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这天晚上,苏藜一回宿舍就立马冲进浴室开始洗漱,洗完澡以后,她就溜到了叶子清她们寝室门前。

     苏藜站在603寝室门口,僵着身子略微紧张了一会儿。

     虽然她和叶子清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但是两个人睡同一张床这还是头一次。若是以前和叶子清一起睡她还不至于这么紧张,可现在的她早已经明白了,她和叶子清相处时心中那些奇异的悸动意味着什么。

     那日益加深的感情不是所谓的友情或是什么依赖感,那是她藏于心底难以启齿的——她对叶子清的绮念……

     苏藜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但开门的不是叶子清而是是莫依依。莫依依边侧过身让到门内侧,边说道:“噢,你来了啊,进来吧,叶子清还在洗澡。”

     听见莫依依后面那句话,苏藜脚步一顿,下意识的朝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尔后瞬间就收回了目光。

     在在洗、洗澡么……

     苏藜晃了晃脑袋,稳住了心绪,却不敢再看向那传出淋沥的水声的小隔间。

     在莫依依的介绍下和寝室里其他几个五班的女生打招呼问过好以后,她便目不斜视的走到叶子清的床铺旁,拿起白天她放在叶子清这儿的历史书,倚靠着上下铺的铁梯子专心默背起书上面写的课堂笔记来。

     叶子清从浴室里出来,看见的就是这番景象。

     她以为苏藜是在陌生的地方觉得拘束,便走过去双手搭在苏藜的肩膀上按着对方坐到床铺上,笑着说:“白天说要跟我一起睡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文静啊?随意一点嘛,站着看书不累么。”

     叶子清弯着腰,刚从浴室出来的她身上还冒着丝丝水汽,一呼一吸举手投足的动作间带起的阵阵轻风中还飘着些许沐浴露的清香。

     嗅觉闻到的气味甚至比任何完完全全摆放在眼前的事物要更加的撩人。因为那种诱惑会直接长驱直入到心底。

     苏藜看着叶子清近在咫尺的面容,脸颊不禁一红。她身体微微向后仰去,躲开一些距离后,伸手虚指着叶子清垂在身前的头发,低声说道:“那个,子清,你头发还在滴水,去擦一下吧。湿着头发睡觉,明天早上起来会头痛的。”

     叶子清哑然失笑:“你也知道会头痛啊,那你洗完澡怎么不把头发擦干呢?”

     “欸?”苏藜愣了愣,抬手摸了摸头发后才发现发梢还是湿漉漉的。

     她来的太急,洗完澡后头发只擦了半干,这会水都凝聚到发梢了。

     苏藜脸涨的通红,她怕叶子清想到别的什么——比如说她这么急着来这里。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苏藜放下历史书就准备回寝室去擦头发。

     叶子清又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回到原位,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妹妹乖乖坐好。”

     苏藜被叶子清突然的举动弄的一惊,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又坐到床上了。回想起刚刚叶子清说的话,她反驳道:“我才不是小妹妹,你比我还小两个月,明明是你是小妹妹!”

     叶子清耸耸肩无视了苏藜的话,转身走到阳台用晾衣叉勾下晒衣绳上挂着的干毛巾,递给苏藜一条,说:“就用我的毛巾擦一下吧,擦干之后就睡觉,不许熬夜背书。”

     苏藜瘪瘪嘴,合上历史书放到床尾算是答应了。

     因为头发原本就是半干的,所以苏藜要比叶子清快一步擦干。

     擦好头发后她就没事做了,她捏了捏手上毛巾,看向把毛巾盖在头上胡乱揉着地叶子清,问道:“这毛巾要拿去洗掉吗?”

     叶子清还在跟头发较着劲,听见苏藜的话后便说道:“你放那里吧,待会我洗衣服的时候一起洗。”

     苏藜把毛巾搭在床头架子上,然后挪到叶子清身边,握住叶子清的手腕抽出她手里的毛巾,说道:“你这样弄,就算擦一个小时头发也干不了啊。”

     说完,便动作轻柔地帮她擦着发。

     叶子清从小到大用毛巾擦头发都是胡乱蹂/躏一通的做派,这样子的确很耗费时间,她也擦的心累,就没拒绝苏藜。

     大约是白天搬书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的力气,亦或者是苏藜手上的动作太过轻柔了,叶子清被苏藜用毛巾揉着脑袋,差不多过了七八分钟左右就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这会儿早就已经过了熄灯时间,除了浴室里和还在拿着小台灯看书的同学那边还有些光亮以外,寝室内几乎是漆黑一片。

     叶子清的床铺靠近阳台这边,浴室的灯光正好能稍稍照亮她们这边。

     苏藜看着光线之下有些朦胧的叶子清的面孔,心里那种悸动的感觉又升了起来。

     她想,面前这个人就是她喜欢的人啊。

     这么想着,看着叶子清的面孔的轮廓,她便情不自禁的开始发起呆来。

     叶子清察觉到苏藜停下了动作,意识清醒了过来,偏头看向表情有些呆愣的苏藜,问道:“你困了吗?”

     苏藜一惊,慌乱的收回手,眼神飘忽:“不、不是,我,那个你头发应该擦干了吧。”

     叶子清抬手抓了抓发梢:“恩,差不多了。好了,你先睡吧,我去水房洗衣服。”

     这么说着,她拿起床上那条刚刚苏藜帮她擦头发的毛巾,走到浴室内整理好之前洗澡换下来的衣物放到塑料盆里,去了水房。

     等叶子清再回到寝室里时,苏藜已经躺到床上了。

     苏藜睡在床铺里侧,半个身子紧紧贴着墙面,给叶子清空留了一大半的位置。

     叶子清微微皱了皱眉,随后又松开了,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睡不难受么。”

     她轻轻推了推苏藜的肩膀,看对方没什么反应,便手撑着床,凑近苏藜的耳边小声道:“苏藜,你往外面睡一点吧,外面位置还有很多。”

     苏藜仍旧没有动静,似乎是睡着了。

     叶子清抿抿嘴,半弯着腰一只手伸到苏藜脖子下,一只手勾住对方的腿弯,猛地发力把苏藜微抱了起来,只过了片刻就放了下来。

     她低头看了看剩下的床位,心满意足的端起放着洗干净的衣物的塑料盆去阳台上晒衣服去了。

     忙忙碌碌到十一点半,终于搞定了一切。

     和还在挑灯夜读的同学轻声道了句早点休息后,叶子清便轻手轻脚的躺倒到床上。她按照以前读书的习惯,闭着眼睛回想了一些考试的知识点。想着想着,渐渐地就困乏起来,无知无觉的沉入了睡眠之中。

     夜越发的深了,寝室里开夜车复习功课的那人也关灯睡了。

     漆黑一片中,苏藜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说过,她会失眠。

     一个人睡会因为这场为了和叶子清成为同班同学的考试失眠,两个人睡,她还是会因为叶子清而失眠。

     她拉开叶子清帮她盖上的毯子,翻过身面对向叶子清。

     窗帘紧紧合拢着,宿舍里没有一点光亮。因此,苏藜一点都看不清叶子清的脸庞。

     她伸出手摸索着探向叶子清面孔的方向。

     她想摸摸叶子清的头,但是猝不及防的触到两瓣微微有些湿润的东西。

     苏藜睁大眼睛屏住了呼吸。

     她感觉到指尖上传来对方鼻尖温热轻缓的呼吸,感觉对方嘴唇的柔软,她不敢有所动作。她只觉得指尖上的神经穿来一阵密密麻麻□□感,一直传到大脑传到心底,压住了所有悸动和绮念。

     苏藜缓缓收回手,翻身面向墙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