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二更合一
    叶子清她们班下午第一节课上的是地理课。快下课时,班主任黄莉突然过来班上把叶子清叫了出去。

     叶子清开始是有些疑惑,跟着黄莉出了教室门没等她开口询问,班主任就把事情跟她解释了。

     “校园欺凌事件”,这个名头果然受到了学校的重视。

     叶子清她们前脚刚走没多久,教导主任就联系了几个班的班主任,让各班班主任了解一下自己班上学生的事情,并通知了几个学生的家长到学校来。

     作为知情者的叶子清的班主任,黄莉自然也在需要联系的范围内。

     黄莉一边带着叶子清往楼梯道里走,一边问道:“五班那个苏藜被关进厕所的事是怎么回事?你当时也在场吗?”

     叶子清目不斜视地看着路面:“事情发生的原因我了解的不多。但是是我找到苏藜的,所以我算是在场。”

     黄莉听了便没接着问下去了,而是又跟叶子清谈起了学习上的事。叶子清则规规矩矩的都一一回答了。

     出了教学楼,黄莉忽的说了一句:“你跟苏藜同学的关系很好吗?”

     叶子清一愣,继而看向黄莉,迟疑了一好会儿才说道:“恩…我们是从小就认识的,老师您问这个,难道您是觉得不同班的学生不能往来么?”

     黄莉听见叶子清这么说,忍不住笑了一下,大概是听出来了叶子清话里面含着的意思,抬手轻敲了一下叶子的肩膀,笑道:“老师看起来就那么迂腐势利吗?不管是实验班还是普通班,亦或者是以后分科后的艺术班,什么班的学生都是一样的,你们都是来学习知识的孩子,学校的老师们对你们始终都一视同仁。”

     叶子清不可觉察的摇了摇头,心想:话虽是这么说,但并不是所有老师都是这样想的,做得到的更是少有。

     走到综合楼大门口的空地前,透过窗子远远的就瞧见教导主任办公室门口站着四五个穿着校服的学生。

     叶子清皱了皱眉,这几个恐怕就是高二二班的那些人吧。

     她正思索着待会该怎么应对,身边的班主任却突然感叹道:“老师当年上学的时候,也跟你一样有玩的极好的朋友。只可惜后来毕业工作后就联络的少了。”

     叶子清顿住脚步,很是不解的看着黄莉:“老师,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黄莉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容貌却不似其他中年妇女,大约是教书教久了,人也变得像书一样柔和起来。

     看到自己学生眼中的疑惑,她笑了,伸手拍了拍叶子清的肩膀说:“老师只是有感而发。高中三年的时间其实很短暂,除了学习之外和朋友好好相处也很重要。呆会儿进去你按你知道的实话实说就好,不用紧张。”

     叶子清揉了揉鼻子,暗想:班主任该不会是看她一直是面无表情,误以为她紧张吧。

     抬眼对上黄莉的目光,对方眼神里透露的果真就是这么个意思。

     叶子清微微囧了囧,她也不好弗能班主任的好意,只好点头含糊地应付了几句。

     刚走进综合楼,走廊上站着的人就朝叶子清这边望了过来。叶子清迎着她们的目光也打量着她们。

     四个女生,和普通的乖乖学生一般,身上的穿的校服整整齐齐,打扮中规中矩。和叶子清想象中形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就是不知道这些人的内心深处是个什么样子了。叶子清这般想着,便走到了她们面前。

     黄莉敲了敲门,转过头对叶子清道:“我先进去看看,你在外面跟她们一起等一会吧。”

     叶子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叶子清趁着班主任开门的一瞬,朝办公室里看了一眼,苏藜跟苏母都在里面。同时还有其他人的家长。黄莉开门后并没有把门关紧。门半掩着,里面说话的声音也清晰的传了出来。

     苏母说话的声音很大,叶子清很容易就听清楚了,她听见黎冬梅说:“你们学校就是这样管理的吗?要不是我女儿的朋友找到她了,她是不是就要被关一整天?这个学生包括外面那几个都必须得开除。不然这事情没完。”

     黎冬梅话说完之后一个中年男人就打着哈哈道:“苏藜妈妈,你消消气,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件事我们校方也不会放任不管,绝对不会姑息的,学校一定会严肃公正的处理的。”

     这时又有另一道声音说道:“黄校长,这件事情我家小溪做的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她并不是主谋,而且事情也不是她挑起的,能不能在给她一次机会,我们可以赔礼道歉,您可别把她给开除了啊!苏藜同学的妈妈,咱都当父母的,您能不能———”

     立面的话还没说完,叶子清就听见身边有人“切”了一声,紧接着那人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丢人现眼!”

     叶子清偏头看向那人,对方正撇着头盯着窗户一脸嫌弃的表情,看她这表现里面说话的人应该就是她的家长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叶子清的视线,那女生也望了过来,瞧见是叶子清便开口语气十分嘲讽地问:“呦嗬,你就是那个苏藜的好朋友,听说就是你把我们捅到教导主任这里的,我说的对么?”

     叶子清眯起眼睛,目光骤然变冷。

     她反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女生脸色一变,黑着脸盛气凌人道:“你有什么资格问我?我还没问你是谁呢!”

     叶子清见她这样也懒得理她,直接侧过身子往旁边跨了几步离远了一些。

     女生被叶子清无视了,面上有些挂不住,于是更加生气起来,她走上前拽住叶子清的衣后领,咬牙切齿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子清正想转过身去拽回衣服,办公室门就被推开了,苏藜合上门走出来,皱着眉头瞧了那女生一眼,下一秒就伸手重重地拍在对方抓着叶子清衣领的手背上。

     这一拍下手确实挺重的,那“啪”的一声回荡在走廊里格外的清脆响亮。

     苏藜阴沉着脸,手仍旧高举在身前的半空中,冷声道:“放开她,不然我继续打,另外再打就不只是手了。”

     叶子清:“!!!”不只是手…意思是还要打脸么?

     那女生并没有因此而松手,反而更进一步双手都按在了叶子清的肩膀上,把叶子清往旁边一拉,躲开了苏藜能打到范围。

     她噙着张扬的笑嘲讽苏藜道:“用这么没力气的一巴掌威胁我?我顾明溪跟人打架的时候,你估计还在家里玩着洋娃娃呢。”

     “你、你……”苏藜显然没想到顾明溪会这么蛮横无赖,手指着对方愣是气的说不出话来。

     许是注意力全被苏藜引去了,顾明溪手上钳制的动作放松了些,叶子清正准备趁机挣脱开时,却听见顾明溪又“啧啧”两声讽刺苏藜道:“啊,我忘了,玩洋娃娃这么单纯的事你怎么会做呢,是从小就开始学习怎么去勾搭男人了吧。”

     即便是刚才被揪着衣领,叶子清也只是感到嫌恶而已,现在听见顾明溪这么说,她心里顿时被激怒了,转过声反手就照顾明溪脸上扇了一巴掌。

     顾明溪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她捂着脸后退两步,气急败坏道:“你,你凭什么打我!我骂的又不是你!抢着对号入座吗!”

     叶子清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苏藜面前,轻声问:“你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苏藜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下,抬手理了理叶子清的衣领,才说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事,教导主任只是说让我出来等一会儿。”

     被彻底无视了的顾明溪,打断她们的交谈,高声质问道“喂,那个谁!你打了人就这么完了吗?!”

     这一回,没等叶子清两人说话,旁边的三个女生倒先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个女生拉住顾明溪的胳膊把她拉到原来她们站着的墙壁边,小声道:“眀溪,你别闹了,要是把老师引出来了,吃亏的还是你。”

     顾明溪冷哼一声,瞪着叶子清说道:“这事儿你给我记着,我跟你没完!”说罢,便气鼓鼓的把扭头向另一边,跟拉着她的那个女生低声交谈,似乎是在抱怨对方不该拉她。

     苏藜盯着顾明溪那边看了一会,收回目光又看着叶子清,神色满是担忧,最后她忍不住说:“子清,你,你干嘛要跟她对上啊。”

     叶子清神情平静道:“一报还一报。”

     “啊?”苏藜有些茫然。

     叶子清看着她说:“上次你被她们打了,这次她又当着我的面骂你,我为什么不打她。”

     苏藜低着头轻声说道:“可是,要是她以后也趁没人的时候找你麻烦,那该怎么办?”

     叶子清觉察到苏藜心情不大开心。她想了想,便猜到了原因。

     也是,要是换成苏藜为了她动手打人,最后导致可能会被别人报复,她也会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对方。

     如此想着,叶子清便不说话了,只安静的看着苏藜,等苏藜抬起头,四目相对时,她才开口道:“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她抬手揉了揉苏藜头顶的碎发,柔声道:“所以你的事我不能置之不理,不要总认为是拖累我了,再说,朋友间不就应该相互扶持么?”

     苏藜眨了眨眼睛。

     叶子清又道:“而且,我才不会像你那样,傻乎乎地被不认识的人带走。”

     “你笑话我!”苏藜不满的拿开叶子清的手,撇过脸闷闷不乐的看向走廊另一头。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叶子清想着要不要求饶道歉时,苏藜才小声补充了一句:“以后你也不许一个人呆着。”

     叶子清愣住了,不明白苏藜为什么会说“也”这个字。这愣神只是一瞬间,很快她就回过来,她笑着点了点头:“恩,在学校我会尽量跟莫依依她们一起出行的。”

     苏藜太阳穴猛地跳了跳,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叶子清不仅情商低到数值为负,而且还健忘呢!

     她握住叶子清的手腕,问:“你忘了中午你说——”

     话说到一半,办公室门就从里面打开了,黄莉站在门内对叶子清说道:“叶子清,你进来一下。”

     苏藜见状只好松开手,把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看着叶子清走进办公室里。

     叶子清走进去,心情平静的很。只不过她没想到一走进去,看到的就是燕诚。

     燕诚回头看了她一眼,继而又转了回去低头安静地看着鞋尖。

     叶子清对他也不感兴趣,视线一移看到另一边站着的一个女生。叶子清想,这个人就是燕诚的那位女朋友吧。

     正想着,黎冬梅突然走到她身边,扶着她的肩膀,说道:“小清,我听阿藜说是你找到她的,你跟你们老师仔细说说,阿藜当时的情况。”

     黎冬梅这么一提,办公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旁边的几个家长都看着叶子清,燕诚旁边的那个女生也转过脸看了过来。

     叶子清对上她的视线,将上午跟教导主任说过的话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镇定自若的一一复述。另外还将孟菲所说的流言给加了进去。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我并不理解这几位同学欺凌苏藜的缘由,因为在我的印象里,除了那次意外受伤以外在,苏藜从未接触过燕诚同学。”

     叶子清顿了顿,接着问道:“请问这位学姐,你为什么要散播那种流言来污蔑苏藜?你有想过如果别人相信了会给苏藜的生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吗?”

     黎冬梅是不知道流言这件事的,此时听叶子清一说,原本心情就很恼火的她就更火大了,黎冬梅当即就跟教导主任掰扯起来。

     “小孩子早恋你们学校都不管吗?到底是不是来读书的?”

     “这个,学生的情感问题学校不可能面面俱到啊,但是早恋在我们学校是绝对不允许的,要是发现了校方一定会严肃地教育批评他们。”

     “好好,我不管他们早没早恋,往我女儿身上泼污水污蔑她这事怎么办?你们学校能消除影响吗?”

     教导主任擦了擦额头:“我会安排老师去和其他学生解释沟通的,一定会把对苏藜同学的影响降到最低。”

     这话一出口,五班班主任却倒是突然咳嗽了几声。叶子清眉头一挑,抬眼看了过去,便看见五班班主任面上的表情有些不愉。

     站叶子清旁边的黄莉也皱了皱眉,她跟五班班主任同事多年,对五班班主任的脾性也了解一点。对方是个怕麻烦的主。她还记得对方年前聚会的时候还说过自己的志向不是教书,进学校只是为了生计而做出的无奈之举。

     这个人对学生的事基本上都是放任不管甚至还会觉得避之不及。

     因为黄莉是站在叶子清左侧,正好在叶子清的视线范围内,她皱眉头的举动叶子清自然也看到了。

     叶子清微微歪了歪头,看来她必须得抓紧辅导苏藜的学习了。

     ………

     叫叶子清过来只是做个人证,走完过场后教导主任就让黄莉带着叶子清回班级去。

     苏藜一直站在门边,门一开看见开门的是叶子清她眼睛立马亮了:“你还记不记得——”

     然而她话才说了一半,黄莉就就从叶子清身后走出来了。苏藜嘴角往下弯了弯,她只是想问一问叶子清还记不记得中午在老教学楼里对她承诺过的那些话而已,怎么老是被打断啊!

     虽然心里很郁闷,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苏藜调整好情绪微笑着对黄莉道:“黄老师好。”

     黄莉看着苏藜,表情疑惑:“不是早就让你回教室上课了么,怎么还等在这里啊?”

     黄莉转头看了看另一侧站着的顾明溪三人,说道:“你们几个这次肯定是会记大过的,以后再做这种事就得按开除学籍处理了。这样里面也不需要你们做什么了,你们回去上课吧。”

     顾明溪带头字正腔圆地说了一句“老师再见”,领着其余两人大大方方的离开了。

     临走前,她还不忘对叶子清使了个“你等着瞧”的眼色。

     叶子清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她其实并不怕顾明溪来找她麻烦,只是对方这样,总让她有一种未来会不平静的感觉。

     黄莉没看到叶子清和顾明溪之间的暗流涌动,对着苏藜说道:“接下来的事就是校方和家长协商处理了,苏藜同学你跟我们一起回教学楼那边吧。”

     三人一段路后,叶子清跟苏藜就渐渐放慢步伐由原来的并排走转为跟在黄莉身后。

     想起之前顾明溪临走前的挑衅,苏藜就忍不住为叶子清担忧起来,她扯了扯叶子清的衣摆,小声问道:“我们要不要,把顾明溪的事告诉给黄老师?”

     “恩?”叶子清一开始没怎么听清,按照苏藜的口型想了半晌才明白过来,继而笑着侧过头贴在苏藜耳边轻声道:“不用,她还什么都没做呢。”

     苏藜忍着耳廓上被热气弄出来的酥麻感,沉声道:“等她真对做你了什么,那时候就晚了。”

     “你们两个咬着耳朵在讨论什么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苏藜说话的声音,前面的黄莉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过来。

     苏藜被这意外状况给弄呆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约是心里有鬼,她听到黄老师说到“咬耳朵”这个词时耳尖刷的就红了。

     叶子清脸不红心不跳地编道:“我在跟苏藜说学习上的事。对了,老师,期中考试普通班进实验班的人选是怎么定的,您可以告诉我吗?”

     “这个啊…”黄莉看了看低头不语的苏藜,对叶子清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这个主要是看学生自己的意愿,除了分数必须要达到实验班平均分以外,就没有其他要求了。你们俩先回教室上课去吧。我要去传达室一趟。”

     叶子清倒不在意自己的心思被老师看穿,她本来就没想过要遮掩,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便对黄莉恭敬的鞠躬道:“谢谢老师告知,老师您去忙吧。”

     黄莉走后苏藜才满脸通红的抬起头来,说:“你怎么直接就问老师了,这下好了,她肯定猜到了是我想进你们班。万一要是我考差了,不就丢死人了么!”

     叶子清半是安抚半是认真道:“有我指导你学习,你还怕考不过么?”

     苏藜听她这么说便笑了:“这可是你说的啊,唔,不行,我怕你会反悔,我要跟你拉勾约定。”

     说着,伸出右手翘起小拇指朝叶子清勾了勾。

     叶子清虽然觉得拉勾约定这种行为很幼稚,但看苏藜那么高兴,便依着她也伸出了手:“好吧,拉勾约定。”

     “一百年不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