊,弯起眉眼笑道:“没事啦,你们不要动不动就想到是发烧、不舒服好么。我不是纸片人,身体健康的很,没那么容易生病的。”

     虽然苏藜是这么说的,但却并没有改变叶子清要带她去医务室的决定。吃完饭后,她跟莫依依两人打了声招呼,就拉着苏藜去了校医室。

     苏藜见叶子清把文具交给了莫依依,也跟着把自己的东西递了过去,让莫依依帮忙一同带到她们班上去。反正她跟叶子清是一个考场,到时候让叶子清拿着就行了。

     也不知是叶子清医术太好还是她太乌鸦嘴了,苏藜竟真的是发低烧了。

     从医务室里走出来,苏藜哭笑不得的瞧着手上的退烧药跟感冒药,心里有些复杂。

     所以,做坏事果然是会受到惩罚的么。

     叶子清可不知道苏藜心里的那些玩玩绕绕,看到苏藜面上的表情很是闷闷不乐,以为对方是担心生病会影响到考试,于是便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说:“别担心,你发烧的热度不是很高,就跟普通小感冒差不多,吃了药再多喝点热水明天就能好了,不会影响考试的。”

     这么说完叶子清又打量了一下苏藜的衣着。苏藜现在身上只穿着校服衬衫。

     九月底的天气虽然称不上有多冷,但到底也是夏末了,早晚的气温要比白日里要低了许多,不穿外套的话还是感觉得到一些凉意的。更别说苏藜现在正在发着低热。

     叶子清的校服外衣原本一直是放在教室里的,但昨晚气温徒然下降好几度,所以她就把外套穿回了宿舍。今早她顺带着就又穿着了。

     叶子清稍稍想了想,脱下校服外衣就披到苏藜肩上。

     刚脱下来的衣服还带着温热的体温,穿透过薄薄的衬衣传递到肌肤之上。苏藜是不觉得冷的,她甚至还感觉有些热。但此刻她却觉得,这衣服上残留着的稀薄的温度,烫的燎人。

     她微微抬了抬下巴,对上叶子清的视线。

     叶子清看着她,目光柔和温暖,她说:“呐,我的衣服借给你穿。记住,冒汗了也不能脱,不然你这感冒又得拖几天。”

     苏藜心里微微一跳,接着又停顿了半拍。她双手拢紧衣领,也不答复叶子清的话,而是说道:“快点去教室吧,对了,等下你把我的东西直接带去考场好了。”

     说完苏藜便迈步径直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考试前的自习课时间总是飞快的就渡过去了。一晃眼课文还没读几篇,下课铃就响了起来。班上还在背书的同学这时也都合上了课本,熙熙攘攘的离开了班级。

     叶子清抱着自己跟苏藜的考试用具,跟着人流她所在的考场赶去。按着桌子上贴的姓名条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后座的号码条——第xx号,高一六班,苏藜。

     ……这可真是太凑巧了。

     她对比两人的学号数字,看到两者仅有一个数字的微妙的差别后,模糊的记起,当初录入学生信息的时候两人正好是一前一后去老师那里报道的。想来那天的若不是苏藜被别的老师叫去了办公室耽误了时间,不在一个班的她们也不可能凑到一起。

     叶子清感慨了下年少时的往事,然后就把苏藜的东西放到身后的桌子面上。回身整理自己的东西时,她这才发现她去超市忘记买2b铅笔了。

     昨天超市的人去外面进货去了,关了一天的门。她是打算今早吃完饭就去买铅笔的,但是后来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到陪苏藜去看病这件事上,一时大意就把买铅笔的事给遗忘了。

     她在内心里懊恼的时候,苏藜正好从走廊窗口边路过。

     叶子清没注意到苏藜。她发呆的功夫,对方已经走进班级,来到她旁边。

     苏藜扯着校服外套的衣袖,抬手伸到她眼前说:“子清,对不起,我不小心在你衣服上划了道水笔印子。你不会怪我吧?”

     叶子清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因为苏藜都把手伸到她面前了,她也就低头看了一眼,看完之后她就笑了。

     身高的差距导致两人胳膊的长度都有很大的差别。叶子清穿着这校服,衣袖才刚刚盖住手腕,而苏藜却遮住了大半个手掌。

     她一边笑着帮苏藜卷起衣袖,一边说道:“苏藜,你要好好吃饭呀,不然以后在人群里别人就很难找到你了。”

     苏藜抽回手不满地反驳道:“你不要说得那么夸张好么!我一米六了!才没你说的那么矮呢。”

     “哦?一米六?你不会是在量身高的时候穿了增高鞋垫吧。”叶子清说到“增高鞋垫”这个词,故意加了重音。

     她现在就一米□□左右的个子,苏藜比她矮了半个头,就算是四舍五入也不可能达到一米六。

     叶子清话里揶揄的意味太明显了,苏藜索性就不理会她的话了,身高什么的对她来说确实是硬伤。她转移话题道:“我刚才在走廊外面看到你在发呆,你好像有心事啊,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叶子清拨弄了下文具盒,有点不好意思。她轻咳了一声说:“我忘记买2b铅笔了。那个,你有多余的吗?”

     听她这么说,苏藜脸上便露出为难的神色:“没有啊,我只准备了一根。”

     苏藜说完之后总觉得自己的话听上去很是自私,兀自纠结了一会儿,又小声提议道:“要不我把我的给你用吧,等你涂完答题卡再还给我好了。”

     叶子清摆了摆手:“还是别了,我怕到时候监考老师给咱俩安个传小抄的罪名。莫依依就在隔壁班,我去找她问问吧。”

     她说完这话就起身离开座位,朝隔壁班去了。不过她走得太快了,苏藜后面说得话她都没听到。

     莫依依也只有一根2b铅笔,她帮着叶子清在考场问了一圈人也同样没借到——大部分人貌似都只有一根2b铅笔。

     借铅笔的时候,有个性格比较外向的男生在表示没有多余的铅笔之后,接着又说了一句:“一根铅笔就已经是2b了,再准备一根不就是s(四)b了么。”

     莫依依被他这话逗的笑了半天,叶子清却没什么感觉。

     这样一来,叶子清也不打算再问其他同学借铅笔了。她只能等考试的时候向监考老师借了。

     抱着期待老师有带铅笔的想法,叶子清谢过莫依依后,打了声招呼就离开回了自己的考场。

     看到桌面上只有半截长度的铅笔,叶子清愣了一会儿,然后疑惑的看向端端正正坐在她后面座位上的苏藜:“这个……是你借的?”

     问完这个问题,不等苏藜开口回答,她就知道了答案。因为她看到苏藜桌子上也有半截铅笔。

     顺着叶子清的视线看过去,苏藜便知道对方已经不用她解释了。她笑着说道:“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苏藜这笑容比往日里的更加灿烂了许多,她眼睛亮亮地,似乎对自己能想出把铅笔折成两截的idea感到非常满意和欣喜。

     叶子清莫名的就被这笑容给感染了,她片刻失神后也笑了起来:“恩,是很聪明。”

     ——还有,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