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疑惑2
    “皇后娘娘,蕴蓉还小何必太过苛责,你是一国之母何必和一个小女儿家计较,皇上都说了,蕴蓉娇憨率直,蕴蓉会这样也是性格使然,既然皇上都不怪罪,娘娘何必斤斤计较。”

     说话间,宋蕴雪伸出葱尖似的玉手,将宋蕴容拉了起来,原本还有些惶恐不安的她顿时放下了心来,心中暗自懊恼,自己沉不住气,有姐姐在她怕什么呀?

     这样想着,宋蕴容顿时又变得气势昂扬起来。

     见小妹站定,宋蕴雪转头,看向皇后。

     “娘娘,你说妹妹说的是吧。”

     皇后被宋蕴雪这一番话堵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皇上是说过这么句话,那不过是谈笑间的玩笑话,如今却被宋蕴雪拿来堵她的口。

     “妹妹好记性。”

     皇后不痛不痒的说上这么一句。

     “本宫倒是不知道,打人是娇憨直率,分明是嚣张跋扈,不知道雪贵妃这圣贤书是怎么读的,连这么简单的意思都不懂。”

     燕长乐看着皇后败下阵来,浅笑着走到她身边,扫了眼站在宋蕴雪身边的宋蕴容眼中冷芒一闪而过。

     宋家这两姐妹真是太嚣张了,宋蕴雪是她皇兄的宠妃她是不能动,但是宋蕴容,欺负设计白醉醉的事她可记着呢,怎么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燕长乐这话一说,宋蕴雪和宋蕴容两姐妹都变了脸,宋蕴容广袖下的手紧了紧,她倒是忘了燕长乐也在这里,皇后她是没什么好怕的,但是燕长乐,她却是不能如此的回嘴。

     燕回最是疼爱这个妹妹,若是和她碰上,那吃亏的必定还是自己,但是蕴蓉怎么也不能背上这嚣张跋扈的名声,目光一转,从白醉醉和孟墨瓷身上一扫,顿时有了计较。

     “公主,蕴蓉虽然被宠的有些任性,但却不会无缘无故的动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的。”说着看向孟墨瓷。

     “孟小姐,不知道蕴蓉因何打你?”

     对于孟墨瓷,宋蕴雪是一点都看不上,长的倒是不错,可那性子哪里是个女儿家的性子,也活该苏云芒迟迟不肯娶她,若不因为蕴蓉她才不想和这疯魔的人说话。

     却见孟墨瓷看了眼宋蕴雪。

     “宋小姐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我,但她是无缘无故的打娘娘今天宴请来的客人。”

     孟墨瓷的话一说完,皇后的脸色越发的沉了,而一旁的燕长乐顿时气息一变,越发的凌厉起来。

     “嬷嬷,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后还没来得及开口,燕长乐已经率先开口了,声音冷冷的,让在场的贵女们都不由有些发寒。

     一直静静的站在白醉醉身后没有出声的安嬷嬷,走到燕长乐身边,将之前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没有添减一个字。

     “醉醉,没事吧?”安嬷嬷一说完,燕长乐走到了白醉醉的身边,伸手抓住白醉醉的手,来回的打量着她,仿佛要看看她有没有伤到哪里。

     闻言,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白醉醉摇了摇头:“我没事。”

     顿时,御花园里各个官家小姐们都诧异的不行,一个小酒娘怎么和长乐公主的关系这么好?

     听到白醉醉这么说,燕长乐才松了口气,转头,眼似霜刀似的,看向不远处的宋蕴容。

     “本宫倒是不知道宋小姐有这样的本事,皇后娘娘请的客人你说打就能打,这皇宫里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规矩。”

     “既然宋小姐这么喜欢打人,那就让她感受一下。”

     说话间,只见安嬷嬷从燕长乐的身后走了过去,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宋蕴容吓得直往宋蕴雪的身后躲。

     “姐姐,我没有,不是我,是夏秋月。”燕长乐一发火,宋蕴容也怕了,惹了皇后娘娘,有姐姐在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惹了长乐公主那么就不一样了,今天就是长乐公主真把她打了,皇上也不会说什么。

     顿时就把夏秋月供了出来。

     原本在看见,燕长乐这么关心白醉醉的那一刻,夏秋月就给吓得不敢出声了,低着头尽量让自己变得透明起来,但宋蕴容这么一说,夏秋月吓得一个激凌,原本站在她身边的人都不动声色的往一边挪了挪。

     霎时间,夏秋月就被暴露在了燕长乐的视线中。

     “公主恕罪,臣女,臣女知罪,公主饶过臣女这一次。”夏秋月噗嗵一声跪在了地上,把这次打白醉醉的事情扛了下来,当然是确实是她要打,只是是宋蕴容让她动手的,当然,这话她是怎么也不会说出来的。

     公主这里,不管怎样她都已经得罪了,若是再供出宋蕴容到时候两头不是人,在外面,宋蕴容指不定怎么收拾自己,还不如把这事扛了,卖宋蕴容一个人情。

     燕长乐,连看都没看夏秋月一眼:“既然知道错了,那就从轻发落吧。”

     “来人,将她赶出宫门,以后永不准踏进皇宫一步。”燕长乐的话一说完,身后就出来了几个宫女。

     顿时,夏秋月瘫在了地上,她倒是情愿燕长乐打她一顿,永不踏入宫门。也就是说,她和这些大家小姐们绝缘了,而自己永远被她们排斥在外,更重要的是,以后她也再攀不上段好姻缘了。

     试问,若是她真的嫁了个好人家,以后进宫到底是带她还是不带?

     夏秋月就这样被拖了出去。

     顿时,御花园,一片安静。

     夏秋月被处理后,燕长乐,冷冷的扫了宋蕴容一眼:“虽说人不是宋小姐要打的,但是宋小姐在御花园内动手,到底是不对,回去抄静心咒一百遍吧,下次进宫来的时候让皇后娘娘待我检查吧。”

     护着宋蕴容的宋蕴雪脸色一变,却没有说话,长了公主和皇后不一样,静心咒一百遍,就是闹到皇上那里,也改变不了什么,毕竟并没有让蕴蓉怎么样,显然,这事宋蕴雪知道,宋蕴容也是知道的。

     只见她款款的从宋蕴雪身后走了出来。

     “臣女,谢公主教诲。”

     宋蕴容不甘的跪下,心中把白醉醉恨的不行,为什么,她什么时候和长乐公主这样要好,白醉醉,今天的事不会完。

     这场闹剧,就在燕长乐的强势下结束了,皇后心中舒了口气,到底是没有让雪贵妃两姐妹太嚣张,只是,长乐怎么对白醉醉这么好?难道只是因为那张脸?

     皇后心中闪过一抹疑惑。

     乞巧节宫宴在皇后他们的主持下,后面倒还是顺利,在临近中午时在宫中留宴,吃过饭后,就打道回府了。

     这其中因为有燕长乐,和皇后在,倒也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白醉醉?”

     白醉醉顶着太阳,恨不得赶快回家,虽然家里也热,但是也比在这太阳下要好上太多了,安嬷嬷跟在旁边,听到身后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孟小姐?”

     白醉醉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张扬艳丽的身影,正是今天在御花园和宋蕴容杠上的孟墨瓷,因为今天绑了自己再加上看她说话行事爽朗,对她的映像还是不错。

     见状,孟墨瓷笑着了,快步跑到白醉住跟前,撩起衣袖不停的扇着:“对,我就是,别孟小姐孟小姐的叫,我叫孟墨瓷,叫我墨瓷吧。”

     孟墨瓷看着眼前这张分外熟悉的脸说道,若不是心中还存着一丝理智,她此刻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将白醉醉拉回家去,让奶奶和父亲看看了。

     闻言,白醉醉笑了笑,也没推辞,孟小姐孟小姐的叫其实她也不大习惯:“墨瓷,我叫白醉醉,你已经知道了,若是不介意就叫我醉醉吧。”

     “不介意不介意,走吧,走吧,我们一起走。”

     “哎哟。这天也太热了。”

     孟墨瓷一边走着一边抱怨,整个人动作都是大大咧咧的。

     直到走到宫门口,两人才分道扬镳,而他们的身后一直一个悄丽的身影,看着白醉醉离去的背影,陷入了短暂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