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这样生猛的女人需要人保护吗?
    “娘,你说什么呢。”李桂花惊呼一声,不可思议的看向白李氏,白夏到底是她的女儿,她是想钱,但还不至于会把女儿嫁给一个可以当爹的男人,她怎么也想不到白李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一旁看戏的白醉醉笑了,看看,这就是她这便宜老娘,除了儿子谁都可以卖了。

     白玉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李氏,白夏可是她亲孙女啊。

     “二姐,你到现在还没看清娘是个什么人吗?除了大哥,她谁都可以用来换钱的,亲孙女也一样。”一旁的白小妹见白玉梅这样,轻声说道,她现在是看的真真的,她这娘除了大哥谁都不疼。

     白小妹的话白玉梅何尝又不知道,见她这么说,点了点头没再出声,心里却是十分庆幸,对白醉醉充满了感激,若不是她这个妹妹,自己现在估计还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呢。

     白夏也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李氏,她奶奶竟然真的要把自己嫁给那个老光棍。

     “奶奶,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夏的声音有些沙哑,不过这样一会儿功夫竟有种说不出来的憔悴。

     却见白李氏面对白夏的质问,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定定的看着老王:“你给多少彩礼钱。”

     人群里再次发出了质疑声,但此刻白李氏已经听不到了,反正丢脸他们已经丢了,她可不想在丢了钱。

     老王也被白李氏这一反应给整懵了,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看了眼脸色苍白的白夏,纵欲过度的脸上扬起一抹猥琐的笑容。

     “彩礼钱?你还想要彩礼钱,你孙女都已经是我的人了,难不成嫁给别人还有人要么?彩礼钱,没有,不嫁就等着当老姑娘吧。”

     说着竟拿起肚兜就要往外走,却被白李氏叫住。

     “嫁。”

     这话白李氏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把白夏娇养这么些年就是为了以后能嫁个好人家,可如今好人家没嫁到,就是彩礼钱也没有了,白李氏的心是抓心挠肝的疼。

     “奶奶——”

     “娘——”

     白夏和李桂花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娘,夏夏才十四岁,怎么能嫁给这个男人。”李桂花不可置信的看向白李氏,一边说着一边不住的扯白大海的衣袖,可白大海愣是一个反应都没有。

     “不嫁他嫁谁?还有谁愿意娶她,都是她自找的。”白李氏别李桂花这样一说也来了火,当初要不是白夏死不出声,让他们以为是风玉檀破了她的身子,他们怎么会大张旗鼓的来闹,现在风玉檀没巴到,反而冒出个糟老头子出来。

     身子已经被破了,而且闹的这么多人都知道,还会有谁愿意取她,家里可没有那个闲钱养老姑娘。

     别看李桂花一天咋咋呼呼的凶的不行,白李氏一发火立马就不敢吱声了。

     “奶奶,我不嫁,我不嫁。”白夏一见自己娘没声儿了,立马就哭了起来。

     只听见啪啪两声,白夏的苍白的小脸上就泛起了五根手指印。

     “不嫁,不嫁你就别回来。”

     说着就要走,李桂花想要回头,却被白大海拉住,一旁正吃着水果的白醉醉一见这状况,不大对啊。

     “等等——”白醉醉起身叫住快要走到门口的白李氏。

     “你们这就是要走了?”

     “不走,你留我吃饭啊。”白李氏恨恨的剜了白醉醉一眼,心里对她是又怨又恨。

     留下吃饭?想的美。

     “你们要走可以,把人带走。”说着伸手指了指白夏,感情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把人就留她这里了?可真是打的个好算盘。

     原本脸色就不好的白李氏一听白醉醉的话后,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她是你亲侄女在你这住一下怎么了,到时候她出嫁你这个当姑姑的不该为她添点嫁妆吗?在你这能吃你多少饭,花里多少钱。”

     噗——

     白醉醉被白李氏的话逗乐了。

     “麻烦你,她亲爹亲娘,亲奶奶都在,我这个当姑姑的就不瞎超心了,更何况我可还记得就在不久之前,我的好侄女儿还口口声声的说我抢了她未婚夫婿,我可不会这样穷好心。”

     说着挑了挑眉,看了眼没有要走的意思的白夏:“自己走还是扔出去自己选。”

     闻言,白夏的目光微闪,突然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三姑,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别赶我走,别赶我走,我不该污蔑你的——”

     白夏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哭了起来,一抬手巴掌就往脸上招呼,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啪啪做响,不一会儿一张白净的小脸就布满了巴掌印。

     白夏现在只想着如何能留下来,要是跟着回去,她就只能嫁给老王这个老光棍了,只要白醉醉肯留下她,那她就不用嫁了。

     这样想着,巴掌扇的越发的用力。

     “三姑,别赶我走,我错了,不要让我走——”

     这次白夏是真的怕了,她以为,就算有什么事,她爹娘和奶奶都不会不管她的,却没想到她们竟然都不管她了,她要是嫁给了老王她这一辈子就毁了。

     白醉醉冷冷的看着不停扇巴掌的白夏:“别打,你走吧,要是不走那我只好让墨棋送送你了。”

     有句话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的就是白夏这种人,她现在可怜,可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同样可恨,她又不是圣母,为什么她哭一哭,跪一跪就要原谅她,若是异地而处,她相信白夏同样不会可怜她。

     许是没有想到自己都跪下了,白醉醉都不原谅自己,顿时就怨恨起来,抬起头狠狠的看着白醉醉,良久,站起来跟在白李氏身后,一行人离开了。

     闹事儿的人一离开,自然看热闹的也散了,老王收起手里的肚兜,一脸谄媚的看向风玉檀:“公子,多谢你给我找这么一媳妇儿。”老王虽然是不着调,但那跟人精似的,在看到墨棋站在风玉檀身侧就什么都明白了。

     闻言,风玉檀放下手里的水果,伸出手,墨棋就掏了一张银票出来放到风玉檀的手里。

     “好不容易找到个媳妇儿就好好看着,别到时候媳妇儿飞了,这五百两算是我给你们新婚的贺礼了。”

     说着把银票递给老王,老王双眼一亮,连忙弯着腰伸手去接银票,点头哈腰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媳妇儿肯定得看好,保证她不会麻烦到大家。”五百两啊,他那杂货铺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不就是看着白夏让她别跑出来找了百味居的麻烦吗?这简直太简单了,没想到还能赚这么多银子?

     白醉醉看着离去的老王,心里明白,白夏以后肯定没机会再找他们麻烦,到他们这里来蹦达了。

     老王一走,风玉檀看了眼白醉醉:“我马上要走了,水生等会儿我让墨棋接回来,你准备开分店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去风记找掌柜帮忙。”

     说着,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递给白醉醉

     “只要拿着这个,所有风氏的产业你都可以差遣。”

     从风玉檀和白醉醉说话的那一刻,大厅里的人都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此刻,白醉醉有些发懵的看着风玉檀递过来的玉佩。

     “给我啊?”这个太贵重了吧?:“你就不怕我拿着这玉佩乱来啊。”

     闻言,风玉檀笑了:“无妨,总不能翻了天,翻了天我也能给你补上。”

     一时间,白醉醉整个人,仿佛喝了酒似的,晕乎乎的,她的心中充满了难言的温暖。

     伸手将玉佩接了过来:“我一定会物尽其用的。”

     “嗯。”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门外跑进来一个小团子,一头扑倒白醉醉的怀里:“娘亲。”

     然后探出个头看向一旁的风玉檀:“风叔叔。”

     原本就浅笑着的风玉檀,在听到水生的话后,笑的更加灿烂了:“水生,风叔叔要走了,你要听你娘的话。”

     水生正松开白醉醉的手,准备让风玉檀看他写的功课,乍一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眼睛都红了。

     “叔叔要回去了吗?”可是他还没和叔叔玩够的啊。

     见到水生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脸,此刻正皱着眉头,红着眼,心中是升起一股不舍,可想到寻叔已经回去,这一趟是非走不可的,心里那点不舍被压了下去。

     “恩,我回去有事要办,办完了再回来找水生,记住叔叔给你说的话哟?”

     见风玉檀不能留下来,水生有些难过的点了点头:“我记得。”

     风玉檀伸手在水生的头上摸了摸,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头也没回,墨棋跟在身后,在临出门时,回头看了眼白醉醉:“对了,醉醉,你们分店准备开在哪儿?”

     “临潼吧。”临潼离是离青阳县最近的一个县城,来回比较方便。

     闻言,墨棋点了点头就跟了出去。

     风玉檀和墨棋一走,水生顿时就焉了,整个人都提不起劲,白醉醉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小东西,刚刚叔叔不是说了他会回来的吗?”原本还有些无精打采的水生,一听白醉醉这么说,顿时双眼一亮。

     对啊,他都忘记了,这样想着高兴的笑了起来,然后迈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去了书房。

     晚上,白醉醉再次和白小妹和白玉梅提了开分店的事,两人这次没有反对,趁机提了扶幽明天要回来的事。

     当初说扶幽给自己办事去了,明天她要去临潼就让她们在家里怎么都有些不放心,最后决定还是将扶幽留下来,原本正在吃饭的水生一听扶幽要回来了,双眼一亮,原本因为风玉檀他们离开有些不开心,此刻顿时就不翼而飞了。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白醉醉送了水生去书院,然后在回来的路上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将扶幽叫了出来,两人一起回了百味居。

     和招呼了一声,就坐上等在外面的马车走了,饶是马车快,到临潼县时也都是下午了,找了间还算雅致的客栈,吃了饭,然后出去看了看逛了一圈再回客栈时已经是晚上了。

     难得一个人在外,白醉醉闪身进了玉灵空间,刚一进去,一只白虎就跳了过来,把她给吓了一跳。

     “主人,你好久都没进来了。”

     白虎站在白醉醉的身边,浑厚的声音传到了白醉醉的耳中,平复下心情白醉醉才看向白虎。

     “外面事儿太多了,你怎么在这里?”她真的是太久没进玉灵空间了,都忘记了空间里还有这么号人物存在,不过白虎平时一般都在其他地方并不会出现在小院这地方,这次怎么就出现在这了?

     “扶幽让我在这里看着这些水果,熟了就把它收了。”

     白虎的‘话’让白醉醉忍不住想发笑,这扶幽还真是会派活儿。

     “那谢谢你了,现在我进来了我可以自己收了,你自己玩儿去吧。”这话一说出口,白醉醉顿时就囧了,这话怎么听着都像是家长对自家小孩儿说的话呀。

     却不想,白虎并没有离开,反而帮着白醉醉收起东西来,别看白虎看着是头老虎的样子,那动作麻利的跟人也没什么两样了。

     刚收完空间的果子,外面咚的一声响起一个声音,白醉醉吓得连忙一个闪身跑了出去。

     刚出现在房间里,窗外再次响起咚的一声,原本紧闭的窗户被撞开了来,白醉醉警惕的看向窗户处,就看见一个身着墨蓝色的身影躺在那里,空气里飘着浓郁的血腥味,那人受伤了,想到这里白醉醉整个人越发的警惕起来,人在受伤的时候求生意识会让人发挥出超乎常理的实力。

     只是那墨蓝色的衣服,白醉醉看着越看越眼熟,电光石火之间,她终于想起了,这衣服不是墨棋走的时候穿的那身吗?难道这个人是墨棋??

     “墨棋?”

     白醉醉低低的叫了一声,缓缓的靠近,只见那跌倒在地上的人手指动了动,然后缓缓的撑起了身体。

     “醉醉,救公子。”

     墨棋说完这话后,整个人都脱力了一般靠在窗边的墙壁上。

     白醉醉心头一跳,急步走到墨棋身边惊呼一声:“墨棋”

     却见他已经晕了过去,白醉醉整个人现在已经急的不行了,小心的检查墨棋身上的伤口。

     肩上,胸前,腰间都有或深或浅的伤口,见此白醉醉松了口气,墨棋这伤口看着吓人,但都不是致命伤,白醉醉直接引了玉灵空间的灵泉水给他清洗了伤口,伤口接触到水后,晕过去的墨棋有些吃痛的悠悠转醒。

     “救公子——”墨棋一醒来,一把抓住了白醉醉的手。

     白醉醉这心里也急,见墨棋已经醒了把手里的金创药扔到他身上。

     “醒了就走吧。”说着站在窗口,翻身而下,跳到了空旷的大街上,墨棋拖着受伤的身体紧随其后。

     此时,亥时已过,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她也顾不得在墨棋面前暴露自己了,低喝一声:“白虎!”

     霎时间,空旷的青石板大街上,一只小山大小的吊睛白毛虎凭空出现,月光下,一身白毛如锦缎般闪闪发亮,白醉醉翻身一跃,坐到了白虎的身上,转头看向已经呆愣在原地的墨棋。

     “走啊,带路。”

     被白醉醉这么一喊,墨棋才回过神来,忍着伤口上的疼痛,翻身而上,坐在白虎的身上,给白醉醉说了路线。

     “白虎,快走,要快。”

     墨棋说的话,白虎自然也是能听见的,白醉醉低喝一声,白虎一跃而起,阵阵寒风扑面而来,白醉醉的内心焦灼又担忧。

     寒夜寂寂,残月当空,宁静的临潼县上空,有风自树稍拂过,风过后,一只白毛巨虎闪电般的在屋脊上、树稍间腾挪跳跃着,落地无声,急速驰骋,只几分钟的时间,它已蹿出小镇县城,墨棋说的地方。

     不远处的森林里,两伙人正在殊死搏斗着,酣战不休,其中的一伙儿,虽然身手不错,但在人数上却明显的处于劣势,导致整个形势也处于劣势。

     “主子!”

     一个破碎的声音,惊呼一声,显然这个声音的主人已经深受重伤了,白醉醉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一个同墨棋一样,身着同样墨蓝色的劲装的男人,扑倒一个身着白色衣衫男人的身上,为他挡下了迎来的长剑。

     被暗卫护住的风玉檀,脸色苍白。失血过多的身体导致他现在已经不能再动。

     此时,他已深陷敌人的层层包围圈中,身中数剑,看对方的架势,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活着出去了。

     白醉醉看到这场景,心头一痛,白虎已经一个起落就落到了风玉檀的那些暗卫跟前。

     原本呈胶着状态的两伙人都因为这两人一虎的到来停了下来。

     白醉醉没管那么多直接从白虎身上跳了下来,看着围在风玉檀前面的那些暗卫:“让开。”

     声音冷厉带着些许焦急。

     却见,所有暗卫连动都没动一下,紧了紧手里的长剑,警惕的看着白醉醉。

     “让开。”

     风玉檀虚弱却不容置疑的声音响起,原本围在前面的暗卫迟疑了片刻便让开了。

     原本还准备借着白虎杀了风玉檀一行人的黑衣人,一见这情况不对,又发起了攻击。所有人依旧没有疏散的主动攻击,而是围城一圈将白醉醉和风玉檀都护在里面,白虎和它身上的墨棋也加入了战圈。

     此时,战场已经混乱不堪。

     白虎在黑衣人中恣意的撕咬,扑剪,起起落落间一片血肉横飞。很多黑衣人的手臂、小腿都被咬断了,露出白森森的骨头,狰狞恐怖,惨不忍睹,一时间,惨叫声、惊呼声,哭号声连绵不绝。

     白醉醉看着靠躺在一颗大树上的风玉檀,只见他月白色的长衫,连同外面的白色狐裘都被鲜血染红了,脸色苍白带着蒙蒙的灰,一把长剑还紧紧的握在手里。

     “卧槽,你不想活了呀。”

     白醉醉怒骂一声,眼眶就红了,心里揪着似的难受。

     风玉檀有些发青的嘴角紧紧的抿了起来:“我怎么不想活,你才是不想活了吧,你来干什么。”

     声音虚弱但却冷凝,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

     “你管我。”

     白醉醉直接回了这么一句后,也顾不得被发现自己的秘密,直接内视一番后,把丹药房里能用的丹药都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掀开风玉檀的衣服,只见他的身上竟大大小小有十几处伤口都在流血,有的伤口深有的伤口浅,并不致命却都在不停的流血。

     她不知道,那个看起来等都能吹倒的男人竟然这么能忍,这么多伤却依旧手握长剑不肯松手,白醉醉小心翼翼的引出灵泉水将伤口给他冲洗干净,然后洒上止血药和金创药,此时此刻,两人都没有出声,风玉檀静静的看着白醉醉出手不凡的为自己治伤,温婉动人的脸庞冒着细细的汗珠,眼睛因为自己的上而流露出的焦急,此刻他竟然觉得这样真好。

     处理好这一切,白醉醉从空间里拿了件扶幽的衣服,盖在风玉檀的身上,一把夺过风玉檀手里的长剑,起身加入了战圈。

     “墨棋——”

     风玉檀一看白醉醉也掺和了进去,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冷着声音急忙叫了声墨棋。

     一旁正配合白虎手刃黑衣人的墨棋闻言,一转头就看见提剑而出的白醉醉心头一跳,连忙飞身到了白醉醉身边。

     白醉醉的心里窝着一团火,看到那群黑衣人还在蹦达心里的火烧的越发的旺盛起来。

     因为白虎的加入黑衣人的人数在急剧减少,可饶是这样也还有十来个,她一跃而起,提起刀就往最近的黑衣人身上招呼,她没学过剑法,自然没有什么招式,直接拿剑当刀用了,动作快,准,狠,提剑就砍。

     没错,就是砍,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简单粗暴,原本在一旁还有些担心的墨棋,看到白醉醉这样生猛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家公子一定是担心错了。

     这样生猛的白醉醉还需要他的保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