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被套住了
    小白是个什么玩意呢?

     回教学楼的路上,叶子清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她一边走一边快速地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会儿,结果发现她对这个名为“小白”的不知名生物是毫无印象。

     听刚才苏藜说起小白的语气,苏藜应该是非常喜爱这个小白的。既然对方这么喜欢,那按理说就算是叶子清对高中时间段的记忆模糊了,她也应该能记得一点的。

     叶子清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她可不想被比作为一个未知物种。

     她理了理校服上微微褶皱起来的部分,低头看着衣服,问旁边的苏藜:“小白是你养的宠物么?”

     苏藜很快就回答了:“是啊。”

     叶子清抬起头,视线投放到前面的地面上,试探地问:“那…你养的是什么物种啊?该不会是犬类吧。”

     她说完之后,联想到小奶狗红着鼻子可怜兮兮的模样,莫名的打了个哆嗦。然后下意识地就又抬起手捏住鼻子。

     苏藜偏过头看了叶子清一眼,轻飘飘的回了一句:“你去我家看一看小白,不就知道了么。”

     叶子清手上的动作一僵。她怎么觉得苏藜说这句话的语调有些轻佻呢?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苏藜。

     苏藜表情很正常。

     神色很平静,目光很澄澈,本来样貌就很清秀的她,加上现在这副正正经经地表情,简直就像漫画里的女主角,自带了“正直善良”的圣光。

     除了单纯,别的什么叶子清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她想:苏藜只有十五岁,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有其它想法呢?

     叶子清自我反省了一下,这种莫须有的猜测对苏藜来讲其实是不公平的。她暗暗决定,以后不管怎样都不能再用“有色”眼光去揣度还是小孩子的苏藜了。

     这么想着,叶子清看向苏藜的目光就变得“慈爱”起来。她微笑着说道:“那就这个周末吧,我去你家看看那个小白,顺带再帮你补习一下这星期你缺的课程。”

     苏藜也笑了,笑的很是纯良,她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周末去我家,到时候你可不许反悔啊。”

     叶子清和苏藜谈论了一些学习上的事到了教学楼四楼,两人便分别开回到各自的教室。

     这个时间点,午自修才过去一半。班上很多人都没睡觉,大多都在看书写作业。

     莫依依看见叶子清走过来,立马停下了手中的水笔,压低声音小声问道:“苏藜找到了吗?她没出什么事吧。”

     叶子清拉开椅子坐下:“找到了,人没什么事。”

     莫依依点了点头:“那就好。你中午跑的时候好急啊,喊都喊不住。”

     听见她们俩说起苏藜的事,前排的孟菲没忍住转过身,说道:“子清,我听高年级认识的学姐说,那几个叫走苏藜的人是因为燕诚的事才来找苏藜麻烦的。”

     叶子清皱了皱眉,问道:“那位学姐还有说别的事情么?”

     孟菲犹豫了一下,斟酌道:“说苏藜破坏燕诚跟他女朋友的感情,三角恋之类的。都是一些不好听的流言。…好像前两天就在整个高二年级传遍了,苏藜班上有几人也在说这件事。”

     叶子清抬眼看向孟菲:“她们说的你信吗?”

     孟菲一愣,瞬间就回答道:“我怎么可能会信这种事!”

     叶子清从课桌抽屉里掏出课本,边翻着书页边说道:“我已经陪苏藜把事情上报到教导主任那里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天就能处理好。至于流言什么的,我想到时候就会不攻自破吧。”

     莫依依看着叶子清,嘴张了半来才憋出来一句话:“果然是人无完人,古人诚不欺我。”

     叶子清有些疑惑:“…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莫依依叹了口气,道:“虽然同桌你的智商很高很高,但是你情商好像低了不止一点点。真是宛如教科书式的两极化。”

     叶子清:“……”

     孟菲跟着附和道:“就是啊,感觉子清你情商好低啊。就算学校会处理那些人,可是流言却是消不掉的。俗话说三人成虎,就算我们相信苏藜,别人呢?”

     叶子清认真思考了一下,她对流言这类东西倒是无所谓,左右不过是一些无聊的人搬弄出来的是非罢了。至于无关紧要的旁人的看法,她就更不会在乎,但是换成苏藜,她不知道苏藜在不在意这些。

     莫依依接着说道:“学校女生朋友圈子都那样,说风就是雨的。要是处理不好,苏藜怕是会被人孤立的。”

     叶子清按下书本,斜过身子看向莫依依,问:“那应该怎么处理才能抹消掉流言?”

     她见莫依依半天没应声,便朝莫依依微鞠一躬,郑重其事的说道:“苏藜是我的朋友,所以这事我不能不管。依依你情商比我高,帮忙想一想办法吧。”

     莫依依被她这样的态度弄得很是慌张,连忙伸出手抵住叶子清的肩膀:“哎哎,子清你别这样啊。苏藜跟我也算是朋友了,不用你说,我也会帮忙出主意的。”

     莫依依沉吟一会,说道:“要解决流言只能从源头下手,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燕诚跟他的女朋友一起帮忙澄清。…不过,这个谣言本身就是从燕诚女朋友那里传出来的,她要是出面澄清,就等于是自己打自己脸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方法有些不大可行。”

     叶子清偏了偏头,看向孟菲征求她的意见。

     “我想到的方法和二依差不多。”孟菲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是爱莫能助。

     叶子清思索了一阵后,便起身准备离开座位。

     莫依依赶忙伸手扯住她的衣服,说:“同桌,你别走!”

     叶子清回过头不明所以地看着莫依依。

     莫依依把叶子清拽回到座位上:“你不会现在就去找燕诚的女朋友吧?!你一个人很不安全的,等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我跟孟二菲一起陪你去吧。”

     叶子清摇了摇头,内心里半是好笑半是感动,无奈解释道:“我是要去隔壁班找苏藜。这件事,还是得问过她的看法后,才能决定。”

     莫依依松开紧抓着叶子清外套的手,神色颇为不好意思,嘴上却道:“哈哈,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子清你要冲冠一怒为红颜去找燕诚女朋友算帐呢。”

     莫依依大概是想打趣叶子清,撇过脸又对孟菲说道:“诶,爱菲,你以后多向子清学习哈,要是我有难,你可不能对我置之不理啊。”

     孟菲翻了个白眼:“你长得一点都不红颜,激不起我的英雄救美心。”

     叶子清愈发无奈了,这都哪跟哪儿啊。她微微用力拍了拍莫依依的脊梁骨:“别开玩笑了,快写作业吧。”

     莫依依立马噤声,扒拉出作业本装模作样的开始写了起来。

     叶子清走到五班教室窗外,往里面一瞧,就看见了正埋头在本子上奋笔疾书的苏藜。鬼使神差的,叶子清并没有出声打扰她。而是靠在走廊围墙上静静地等着。

     教室里,苏藜正在写着课本上的数学习题,尽管叶子清已经帮她疏通了知识点并教给她不少解题方法,但遇到大的应用题,她还是不太会运用。

     写着写着她便卡在了最后一道题目上。苏藜皱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解题头绪。在草稿纸上写满一页错误的过程后,她不得不停下笔,拿起纸笔和课本准备去向班上的学习委员求问。

     起身走了没两步,路过讲台的时候,余光中无意间瞧见了走廊上有一个人站着。她下意识的偏头望了一眼,恰好对上叶子清的目光。

     苏藜抿抿唇,拿着课本走到走廊上,问叶子清:“你等多久了?”

     叶子清被问得一愣,正常情况不是应该问她有什么事吗?

     情商低并不代表反射弧短,叶子清只愣了一瞬就反应过来了,速度快到苏藜压根都没察觉。

     她笑了笑道:“这个不重要,我找你是有事情要跟你说。”

     苏藜被叶子清的话转移了注意力:“什么事情?”

     叶子清见她问起,便说:“你有没有听到那些流言?”

     苏藜一脸茫然:“流……言?”

     叶子清看她这副表情,便知道她不知道。想来也是,苏藜这才刚回班没多久,估计五班知道流言的那几人还没对苏藜说过,当然也有可能是在背后说过了。

     她也不隐瞒,干干脆脆的把事情说清楚了,连同找燕诚澄清流言的方法也一并对苏藜讲了。

     说完之后,叶子清担忧的看着苏藜,问:“事情就是这样,你打算怎么办?”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呢?”苏藜把问题抛了回去,脸上笑容清爽。

     叶子清琢磨不透苏藜的想法,她在心中建设了一会,尽量使自己的话客观一点。

     她说:“要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这件事完全可以不管。要是你在意这件事,找燕诚的女朋友说服她去澄清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但是事情已经捅到校领导那里去了,这个梁子跟她算是结下了,成功的几率不太大。”

     叶子清看着苏藜的面孔,又说:“不管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我都还是你的朋友。如果你要去找高二二班那几个人谈话,一定要记得叫上我。”

     苏藜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在否定那句话,她说:“我不会去找她们的,你也不许去找燕诚。有流言就有流言吧,我不在乎,我有你陪着就够了。”

     叶子清觉得苏藜这话有点怪怪的,便说:“你的朋友可不止我一个啊,莫依依和孟菲都很喜欢跟你交流的,她们也是把你当成朋友的。”

     苏藜“哦”了一声,拿起手上的书本翻到之前那一页,指着不会写的那题对叶子清说:“这题我不会,刚准备去问别人你就出现了,所以现在就拜托你了。”

     一听是问问题,叶子清立马转移注意力了。接过纸笔就开始解题。

     苏藜靠着栏杆贴在她边上,看着叶子清在本子上流利的写出算式,时不时轻声提问两句。

     阳光铺洒在纸张上停顿在笔尖,耳边是叶子清的清越温和的声音。

     苏藜想,如果她们的岁月能一直如此静好下去,她愿意陪在叶子清身边,什么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