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堵
    叶子清跑下教学楼的楼梯。

     她一步跨了有两节台阶,在一楼转弯的时候没稳住,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前面的人,差点一点就把对方撞倒下楼梯。

     被撞的人转头呲牙皱眉怒视着她:“你这人是怎么回事!长没长眼睛?没看到前面有人啊!”

     叶子清向对方说了一句“对不起”,说完后也不管对方的回应,迈开步子又朝前跑去。

     食堂与新教学楼之间隔了一片竹林和一个小广场,而老教学楼就在食堂东面不远处。

     现在这个时候离第四节课下课时间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了,吃好饭的学生们都三五成群的或是在校园里四处闲逛,或是慢悠悠地朝教学楼这边走来。

     叶子清从这些人群中穿过,她脚步不停,尽着自己最大的速度向老教学楼那边跑去。

     她想,依苏藜的性子,苏藜是不会违背约定的,不管对象是谁,她答应的事就不会反悔,所以苏藜说了要和莫依依一起去吃饭就一定会遵守。可现在下课这么久了苏藜却还没回来,这让她不得不为其担心。

     叶子清气喘吁吁地跑着,脑海中飞快的闪现过张晓衍曾跟她谈论过的那一例例校园暴力案件。

     她沿着最近的一条捷径,跑进那条竹林小道,绕过小广场来到老教学楼前。

     她撑着膝盖深呼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面前这栋墙面发黄的老建筑物。直起腰正想走往楼道里的时候,脑袋突然清醒了过来。

     她这样只是因为一个猜测就跑过来找苏藜,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万一是燕诚让那些人叫走苏藜呢?说不定现在对方正在某间教室里跟苏藜告白呢,要是她突然闯进去,苏藜岂不是会很尴尬?

     叶子清犹豫了几秒,就抬腿跨上了台阶。不管怎样,先找到苏藜再说,她不能把苏藜的安危寄托在猜测上。

     以前元立高中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学生,所以三个年级都在一栋教学楼里。老教学楼比新教学楼大的多,一层有九个班,加上老师办公室一共有十个房间。

     叶子清一间一间的仔细排查着,教室里大多都堆着旧课本课桌和一些杂七杂八的物品,遮挡了视线,她费了十多分钟才找到三楼。

     但一直找到最后一间教室也没有看见苏藜的身影。

     叶子清皱了皱眉,她有点想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难道苏藜先去食堂了?

     叶子清直接否定了这个可能,苏藜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守信誉的人,这点她深信不疑。

     那么苏藜去哪里了?她才刚出院没多久啊。

     叶子清走到楼梯道,坐在楼梯台阶上,抱膝杵着头,又是茫然又是无措。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叶子清猛地起身,探头从扶手栏杆间的缝隙里往下望去,待看清楚那人的模样后,心情立马就急转直下。

     又是燕诚!

     燕诚看见叶子清,脸上的表情瞬息变化了几番,像是讶异又像是舒了一口气。

     他仰着头看着她,道:“原来是你,叶同学,她们没…咳,你…没事吧?”

     叶子清紧绷着脸,面上带着寒意,开门见山的问道:“苏藜在哪儿?”

     燕诚被问的一愣:“苏藜?…我不知道——”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止住了话,接着喃喃自语道:“难不成她们叫走的人是苏藜,我还以为是……”

     叶子清原本就为找不到苏藜而感到窝火,听他提起叫走苏藜的那些人,顿时就火大了。

     她冷着脸走到燕诚身前,厉声问道:“那些人果然是你找来的!我问你,苏藜现在到底在哪里?”

     燕诚被叶子清的气势逼得后退了一步,他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不、不是我,我没有让她们找你们的麻烦,我也是被别人通知后,才知道她们把一个女生带到了这里,她们…我…”

     燕诚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叶子清解释这件事,他叹了口气,低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们会这样。”

     “苏藜呢?”叶子清没有理会燕诚的话,继续追问道:“她们把苏藜带去哪里了,你不是说有人通知你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燕诚低下头看着地面,语气十分歉疚:“抱歉,我真的不太清楚这件事,那人…只说人被带到老教学楼里了。”

     叶子清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被这个人给气死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缓过来,问道:“叫走苏藜的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要叫走苏藜?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燕诚闻言眼神飘忽了一会儿,似乎是很难回答这几个问题。

     叶子清目光紧盯着燕诚,燕诚撇开脸,咬了咬牙,沉声道:“她们跟我是一个班的,叫走苏藜是因为她们中的一个人误以为苏藜勾引了她的男朋友,才要出手教训她。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燕诚头偏向一边,看向墙壁,道:“因为,我就是那个女生的男朋友。”

     叶子清收拢手指紧握起来,极力控制住自己想扇对方耳光的冲动,冷笑道:“这几天明明是学长你总追着苏藜不放吧。呵,真是难得一见的人渣啊!”

     燕诚脸色一僵,他转头看向叶子清似是想再解释些什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叶子清没注意到这些,当然她也不会注意。她转过身回看了一眼三楼楼道口,问道:“燕诚,你确定你没记错你女朋友说的话吗?苏藜确实是被带到这里了?”

     燕诚点了点头,点完头之后才意识到叶子清压根就没看他,他苦笑了一下,回答道:“我没记错,她说人就在这里,但是我不敢肯定她没骗我,一楼二楼的教室我都找过了,就是不知道三楼有……”

     “三楼教室我看过了,苏藜不在。”叶子清打断了燕诚的话。

     燕诚沉默了一会儿,迟疑道:“…要不要…去厕所找找看?”

     叶子清重复了一遍:“你是说厕所?”

     她抬起头望向已经开始斑驳脱落石灰的楼道墙面,墙顶拐角处凌乱分布的蜘蛛网上面还挂着一些昆虫的尸体。

     叶子清垂在身侧的手,攥着衣角力气渐渐加大。她实在无法想象荒废了将近年的厕所里,会有怎样的一番情形。

     迈开腿大步大步的跨着台阶,叶子清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三楼厕所门口。

     地上有一一大滩水,淤积在走廊过道上。叶子清顺着这滩水往前看去,是紧闭的女厕所门。水是不久前从门里流出来的。

     她踏着水走到门边,用力推了推门,结果半分微动。叶子清低头看向门锁,发现锁眼里面居然插着半截钥匙。

     眸子里染上一分愠怒,叶子清伸手使劲敲了敲门,大声喊道:“苏藜!苏藜!你在里面吗?苏藜,你在吗?”

     话音全部落下,空气微微一滞。叶子清把耳朵贴近门,忐忑着。

     “…我在,子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