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第 33 章
    </strong>这拥抱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很迅速。

     苏藜松开手往旁边退了些距离,她低着头,额前的刘海垂了下来,遮掩住了她的表情。

     苏藜喃喃地似是不好意思一般,小声问:“我这样是不是很奇怪?”

     叶子清原本心里的怪异感,因为她这句问话而消散掉了。

     虽然苏藜回答有些令人出乎意料,但想想前些日子苏藜每天都那么刻苦用功的学习,甚至考试前还焦虑到睡不着最后还发低烧了,这个“纠结考试成绩”的原因倒也合乎情理。

     叶子清想了想,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抚苏藜的情绪,只好笨拙的说道:“为什么要不开心呢?只是一次期中考嘛。呐,以后还有更多的考试的,做到成绩每次进步就可以了。”

     也许是太过投入,苏藜真的闷闷不乐起来,她闷声说了句:“可是,要是考不好的话,我就不能跟你在一个班里了。”

     叶子清被这直白的友谊式情话弄得有些措不及防,迟钝了好一会儿后她才有所反应。

     她抬腿迈了一步,正好填补掉苏藜刚才退开的距离。叶子清拉住苏藜,转而给了她一个温柔的拥抱:“如果抱一抱会让你有安全感,我不会吝啬的。就算不能做同班同学,只要你需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抱一抱你、给你肩膀让你靠一靠。”

     “我们可是最要好最要好的好朋友啊。不管在不在一个班,或者是距离远近,都一直是。”叶子清柔声说着。

     然而,苏藜却沉默着没有回应她的话。

     过了好半天,久到让叶子清都开始反思自己的话里是不是有伤人的地方了,苏藜才有了些动作。

     她在叶子清怀里轻轻地颤动了几下,随之便是一阵吸鼻子的声音。

     苏藜推开叶子清,用手捶了下她的肩膀:“你个大笨蛋,说话这么煽情干嘛,害的我眼睛都进沙子了,快点赔我卫生纸!”

     叶子清看到苏藜真的流眼泪了,也顾不得去深思什么,连忙在衣服兜里翻找出纸巾递给她。

     擦干净眼泪,苏藜好似还不解气,瞠着眼睛佯装出十分蛮横的样子,用食指戳着叶子清的肩膀“恶狠狠”地说道:“你惹我不开心了,我要惩罚你!…你晚上要乖乖去给我暖床,白天还得做我的小跟班!”

     说着,苏藜又顿了顿,止住戳着叶子清肩膀的动作,抬手比出三根手指:“时间为期三天。”

     叶子清被苏藜一脸认真地考虑如此孩子气地条款时的样子给逗乐了。

     她也没有掩饰。

     她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嘴角,笑容里甚至带了些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宠溺:“遵命,苏藜大人。”

     ***

     爬山是一件很消耗体力的事情。

     虽然旅游景区内的山路几乎都是石台阶,但人一多起来,走走停停的就很累了。特别是排队爬山壁上高坡的时候,路又陡又窄,坡度又高,百来级石梯爬完,整个小腿都是酸麻酸麻的。

     走到今天最后一个景点时,叶子清已经忍不住想要直接瘫坐在地上了。步子越迈越小,越走越慢的她,渐渐的落后了莫依依她们一大截。

     逛完前面的景点,她们总归是要往回走的。

     这么想着,叶子清索性止住了前进的步伐,不再往前走了。

     左右张望了一圈,她也没找到能坐的地方。

     叶子清在心里挠了下墙,最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躲开来来往往、不停摆姿势拍照的游客,找了一个没人的空地,蹲下了。

     蹲了会儿后,她才记起来自己还没跟苏藜她们打过招呼。怕她们会误以为她是走散了,叶子清掏出手机打算发短信给她们,结果发现手机上已经有了两个来自苏藜的未接电话。

     她赶忙回拨了过去。按下键一秒不到,熟悉的来电铃声就在她后面响了起来。

     叶子清心头一跳,扭过头向后看去,果然看见苏藜站在她身后。

     苏藜正目光冷冽的盯着她,看到她回头望了过来,便黑着脸挂断掉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苏藜没有表情的样子,叶子清莫名觉得有点心虚。她眨了眨眼睛对苏藜笑了一下,问:“你怎么没跟她们在一起啊?”

     苏藜冷哼了声:“那你呢?为什么不声不响地就溜掉了?”

     叶子清仰头看着苏藜,她觉得自己这样蹲着,有点气弱,便想站起来说话。然而或许是起来的太猛,叶子清腿还没伸直,小腿后面的肌肉就传来一阵刺痛。

     苏藜本来是要试着保持高冷范冷处理叶子清一回的,看见她满脸痛苦的又蹲了下去,立马稳不住了:“子清,你怎么了?”

     叶子清倒吸了几口气,没回答。

     她按着小腿,往外掰直,等到刺痛的感觉都消失了,她才腾出空解释道:“刚刚是,腿抽筋了。”

     苏藜也蹲了下来,担忧的问道:“好些了吗?要不要紧?”

     她看见叶子清还在用手按摩着小腿,便伸出手掌,覆了上去:“我来帮你按,你自己弄是使不出力气的。”

     叶子清没拒绝,由着苏藜按着。

     两个小姑娘蹲在一起,一个还帮另一个人按摩着腿,虽然腿抽筋的状况在这景区很常见,但她们两个还是吸引了不少路过游客的目光。

     叶子清不喜欢在自己狼狈的时候被人围观。为了无视掉周围的视线,她便把注意力放到到苏藜身上,说:“先前是因为我手机静音了,所以才没接你电话。”

     苏藜抬起下巴瞪着她,口不择言的埋怨道:“你知不知道,我转过身找不到你的时候,我有多着急!”

     这样说完后,苏藜就慌张地低下了头,心情忐忑地继续帮叶子清按着腿,连偷瞟一眼叶子清的神色也不敢,生怕对方会因此而觉察到,她对她的,不同寻常的感情。

     可能真的是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上吧,苏藜身上这些反常的行为,叶子清一点都没发现。

     听到苏藜说找不到她很担心,叶子清忽然想到,苏藜是单独过来找她的,这也就意味着,孟菲她们现在有可能还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嗯,现在或许应该再加上一个了。

     这时候叶子清感觉自己已经好多了,她握住苏藜的手腕,不让她继续按了。

     “怎,怎么了?我按痛你了吗?”苏藜僵着身子问道。

     叶子清站起身,往通向莫依依她们前往的那处景点的道路上看了看,说:“你过来找我的时候,也没跟她们说吧?这样,我们先打个电话给她们,然后快点过去跟她们汇合。”

     苏藜也站了起来,她若无其事的挽上叶子清的胳膊,扶着她,一脸平静的说:“那电话你来打吧。还有回去以后,你每天必须要抽时间来跑步锻炼身体。”

     “每天?去跑步?!”

     叶子清被苏藜话给惊到了。

     就算抛开她不喜欢健身运动的因素,她们住校生,除了体育课以外,平时哪有时间去操场锻炼呀。况且,有那些功夫,还不如待在教室多写几道作业题目。

     叶子清露出纠结的神色。

     苏藜抱着叶子清的手勒紧了些:“是的,你想的没错,每天!去跑步!”

     “而且,为了我最要好最要好的好朋友的以后乃至一辈子的健康考虑,到时候我会陪你一起跑的。”苏藜正义禀然的补充道。

     叶子清:“……”

     和莫依依打过电话以后,叶子清十分严肃的对苏藜说道:“苏藜,我觉得,你那个跑步提议有个地方需要修改一下。”

     苏藜歪头看向她:“嗯?什么地方?”

     “把每天改成大礼拜放假周末那两天,你看行不行?”

     “……”

     “那每周一次?”

     “……”

     苏藜默默地用手堵住了耳朵。

     两个人一直讨价还价到和孟菲三人碰面,最终总算是把价格(雾)给谈定了——

     每周锻炼三次。

     莫依依她们接到电话就停了下来没继续往前走了,看见叶子清是被苏藜扶着过来的,孟菲便问道:“子清,你腿怎么搞的,摔跤了?”

     叶子清尴尬地笑了笑:“没,只是抽筋了。”

     她补充道:“现在没事了。”

     苏藜瞥了一眼叶子清,瞧见她额头鬓角上冒出来的细密的汗珠,插话说:“前面那个景点你们走到了吗?没有的话,你们就接着去吧,我跟子清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孟菲看了看已经蔫下来的莫依依和张晓衍,说道:“直接回酒店吧,前面也没什么好玩的了,现在时间也挺晚了。等下回去吃完晚饭后,子清你就放点热水泡个澡让肌肉放松放松,晚上临睡之前,我来给你按摩小腿…额,让苏藜帮你也行。”

     叶子清侧过头看向正在挤眉弄眼的苏藜。

     苏藜看见自己被发现了,也不打算遮掩了,冲叶子清吐舌做了个鬼脸,然后笑眯眯地对孟菲比了个赞。

     到酒店以后,累的半死的几人首先到餐厅里解决了温饱问题,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叶子清跟苏藜睡在一间房。

     今早到山上酒店订房的时候,莫依依直接就往孟菲背上一扑,扒住人脖子,就差没挂在孟菲身上了。张晓衍和她们还不太熟悉,她跟在古镇旅店一样,还是睡单人间。另外也是因为先前叶子清答应过苏藜,要给她“暖床”,所以理所当然地,她就跟苏藜睡一间房。

     可能是太过于纠结未来那晚苏藜对她的告白了,即便是心里明白这时候的苏藜还是个单纯的孩子,没有对她产生别的心思,但一到要单独在睡一起的时候,叶子清心里还是莫名的会紧张起来。

     这倒不是她厌恶和苏藜接触,就是莫名其妙的会不好意思。好在她平时揣得住心思,从未在面上表露出什么。

     叶子清一脸镇静的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衣服,坐在旁边玩手机的苏藜这时突然开口说:“你要洗澡了吗?要不我们一起吧。”

     叶子清手抖了抖,僵着身子回过头,挤出算得上自然的微笑,磕磕巴巴的问道:“怎么突然想一…一起洗了?”

     苏藜站了起来,说:“孟菲不是说你的腿需要按摩么?”

     叶子清想到要在苏藜面前脱光衣服坦诚相待,脸上不禁一热。

     她红着脸,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了镇定:“你误解孟菲的话了,她的意思是要洗完澡之后再做。”

     苏藜看着叶子清,良久才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快去洗吧。等你洗好了我帮你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