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一个晚上
    病房里静默了一会儿。

     苏藜突然抿嘴低低的笑了。她看着叶子清,笑着说道:“没想到我才离开学校几天,子清你又吸引了一个追求者了。”

     ——欸?吸引了一个追求者…这是什么意思?

     叶子清不明所以的望向苏藜:“追求者?你说的是谁?”

     苏藜探身倾向叶子清,伸手抽出叶子清手中拿着的草稿纸,边一张张整理好夹进课本里,边说道:“那个燕诚啊。”

     叶子清吃惊的看着苏藜,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她纠结了会儿,最终还是说道:“燕诚喜欢的人是你,他想追你。所以你猜错了。”

     苏藜又笑了,而且笑得乐不可支,好半天才缓过气,说道:“你又怎么知道我猜错了呢?子清你别忘了,虽然你在学习方面比我聪明很多,但是在情商上,我可是绝对能甩你十条街。”

     说完,苏藜后退了几步,双手环抱在胸前,下巴微扬,气定神闲的瞅着叶子清。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苏藜只是用慵懒无害的目光在看她,而她却感觉到了压力。

     叶子清面上神色不变,慢条斯理的将莫依依的分析给苏藜复述了一遍。

     苏藜认真的听着,听完后就问了一句:“就这几件事?没别的了?”

     叶子清摇摇头,有些郁闷道:“你还想要出多少事啊,这几天我都快被燕诚烦死了。”

     苏藜笑了笑,问:“子清,你知道喜欢一个人的直接表现是什么吗?”

     叶子清愣了愣,下意识接话道:“什么?”

     苏藜没有直接回答,她抿着嘴唇,目光飘忽的扫过叶子清的面容,语调婉转而惆怅道:“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想无时无刻的都待在对方身边,想要了解对方的一切,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哪怕所能做到只有一点点。”

     她把手上的课本递给叶子清,说:“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叶子清直接呆住了,她怎么觉得苏藜这话含义好多,像是意有所指呢?

     她瞟了一眼苏藜,对方眼神清明,目光坦然,好像只是在问“你吃饭了吗”一样。

     叶子清安下了心,自己可能是多想了吧。

     她看着苏藜,刚刚的不自在感也消失了,接着说道:“喜欢吗?我看燕诚对我也不是那么很感兴趣啊,他找我,问的基本上都是跟你有关的事。”

     苏藜被叶子清的话弄得有些不高兴起来,撇开叶子清的问题,反问道:“燕诚问我的事情,你跟他说了吗?”

     叶子清连连摆手:“当然没有,你和他既不是朋友也不熟悉,我当然不可能把你的事告诉他。”

     “真的吗?”苏藜虽然这么问,但其实心里已经相信了。

     她想,自己对叶子清来说,到底还是有些特殊的。

     但想到对方平时那种“诸事与我无关就不理会”的冷性子,就又郁闷了。

     说不定人家只是不想管闲事而已。

     叶子清不知道苏藜心中所想,见对方神色郁郁,有点不开心样子,以为苏藜是不信她的话,便说:“不管现在还是将来,任何跟你有关的事情,我都不会说给外人听。我会认真地保护你的…”

     保护?苏藜抬眼看着叶子清,眼睛亮亮的。

     叶子清看见苏藜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解释有用,她暗自给自己比了个赞,继续道:“对,我会认真地保护你的*,绝不会泄漏给旁人。”

     苏藜:“……”

     这个低情商果然说不出好话。

     说了要辅导苏藜学习,那么这一下午肯定都要用来学习。在苏藜单方面结束了跟燕诚有关的话题后,叶子清就继续给苏藜讲解这几天上过的课程。

     但毕竟时间有限,再加上需要学习的功课有多,到了五点半的时候,叶子清才堪堪教到三分之一。

     学校规定,下午离校的学生必须在六点半回去,叶子清看了看病房里的时钟,知道时间所剩不多了,便把书本收拾起来,结束了辅导。

     叶子清一边把书本塞进书包,一边问苏藜:“冬梅阿姨今天没来医院看你吗?”

     苏藜回答:“我妈么,她没来。她上班那家公司出事情了,这两天一直都在公司待着,听我爸说,我妈她忙的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叶子清停下拉书包拉链的动作,回过头看向苏藜:“那你晚上怎么办,难不成你要一个人呆在医院?”

     苏藜眼神闪烁,言辞含糊道:“这个,我…我爸晚上可能会过来陪我…”

     叶子清当然不信苏藜的话,她在医院旁边的面馆里遇到过苏志文,看对方急色匆匆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苏藜家的事,叶子清差不多都听叶母说过,按苏志文的性格,只有事业上的事情才能让他如此慌张。

     苏志文的厂子都在h省,出了事他这个当老板的肯定要回去处理。那么苏藜说的对方会回医院陪她,这话就不能信了。

     当然这些还都只是叶子清的猜测,于是她故意皱眉头语调低沉道:“我来的时候碰见过苏叔叔,他跟我说一些事情。”

     苏藜不晓得叶子清这是在诈她,她耸了耸肩膀,无所谓道:“好吧,我说实话,今晚是没人陪我。不过反正我明天就可以回了学校,只一晚也没关系。”

     这次叶子清是真的皱眉了,她看着苏藜,问:“单独留在医院里过夜,你不害怕吗?”

     苏藜被叶子清的话惊到了,诧异的问:“你怎么知道的?我记得从来都没有跟人说过啊。”

     叶子清会知道,自然是未来的那个苏藜告诉她的。

     在医院实习那会儿,是要跟着带教老师一起值夜班的,她记得,每次查房时候,苏藜都不敢一个人去,非要拉着她一起。也是在那时她知道了,苏藜原来是害怕在医院里过夜。

     那时她还笑话过苏藜。毕竟她一个要当医生的人,居然会害怕晚上的医院、害怕鬼神。叶子清实在是无法理解,既然害怕的话,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医生这个行业呢?

     叶子清知道,现在的苏藜是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的。

     她提起书包,放到旁边的空床位上,整好以暇,面不改色的说:“你跟我说过,我想你大概是忘记了吧。”

     苏藜愣了会儿,随后又笑道:“害怕又怎样,害怕又不会死人,怎么,子清你难不成还会留下来陪我?”

     苏藜说这话,是纯粹在开玩笑。以她对叶子清的了解,如果不是走不动路爬不起来的情况,叶子清是绝对不会不去上学的。

     但是马上,叶子清的说话却推翻了她的“以为”。

     叶子清转过头来看着她,郑重其事的说:“是的,我留下来陪你。”

     ***

     直到叶父过来准备送叶子清去学校,叶子清拒绝了并让叶父给老师打了电话请好了假之后,苏藜才意识到,叶子清是真的要陪她在医院过夜。

     晚饭是叶父请客的,他带着叶子清和苏藜去了市里一家挺出名的羊肉火锅店,说算是提前给苏藜去去受伤住院的晦气。

     吃过晚饭,叶父把苏藜送回病房。现在暑热还未褪去,一天下来身上也出了不少汗,更何况晚饭又是火锅,不洗澡就太难受了。

     叶子清身边没有换洗衣服,所以便先跟叶父回家一趟。

     车上,叶父突然说了一句:“清清,你跟小藜的关系很好啊。”

     叶子清刚开始还不太明白叶父说这话是为什么,随后转念想了想,才明白:她爸还是有些介意她请假不上课这事。

     叶子清笑了笑,说道:“爸,先不说苏藜的伤是因为我才受的,就拿我跟她认识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也得陪她啊,再说,医院晚上是挺吓人的。”

     叶父也不是个不讲朋友义气的人,在对待朋友方面,他可比叶子清还要重情。叶父对叶子清提了几句要好好学习,就没再追究这事了。

     在家里洗完澡,叶子清拿毛巾把头发随便擦了擦,就跟着叶父一起去了医院。

     因为叶子清也要睡在医院,所以叶父特意和值班的同事换了班。叶子清则接着这个便利,特意去值班室抱了床留给医生盖的干净的被子。

     叶子清抱着被子走进病房,苏藜刚好从浴室里出来,正在扣着身上的睡衣扣子。

     叶子清瞧见她,很平常的打招呼说:“你刚洗好啊…”

     话刚说完,苏藜就往后退了一大步,“嘭”的关上卫生间的门,站在门口的叶子清则一脸茫然。

     过了一会儿,苏藜才从浴室里走出来。叶子清看着对方把睡衣穿得像军装那般整齐,心里莫名觉得有点怪异。

     不过她也没多想,她把被子放到空病床上铺好,然后就拿出数学习题册递给苏藜让她做题,自己则坐在苏藜床边拿着从叶父那里要来的手机上网查阅一些医学资料。

     苏藜扑在病床的小桌子上,写了两三页数学题后,禁不住偷偷瞄了一眼叶子清。

     叶子清的头发还未干透,带着些微的湿气,搭在脸侧,给那张清冷淡的面容添了些柔和。她眼睛紧盯手机屏幕,虽然不知道在看什么,但苏藜看到叶子清严肃认真的神情,就猜到一定是什么学习资料。

     看着看着,苏藜就没心思写数学题了,思想渐渐放空,笔尖在空气里划着,无意识的勾勒出叶子清的侧颜。

     似乎是有所感应,叶子清抬头朝苏藜看去,看到对方正看着她在发呆,便起身走到苏藜身边,看了看她面前的习题册,问:“遇到不会写的了?”

     苏藜猛地回过神,看着低头靠近她的叶子清,心里开始慌乱起来。

     她随手指了一道题目:“这题我不会写。”

     “这题啊,你看应该这样…”叶子清弯下腰一只手撑着桌子,接过苏藜手中的笔就开始在草稿纸上写起步骤来。

     苏藜看着叶子清近在咫尺的侧脸,呆滞了。对方头发长的洗发水味萦绕在她鼻间,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感观。

     半晌过后,苏藜屏住了呼吸,微微偏开头,她怕再这样下去,叶子清就会听到她的心跳。

     听到她那杂乱无章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