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闺蜜送的一碗粥
    这边,仍在医务室里输着点滴的叶子清,正一心二用,一边数着点滴液滴落的频率,一边想着先前莫依依念叨的那部网文。

     对于一个拥有超前了八年的审美观和品味的人来说,这部小说其实并不足以吸引起叶子清的注意力。甚至她还觉得里面的剧情有点…俗套。

     真正令她感兴趣的是这篇网文的作者——尧水行。

     如果叶子清没记错的话,莫依依看的这篇网文应该是她那位知心学姐在高中时代发表的处女作。

     学姐名叫张晓衍。是学应用心理学的,比叶子清高两届。叶子清是在读大一的时候,在社团组织的活动中认识她的。

     她们两个人,不管是在医学上的理念还是人生价值观念都十分相投合,因此而互相惺惺相惜,成为知心之交,几乎无话不谈。

     张学姐的小说作家身份,叶子清是从路思遥那里得知的。

     大二那会儿,有人在校园bbs上发帖爆光说当红小说作家尧水行是他们学校的。在五年后能称得上是当红的,自然有许多粉丝,那些粉丝跟一些爱凑闹的人接着就在学校内人/肉了一阵。然后张晓衍的身份就被扒出来了。

     叶子清是很少逛论坛这些社交网络的,但奈何身边有路思遥这个尧水行的死忠读者粉,她自然也就知晓了。

     那个时候,路思遥拿着好几本书籍跑到实验室里递到她面前,央求她帮忙去问张晓衍要签名时,正在专心练习手术缝合的叶子清,差点把针扎到自己手上。

     “哈?”一向淡然的叶子清,这时也有些动容了,“你说晓衍学姐就是那个你崇拜了三年,并且每天晚上都抱着手机念叨的那个作者?”

     路思遥一脸激动:“对啊对啊!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神奇?”

     叶子清从容地把缝合针穿插过猪皮:“不,我觉得很生气。因为你,刚刚我的手差点就跟这块猪皮一样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到底叶子清还是帮路思遥要了签名。后来顺便还让两人见面交流了一番。

     突然发现自己认识的人的另外一面,任谁都会产生好奇心。在路思遥的撺掇下,本着研究学姐精神世界的想法,叶子清把张晓衍的的文章全都看了一遍。其中就包括莫依依所追的这篇,张晓衍在高中时期发表的处女作。

     后来,张晓衍知道她在看她的小说时,还跟她吐槽过这篇处女作,说是少不更事,未经□□强说情,还说里面写的不论是计还是情,全都是在别人的文里学来的套路。

     人生知己难寻。

     张晓衍对叶子清来说,就是那个难得的知己。

     但是叶子清并不是一个固步自封的人,既然重生了一次,她自然是要比以前的那个她更往前进一步。a医大她肯定是不会去重读一遍的。

     她暗想:莫依依不是说,她有尧水行的q/q号么。那自己要不要提前去接触,现在正在读高三的晓衍学姐呢?

     没等叶子清在心里纠结好,她的思绪就被人打断了。

     叶子清十分震惊的看着端着一次性饭盒出现在医务室里的苏藜,脸上带着大写的蒙逼:苏、苏藜为什么会来这儿?

     苏藜并没有像以往那般笑颜和煦的面对叶子清,她紧绷着脸,有点像未来对叶子清告白时的表情。

     这让叶子清莫名觉得紧张。她很怕苏藜会突然跟她来一句“子清,我喜欢你”。

     她现在正在慢慢淡出苏藜的世界了。只要过一段时间,等苏藜融入了新集体交到新朋友,未来的轨迹就会改变。她不想让曾经发生过的错误再发生一次。

     无论如何,她都不希望。

     在叶子清想着这些的时候,苏藜已经将手中的一次性餐盒打开并放到她伸手就能触及的椅子上。

     叶子清下意识的朝餐盒那边看了看,发现里面装的是食堂二楼快餐区据说非常抢手的皮蛋瘦肉粥。

     她会知道这个还是因为莫依依。对方一直都想吃这个,一连好几天都挤在卖粥的地方,每次都锲而不舍的等最后,却一次都没买到。

     想到这些,叶子清满心复杂。

     是了,苏藜过去一直都是这样,对她关心之至,哪怕两人闹了争执,错误是在她,最后先和好道歉的也是苏藜。

     叶子清以前一直都不知道,该怎样去跟别人相处。

     她是个有点自我主义的人,对她来说,不论是熟悉或者不熟悉,旁人都只是她人生中遇见的一段短暂的风景。她知道那些风景终究会与她错开,所以即便对方很完美无缺,她也鲜少主动去接触。

     但就是这样自我的她,偏偏却有人趋之若鹜的想要接触她。比如说苏藜。说实话,她并不觉得小时候的自己待苏藜有多么多么好,可苏藜却偏偏一直不离不弃陪着她。

     叶子清记得张晓衍曾这么剖析过她,说:“有些人虽然十分自我主义,但却比热情开朗的人更加吸引人。他们大多都很优秀,所以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样的人,只要稍稍倾露一些真诚,为你驻足一瞬,你就会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被理解和原谅的——这是他们独特的气质和魅力。”

     她还说:“这类人我接触过不少,但是只有子清你让我觉得不同,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也是最不自知的一个。”

     那个时候叶子清还吐槽说张晓衍是在拐着弯骂她自大自恋。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对方的话里也许还有别的意思。

     在与人交往上,她投入的精力确实很少。就连在她自认为是最珍贵的与苏藜的这段友谊里,她都做的不多,甚至连苏藜付出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叶子清盯着手边的粥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了口:“苏藜,你其实不用……”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苏藜打断了。苏藜把塑料勺子塞进叶子清手里,不容拒绝的说:“你先吃饭,有什么话,等吃完了再说。”

     这样一来,叶子清准备好的那些劝说对方的说辞,自然就没办法再说出口了。

     在苏藜灼灼目光的压迫下,叶子清只好伸手端起餐盒。食堂做粥的师傅手艺很好,皮蛋瘦肉粥的味道一点也不比外面小吃店卖的差。只可惜现在吃的人没有那份品尝的心。

     叶子清用没扎针的手拿着塑料勺,舀了一勺粥,食不知味的吃着。她知道苏藜给她送饭,是带着诚心诚意跟她和好的意思。

     这些天她对苏藜的态度可以说是冷淡至极,十五岁的女生,正是心思敏感自尊心极强的时候,对方不可能一点都觉察不到。

     现在苏藜明知道可能会被冷脸相待,却还是鼓足了勇气来求和好。这让坚定的要与苏藜绝交的叶子清感到有些于心不忍。

     想着这些,叶子清实在是吃不下去了,看着快餐盒里剩余的粥,她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现在离食堂开饭才过去二十多分钟,买这粥就得花不少时间,那么苏藜岂不是还没吃饭

     叶子清放下勺子,无奈地看向苏藜:“你是不是还没吃饭?”

     苏藜躲开叶子清的目光,盯着挂在铁架子上挂着输液瓶不说话。

     得,这副样子明显就是心虚了。

     叶子清叹了口气:“你快去食堂吃饭吧,去晚了就没菜了。”

     苏藜没理会叶子清的话,反而问了一个问题:“你现在是在关心我吗?以朋友的身份?”

     叶子清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愣。

     这让她怎么回答?

     苏藜转头直视着叶子清,淡粉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大有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叶子清对上苏藜的目光,透过少女清澈的眼睛,她看见了那眸子里被盈盈的水光紧拢着的身影。

     空气中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不动了,只有对方的睫毛还在微微抖动着,昭现出那人内心的紧张。

     叶子清徒然心软了。原本坚定的要与苏藜决裂的想法也些微有了动摇。

     十五岁,单纯而又美好年纪。

     苏藜现在还只是单纯的把她当作好朋友,对方正在用一颗赤诚的心,来维护她们的友谊。

     而她呢?

     她真的要因为八年后的那个告白而去伤害现在这个十五岁的苏藜么?

     叶子清挣扎了半晌,开口反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我是说,如果我回答说不是,你会怎样?”

     苏藜没有半分犹豫就回答了:“我会伤心,很伤心很伤心。”

     她盯着叶子清的眼睛,神情无比认真:“在读雅安幼儿园小班的时候,我们就约定了要做一辈子的朋友。现在这个约定才过去十年,离一辈子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你可以背弃约定不认我这个朋友,但是我不可以。”

     做一辈子的朋友吗?

     叶子清苦笑了一下,那笑里七分是无奈,三分是自嘲。

     苏藜可不知道叶子清是在苦笑自嘲,在她看来,那笑容含义就是“不相信”——叶子清不相信她能做到她所说的。

     于是苏藜便说:“叶子清,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叶子清因为她这话心中一跳,立马警觉起来,想当初那天晚上,苏藜就是说了这句话后,就强吻她的。

     一朝被强吻,叶子清算是怕了。

     她下意识的就往医护床另一头挪了挪,边移边问:“你要做什么?”

     苏藜一脸不明所以:“自然是要做挽回我们友谊的事啊。哎,你别动了,输液针都快被你扯掉了。”

     这时,校医大妈提着还挂着水珠的保温饭盒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屋子里的苏藜以为她是来看病的学生,便问:“小姑娘,哪里不舒服吗?”

     苏藜摇头道:“我没生病,我是来给我朋友送饭的。”说到“朋友”二字,苏藜还特意冲叶子清眨了眨眼。

     校医大妈又跟她们俩闲聊,内容大多是“高一有多少学生?”“军训感觉怎么样?”等等话题。

     叶子清怏怏地回应了几句,最后干脆沉默下来。

     苏藜这时年纪虽然还小,但在接任待物方面,已经开始有了后来那种客套疏离却不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交际作风的影子。跟校医这种五十多岁大妈级别的人聊天也没觉得拘谨。

     直到有别的学生进来医务室看病买药,校医才结束了跟苏藜的闲谈。

     在旁边安静充当了好一会儿的背景板的叶子清,忍不住朝苏藜问道:“你怎么还不去吃饭?再过会儿,食堂就真的没饭菜卖了。”

     经过之前那番谈话,苏藜对叶子清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了。她嘴角勾着笑,眉眼舒展:“怎么,子清你现在是在关心我吗?”

     这问题同先前问的一模一样,但是问的人的态度变化了——变得有点无赖了。

     叶子清算是明白过来了,看样子如果她不回答出这个问题的话,苏藜今晚恐怕是不会去吃饭了。

     她们学校的军训,晚上还要进行两个半小时左右的训练。叶子清担心苏藜饿着肚子到训练的时候会吃不消,只好道:“是,但只是站在同学角度上的关心。”

     苏藜自动忽略了后半句话,嘴角笑容不减:“谢谢关心。另外作为回报,我以后会更加关心子清你的。”

     说完以后,苏藜就走了,走之前还特别体贴的帮叶子清把餐盒垃圾扔进垃圾桶里。

     这剧情转变的也太快了!

     叶子清过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然后神色复杂的看着静静躺在医务室垃圾桶里的快餐盒,良久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