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身份
    “娘——”

     风玉檀松开白醉醉的手,冲那夫人行了个礼,只见她少妇急步走了出来,深紫色的长裙拖在雪地里。

     站在门口的众人高呼了声长公主。

     顿时,跟着白醉醉身边的白小妹脸色都变了,伸手抓了抓白醉醉的衣角。

     “总算回来了,总算回来了。”说着看了眼旁边的白醉醉三人,在看到白醉醉的脸时,顿时愣住了:“静娴?”

     白醉醉让长公主一样一叫也有些发懵,但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低头福了福:“公主,我叫白醉醉。”

     白醉醉的声音让长公主反应过来:“醉醉啊,我还以为——。”长公主的话没有说完,身后就响起了燕飞的声音。

     “皇姑姑,这冰天雪地的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

     燕飞这么一说,长公主才反应过来,这会儿外面虽然没有下雪了,可是积雪未化还是冷的不行。

     “对对对,先进去再说进去再说。”

     白醉醉牵着白小妹,和水生,风玉檀走在她旁边跟着前面的人进了宅子。

     刚进宅子就是长长的回廊,回廊上种着不少藤蔓,外面是一个不小的花园,穿过回廊就是大厅,大厅里烧着炭火,铺着地毯,周围站着几个丫鬟。

     “醉醉,这些年委屈你了,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个发簪你收着。”长公主一进门就拉住白醉醉的手,将头上的一直白玉发簪取了下来,插到白醉醉的头上。

     然后又走到白小妹身边,拉过白小妹的手,从手上取下一个镯子套在白小妹的手上。

     “好姑娘,辛苦你了。”

     青阳县的一切,她都听燕飞说起过,白醉醉是自己的准儿媳,能顺利的将自己孙子养大,这个小姑娘可以说是功不可没,若是没有白小妹,恐怕也不会有今天了。

     白小妹见长公主拉着她的手还给她带了一个漂亮的镯子,顿时整个人都懵了,反应过来后立马就要下跪,却被长公主拦住:“别多礼。”

     说着最后把目光放到水生身上。

     “水生——”长公主的声音有些颤抖

     燕飞和苏云芒在旁边看着,估计这一家人有许多话要说,燕飞冲这白小妹招了招手。

     “走,我带你去逛逛园子。”

     白小妹也是个人精,连忙点头,悄声的跟着燕飞走了,苏云芒也跟了出去,顺便遣了大厅的丫鬟。

     一时间,只剩下白醉醉四人。

     长公主看着水生和风玉檀小时候一模一样的脸,眼泪就流了出来,伸手将水生拥在怀里。

     “我的好孙儿。”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这个儿子,儿子病弱每次提到娶亲这是,都无甚反应,原本以为她这一辈子都抱不到孙子了,却不曾想,冷不丁的就出现一个这么大的孙子出来。

     “水生,叫奶奶。”白醉醉在一旁说道。

     闻言水生仰起头,脆生生的叫了声奶奶。

     “唉——”长公主立马应了声,连忙转身拿起一个放在紫檀木桌上的盒子递到水生面前。

     “乖孙收着,快收着。”

     “娘,你也太偏心了吧,给孙子一盒子,给准媳妇儿还一直发簪啊。”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的风玉檀,看不下去了。

     长公主一听风玉檀的话后,抬起头:“就你疼媳妇儿,我不知道疼儿媳妇儿啊,那根玉簪是父皇在我及笄那天送给我的,全天下就这一支。”说着转头看向白醉醉。

     “在京都谁要敢欺负你,你就用你头上的玉簪随你怎么搅和,娘给你担着。”

     长公主的这话一说完,白醉醉的心中一阵温暖无比的感动,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可感动归感动,她最后那句话还是让她有些发囧。

     虽然她是儿子都有了,可到底还没有和风玉檀成亲啊,这样的称呼让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娘,我还没和醉醉还没成亲呢。”

     风玉檀有些无奈的开口。

     被风玉檀这么一说,长公主也反应过来了,将水生抱起来抱在怀里:“那就成亲,快成亲,你可别委屈了人家。”

     说着看向白醉醉:“他要是欺负你,告诉娘,娘帮你收拾他。”

     顿时,白醉醉就忍不住扶额,最后还是应了声好。

     听到这一声好,长公主顿时笑开了眼。

     “水生,你和奶奶玩儿一会儿,爹爹有事和娘说。”

     风玉檀走到长公主身边,对着水生说了句。

     血缘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的东西,只见水生连忙点了点头,和长公主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一时间画面温馨而美好。

     白醉醉跟着风玉檀来到后院,风玉檀推开一间房间,里面烧着炭火,和外面冷冽的天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是怎么回事,你该告诉我了吧。”刚一坐下,白醉醉就忍不住开口。

     虽然她是个外来的,又是偏远小县,是不大知道国情,但好歹也知道风百万的妻子不是长公主,但风玉檀这个风记的大少爷,竟然叫长公主为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别着急上火的听我慢慢说。”风玉檀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缓缓开口。

     白醉醉坐在桌边有些良久,才抬起头,看着风玉檀缓缓开口:“也就是说,风家不过是养了你,而你亲生父母是长公主燕长乐,和大将军慕容枫?”

     面对白醉醉的疑问,风玉檀点头,:“所以,醉醉,以后可能会有许多麻烦事情,你怕吗?”

     说着风玉檀伸手将白醉醉揽在肩头:“醉醉,我们成亲吧。”

     成亲?白醉醉顿时愣住了,原本她还想说,麻烦她不怕,但怎么冷不丁就就变成了成亲这话题了?

     “那个,我还没有准备好啊。”

     白醉醉咬了咬唇,缓缓开口:“你等等我,等我足和你并肩的时候,我们成亲,风玉檀,你说过会携我前行。”

     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哪怕她现在喜欢风玉檀,想和她在一起,但是,她却怎么也做不到就这样依附着他生活。

     白醉醉的话风玉檀听在耳里,轻叹一声:“好,我等你。”天知道风玉檀说出这句话时心里有多不愿意,可谁让他爱上的就是这么一个独立自强的女人呢。

     两人在房间里说了好一会儿话,出去时,燕长乐正抱着水生玩儿,燕飞和白小妹苏云芒等人还没回来。

     燕长乐见两人出来,笑着将水生放下,看了眼外面:“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玉檀,你自己小心些,照顾好醉醉和水生。”说着弯腰看着水生:“水生,你要记得奶奶哟,有空奶奶就来找你玩儿。”

     水生正低着头玩儿一个主母绿的九联环,听到燕长乐的话后连忙停下手里的动作点了点头:“奶奶,你要常来找水生玩儿哟。”

     水生这话一说,顿时燕长乐就笑了。

     燕长乐一走。白小妹和燕飞,苏云芒就回来了。

     “走,今天我给你们接风,已经在一品居订好了位置。”

     苏云芒桃花眼一眯,笑意盈盈的开口。

     一旁的燕飞一听,却半点兴致也没有,瘪了瘪嘴:“一品居的东西,来来去去就那几样都吃腻了,云芒,你也忒扣了吧,就不知道整点新鲜的?”

     燕飞的话一说,苏云芒微扬的嘴角,顿时就拉了下来,长眉一挑,睨了燕飞一眼:“你当我请你啊,我说了要请你了吗?德行。”

     “切,你请我,我还不乐意去呢。”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是一见面就吵,不吵不乐意是吧。”风玉檀伸手揉了揉额间,转头看了眼白醉醉:“这天挺冷的,你去吗?不去就算了。”

     “诶诶,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是吧。”苏云芒一见风玉檀那样,顿时就不好了,明明是个护子狂魔怎么半个月不见就成了护妻狂魔了?

     却见风玉檀连头也没抬:“永宁候的嫡子,这点钱都没有了?”

     顿时,苏云芒无语了,其实他真的很想说他没有的。

     白醉醉看了眼外面的积雪,自己倒是不怕冷,但是水生,小妹,还有风玉檀,哪一个出去都冷的不行,特别是白小妹不过出去那么一会儿此刻鼻子都已经冻红了。

     想了想,十分直接的拒绝的云芒的邀请:“外面太冷了,水生和小妹都还小,风玉檀身体又不好,就不出去了吧。”

     说着话音一转:“不过,这么冷的天我做点新奇的东西给你们吃,保证好吃又暖和。”

     原本有些不悦的云芒听白醉醉这么说后顿时也来了兴致:“什么好吃的?”

     风玉檀也好奇,但是没问,而燕飞,直接就绷不住了,双眼放光的看着白醉醉:“醉醉,你说的什么好吃的?”

     好吃的啊,在他的印象里,白醉醉做的东西都好吃的不行,就是她家的水都比较好喝。

     白醉醉神秘一笑:“等一会儿做好了你们就知道了。”

     说着看向一旁的小丫鬟:“小姑娘,麻烦你带我去厨房看看好吗?”

     现在大厅的小丫鬟一听,顿时受宠若惊的看了眼白醉醉:“娘子,厨房就在这边。”说着就转身带着白醉住去了厨房。

     厨房里有一个厨子,和一个婆子,白醉醉一进去就将人赶了出去,让他们去休息,一开始厨子和婆子还不敢但在白醉醉好说歹说下最终还是走了。

     厨子两人一走,白醉醉将小丫鬟也赶了出去,然后就在厨房里不亦乐乎的忙了起来。

     从空间里拿出种的孜然,还有辣椒花椒,等其他调料,炒香然后加水进去熬,没错她就是想做火锅,。

     一边熬着,一边将空间里的各色蔬菜拿出来洗,厨房里有不少瘦肉,她用来切了片,又切了点豆腐,等着一切都做的差不多的时候,找了一个小锅将汤底倒入小锅里,端起小锅就去了大厅。

     大厅里,苏云芒依旧在和燕飞斗嘴,风玉檀则坐在一旁看着水生和白小妹玩儿,突然之间一股香辣的味道传到了众人的鼻中。

     闻着这香味儿所有人都不由喉头自动,感觉口水都冒出来了,燕飞更是离谱,鼻子不停的动着,闻着空气中传来的香味,只见他噌的一声站了起来,顺着香味的方向跑了过去,还没跑多远就看见白醉醉端着一个小锅子过来,而香味正是从锅里散发出来的。

     “阿飞,厨房里有菜,赶快去端过来。”白醉醉远远的就看见了燕飞,便让她去端菜,原本她是想到大厅让小妹和小丫鬟们去端的,这下看到燕飞,就很顺口的使了个口。

     燕飞一听连忙撒着脚丫子去了厨房。

     “快让让。”白醉醉端着小锅大喊,然后快速的走到烧着木炭的炉子上。

     “烫不烫。”风玉檀一见白醉醉将锅放下连忙伸手将白醉醉的手抓了过去,小心的检查着,确定没有烫伤才松开。

     “你怎么自己来,阿飞不是过去了吗,你让他端不行啊。”

     风玉檀一想到白醉醉刚刚端着小锅的样子,心就在狂跳,这要是烫着了怎么办。

     却见白醉醉好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没事的,你放心好了,燕飞去拿菜去了,估计拿不了那么多,我再去拿点。”说着就要走。

     一边整个水生玩儿着的白小妹连忙起身:“我去吧三姐。”说着一溜烟的就跑了。

     “醉醉,你这是什么东西?”

     苏云芒看着放在炉子上的锅,里面的汤泛着红,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既香又辣的味道,让人闻了,就口舌生津。

     白醉醉闻言,弯腰将水生抱起,看着苏云芒说道:“这是火锅,你们没吃过吧,这个天冷的时候,吃起来可好吃了?”

     “不过有点辣,你要少吃一点,今天材料不太齐全,等两天我给你做不辣的。”白醉醉看向风玉檀说道。

     风玉檀闻言,点头,眼里溢满了温柔:“好,我等你到时候做给我吃。”

     看的一旁的云芒忍不住直咋舌:“玉檀,你这有了媳妇儿了,就是不一样啊,跟变了个人似的。”

     “等你和孟家小姐成亲后,你也会变了个人的。”

     风玉檀的话音一落,苏云芒顿时觉得不好了,原本笑得灿烂多情的俊脸顿时黑了下来,一想到孟家的那个小姐,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几人说话间,燕飞和白小妹就端着菜过来了。